《帝师狂婿》来源:..>..

    ltdivread2“爸爸……你是爸爸吗?妈妈被他们关起来了!”

    “他们要拿走凝凝的心脏……妈妈让我打这个电话找爸爸!爸爸救救我……”

    昆仑山巅,一通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听着电话那头带着几分哭腔的女孩声音,叶辰眼中露出了几分疑惑。

    “小朋友,你是谁呀?”

    “我叫叶语凝,小名叫做凝凝,我妈妈叫夏倾月,你是我爸爸吗?”

    轰隆!

    仿若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劈在叶辰头上。

    夏倾月!

    五年了……他都没有再听过这个名字。

    一瞬间,那些被他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小野种,跟谁打电话呢!”

    忽然,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叫骂,接着就是“啪”的一巴掌……刺耳的声音传来,应该是小凝凝的手机被摔碎了。

    “谁!是谁敢动我的女儿!!!”

    这一刻,叶辰再也安耐不住体内的煞气。

    轰隆!

    瞬息,叶辰身前的黄花梨木讲台,直接碎成了齑粉。

    然后叶辰抛开一切,快速冲出了教室。

    唰!

    见状,台下数十名弟子齐刷刷的起立。

    这数十名弟子……有战无不胜的大夏战神;有权倾一方的小国枭雄;有富可敌国的大国首富;有白骨再肉的顶级医圣;也有杀人如麻的死神阎罗!

    他们都是叶辰的关门弟子。

    今日,本该是恩师传道受业解惑的日子,却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他如此愤怒!

    “来人!”

    只见一身戎装,肩抗五星大夏战神,陈君临怒喝一声:“快帮吾师准备直升机……再传我令,十万龙骑立刻待命,波音战斗机、坦克、装甲车能调的全部都调来,随时随刻全力支持吾师!!!”

    话音未落,陈君临已经冲了出去。

    “妈的!”

    与此同时,权倾某国的枭雄也是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有人敢惹怒吾师,传我令,把三角区的所有雇佣军都派过来……举倾国之力,触怒吾师者,死!”

    “……传我令,药神谷所有弟子立刻出谷……不管是医师还是毒师,都给我倾巢而出!触怒吾师,就是药神谷的生死大敌!!!”

    “……传我令,阎罗殿成员立刻舍弃手中的任务,来支援吾师……不错,现在立刻放下手中的所有任务……不计得失!!!”

    “……传我令,调动腾里集团的所有资金,八千亿资金,随时供吾师使用!!!”

    “……传我令,联系吾师的所有弟子,告知他们,吾师出山了!!!!”

    ……

    与此同时,金陵顾家。

    一个两岁半的小女孩,被绑在冰冷的手术床上。

    小女孩很瘦弱,苍白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抽了我的血……你们是不是就会放过我和妈妈?”

    冰冷的手术床旁边,是一张柔软的席梦思。

    床上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小男孩,他靠在女*的怀里,双目紧紧的盯着旁边的小女孩。

    顾南飞冷笑一声,“……真没想到啊,夏倾月生的野种,居然也是rh阴性血!”

    rh阴性血,就是人们常说的熊猫血。

    于是,小女孩就成了顾南飞儿子的移动血库。

    gt第1章求救(),

    重要!重要每当小男孩身体虚弱时,顾南飞会把小女孩扔到冰冷的手术台上,取走她的鲜血。

    日复一日,小女孩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小脸越来越苍白。

    她明明已经三岁半了……身体却孱弱的像个两岁半的小孩子!

    只见顾南飞双眸冰冷的盯着小女孩,一字一句道:

    “你可知道,我儿子有先天性心脏缺陷……?我早就想给他换一颗心了,可惜的是熊猫血很难与其它的心脏匹配!”

    “尤其是,想要找一个大小一样的熊猫血心脏,更是困难!!”

    “现在好了……你这个小野种被生出来,就是来当我儿子的血库和备用心脏的!!”

    “李医生,动手吧———抽*血!!然后,挖心!!!”

    说到最后一个字,顾南飞的脸已经狰狞如魔鬼,“反正是最后一次了,多抽点鲜血!手术之后,我儿子的身体会很虚弱,要需很多血来滋养我儿子的身体。”

    “是!”

    顾南飞身旁,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医生,面无表情的戴上口罩。

    麻利取出血袋,毫不犹豫的将针头扎进了小女孩的胳膊内。

    ……瞬间,殷红的鲜血,不断被吸出!

    小女孩咬着牙齿没有喊疼,只是原本就很苍白的小脸,变得更加煞白。

    五十毫升,一百毫升,……两百毫升,五百毫升!

    血袋装满,抽走的剂量,已经超过了成年人的献血量。

    然而,李医生却没有拔走针管,而是又换了一个新的血袋…………五十毫升,一百毫升,……五百毫升。

    几分钟后,三个居然血袋都被装的鼓鼓的!

    “医……生,凝凝没力气了。”

    “好疼呀,不要再抽了……”

    小女孩仰着脸,无助的看着顾南飞,大眼睛里带着无助和哀求,“抽了这么多血了,你可以放凝凝回家了吗……凝凝想妈妈了……”

    显然,三岁半的小凝凝还不知道心脏代表的意义。

    方才顾南飞的那些话,小女孩听的很懵懂,她以为抽完血就能回家了!

    “哼!”顾南飞冷笑一声,“没有利用价值的小野种,还想回家?等挖出你的心脏之后,我就去找夏倾月……这个女人,我早就想把她按床上狠狠的蹂躏了!”

    继而,顾南飞又面色狰狞道:“李医生,动手,挖心!”

    李医生点点头,取出手术刀。

    “医生,你要干什么……怕、凝凝浠害怕。”

    看到闪着蓝光的手术刀,以及双眸冰冷的赵医生,小凝凝开始惊恐。

    她无助的看着顾南飞,开始哀嚎、求助,“凝凝好害怕,凝凝好冷,求求你带凝凝回去见妈妈吧……”

    顾南飞视而不见,反而小男孩身边,一脸疼爱,“儿子,等会儿别怕疼,做完这个手术,你就会有一个健康的心脏了。”

    “嗯。”

    小男孩看着自己的父亲,眼里闪过一抹兴奋,“快把她的心脏取出来,给我!”

    下一秒,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小凝凝的胸口。

    刀锋划破皮肉,响起“嗤嗤”的声音。

    “疼疼疼!凝凝好疼……”

    殷红的血液流出,小凝凝疼的大叫,苍白细嫩的小脸上沾满汗水,她想挣扎,但却被牢牢的绑在了床上不能动弹。

    “妈妈……快来救凝凝,凝凝疼。”

    “妈妈!救凝凝……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呀?”

    “凝凝好疼……快来救凝凝!”

    剧烈的疼痛,大量的血液流失,让凝凝很快就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此刻,她最想念的就是自己的妈妈,以及……她那从未见过面的爸爸!!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