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狂婿》来源:..>..

    ltdivread2“叶昆仑!?”

    听到这三个字,老者身体一颤,竟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大声道:“徒孙江永安,参见师祖!!”

    师祖?

    听到这个称呼,叶辰不由得微微皱眉。

    看里,铁狂云已经把老者收成了弟子,只是……铁狂云算不上是叶辰的关门弟子,所以,这个便宜师祖叶辰也没想当。

    “先起来吧,师祖二字免了吧。”

    叶辰轻轻摆手,然后问道:“铁狂云怎么会收你当徒弟的?”

    要知道,铁狂云今年也才四十出头而已,而面前头发花白的老者,最起码也有七十岁了。

    所以叶辰很好奇,铁狂云怎么会忽然收老者当弟子。

    “两年前,徒孙……不,是老朽,老西年轻时曾受过内伤,曾遍访名医也无用。”

    “后来,我便在湖边遇到了*,当时他已经身负重伤,于是就求我办一件事,在他死之前,替他把家人葬礼……”

    “当时我内伤发作,又见到*浑身是伤,且走投无路,不由得生起同病相怜的心思,于是就答应了他。”

    “我帮*的家人选了一步风水地,厚葬。”

    “结果*离开的时候,就传授了我《玄气吐纳法》……当时我万念俱灰,毕竟访问了那么多名医,本没抱什么希望,后来暗疾再次发作,于是便司马当做,结果练习数月之后,不但暗疾消失,连功力也在与日俱增!!”

    “可*已经离开金陵了,他走之前,只说了一句,师祖的名字叫做叶昆仑,今日我习得《玄气吐纳法》,便是师祖的徒孙了……”

    江永安一边说着,再次跪倒在地,道:“*对弟子有救命之恩,且曾说过师祖的名字,所以……请师祖莫要将徒孙踢出师门啊。”

    旁边,瓜子脸少女已经怔住了。

    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样子可恶的年轻人,竟然是他爷爷的师祖?

    那自己岂不是比他矮了一、二、三、四个辈分?

    一想到这里,瓜子脸少女那张欺霜赛雪的俏脸,顿时又羞又气,就好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通红。

    “这里不是昆仑山巅。”

    叶辰看老者眸中一片诚恳,便点头道;“这次回金陵市,我只想和妻女安安定定的享受人生余光,所以,有人在的时候,你还是称呼我叶先生罢!至于无人的时候,你可以喊我师尊。”

    说完这句话,叶辰又悄悄看了一眼旁边的瓜子脸少女。

    ‘江永安喊自己师尊的话,这个小女孩,岂不是自己的曾曾徒孙?……是这么算吧?’

    叶辰心中百般聊赖的想着,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笑。

    “这是孙女江婉卿,婉儿,还不快点来拜见师祖!!”江永安厉声道。

    “我……”

    江婉卿都快气哭了,她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无比,而把她害成这个样子的人,正是爷爷口中的这个师祖。

    所以,师祖这两个字又如何叫出口?

    “我……爷爷、我、她……”

    “算了,不必拘泥于这些形势,早点回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莫感冒了。”

    叶辰也没为难江婉卿的意思,放她一马后,又扭头对江永安问道:“金陵市五大家族、除了被灭的林家、还有周家、王家、姜家……以及江家?”

    gt第31章拜见师祖(),

    重要!重要“是!”江永安立刻躬身解释,道:“我们江家正是金陵市五大家族之一,与那同音的姜家一样!师祖,您以后若在金陵市久居的话,可以随时吩咐弟子……”

    “好,有心了。”

    叶辰轻轻点头,这次出门晨练,没想到竟然捡到一名徒孙。

    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完,叶辰便转身离开了……时间不早了,改回去陪着妻女吃早饭了。

    “恭送师尊。”

    见叶辰要走,江永安急忙躬身跪拜。不过,当他看到叶辰走近游龙山庄后,顿时惊道:“果、果然……昨日数千辆豪车横行,各方大人物云动,他们果然是来参加师祖的婚礼的。”

    昨天,江永安在绿水别墅目睹了婚礼的一些过程。

    当时还在才想,到底是哪个大人物结婚,竟能惊动如此多的大人物……

    后来那些大人物散去后,姜家三公子带着一些喽啰和推土机,直接围住了游龙山庄,还扬言要把山庄铲平了!!

    这些事情,江永安都是知道的,只不过事不关己,他懒得去插足罢了。

    毕竟,姜家可不是好对付的!!!

    “与师祖作对的,竟是姜家……?”

    江永安反应过来后,立刻眉头之后,道:“*曾受过,师祖是仙人,实力非我们能猜测的……那今日姜家与师祖为敌,岂不是死定了!?”

    想到这里,江永安的眼眸里,也浮现出一抹杀机。

    他既然知道了叶辰的身份,这件事就不能坐视不理……最起码,他的得让姜家昨天的行动、付出点什么才行!!

    ……

    却说叶辰,他没想那么多。

    回到游龙山庄,先去厨房把实现煮上的粥,一碗碗的盛了出来。

    接着又用面糊摊了几个葱油小饼,出锅的时候还撒了一点芝麻,只见黄橙橙的香饼冒着浓郁的葱香味和油煎饼混合的味道,再加上一些芝麻,配上粥和小菜,便是一顿丰富美味的早餐了。

    为了小凝凝,叶辰还剥了两个鸡蛋。

    都放到桌子上后,叶辰才去楼上叫小家伙起来吃早餐。

    此刻,夏倾月已经睡醒了,她正在帮小凝凝梳羊角辫,而小凝凝本来是一脸不开心,等看到叶辰后,这才喜出望外道:“爸爸,爸爸,你回来了呀,你去哪里了,怎么不带着凝凝……?”

    “爸爸去做早餐了。”

    叶辰走过去把女儿抱在怀里,道:“走吧,下楼尝尝爸爸的手艺。”

    “好呀好呀!”

    小凝凝抱着叶辰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木马~”了一口,奶声奶气又十分认真的说道:“凝凝最爱爸爸~!”

    “小叛徒……”

    看着女儿和叶辰亲密的样子,夏倾月满是宠溺的揉了揉女儿柔软的头发,正要说什么,忽然,看到了叶辰的衣服上挂了一根长长的头发……

    那根头发的发色、粗度,和小凝凝的头发一点也不一样。……而夏倾月起床后,还没碰过叶辰。

    “难道……?”夏倾月想着,脸色已经有些不自然了!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