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divread2一开始,叶辰不知道二牛为什么要忍着。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二牛和李翠花之间已经没有爱情了,只有恨意!

    而二牛之所以苦苦哀求李翠花,不敢和她离婚的原因,竟是二牛的母亲得了重病,不能再受*……并且,二牛的母亲还很急切的抱孙子。

    种种压力千接憧而至,直接就把没钱没本事的二牛给压垮了。

    “放心吧,伯母的病我能医治!”

    “至于媳妇,二牛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一个比李翠花好一千倍一万倍的媳妇!”

    一巴掌打飞李翠花后,叶辰走过去把二牛扶了起来。

    “小叶,你不用安慰我了……我妈得的是冠心病,你怎么能治得好?”

    二牛咬着牙,把眼上的眼泪抹干净,道:“至于媳妇,我也不抱任何希望了,我想着只想让我妈活下去!”

    他以为,叶辰这些话是在安慰他。

    “二牛,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竟然敢找人打我,我,我给你拼了!”

    李翠花已经挣扎着站起来了,等她发现自己已经破相后,顿时就疯了了……这个女人,冲到厨房里拿起一把剔骨刀,冲着二牛和叶辰就冲了过来。

    “恶妇!”

    叶辰的眼睛里已经生起了怒火,李翠花出轨不说,还当着二牛的面羞辱二牛,让二牛给她的奸夫做饭不说,被教训了居然还要用刀刺二牛。

    当即,叶辰的心里起了杀心!

    他是昆仑宗掌教,这几年也养成了一副生杀夺于的狠心,像李翠花这样的恶妇,他只需动动指头就能将其变成灰烬。

    正要动手,却见二牛一下子冲了过去。

    他一把夺走李翠花手里的剔骨刀,癫狂的抓着李翠花的衣领,怒声道:“我说过了,小叶是的朋友!你,你绿我,辱我朋友,今天,我!我!我要休了你!”

    “你休啊,你把我休了,再把你那半死不活的妈给气死!二牛你个王八蛋,你自己欠了多少钱你心里没数吗?休我啊,休了我你打一辈子光棍,然后娶不了媳妇,气死你妈,这样才好啊……”

    李翠花肆无忌惮的骂着,性格很是泼辣。

    啪!

    然而,二牛这一次没有再忍着李翠花,而是狠狠的一巴掌抽了上去。

    “你敢打我?”李翠花一下子惊了。

    二牛咬着牙也不说话,一巴掌抽过去后,反手又是一巴掌,一直抽的李翠花哭着开始求饶,二牛这才松开了手。

    啪嗒!

    然后,李翠花就犹如一滩烂泥一样的倒在了地上,她一脸狠毒的盯着二牛和叶辰,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复仇。

    ‘呵……’

    看懂李翠花的眼神后,叶辰屈指一弹,便有一道肉眼都看不见的无形劲气打到了李翠花的脑子里。

    只见那一瞬,李翠花的瞳孔猛然涣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晕过去了。

    gt第35章牛婶(),

    重要!重要见李翠花晕过去,众人也没多想,还以为她是被二牛给扇晕了……没人知道,叶辰那轻轻的一个小动作,直接就让李翠花变成了*。

    这时,张老板的双手还在不停的流着血,但他却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疼都不敢喊一下。

    因为叶辰表现出的样子,实在是太强势了,就连那个傻乎乎的二牛也变得疯狂了起来。

    张老板害怕自己多说一句话,就会像李翠花一样被抽成猪头……虽然他的双手被刺穿已经很惨了,但李翠花也不好受,一张脸都被抽变形了,口鼻冒血,医是医不好了,下半辈子只能当一个五官奇怪的面瘫了。

    “走吧,我陪你去看看伯母。”

    教训了李翠花,叶辰轻轻的拍了拍二牛的肩膀的,道。

    “不……不去了!”

    二牛脑子虽慢,但也不傻。他指着张老板,道:“小叶,他哥哥很厉害,你走吧,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不管他。”

    叶辰扫了张老板一眼,并没有理他。……这种人,叶辰知道他们会来报复二牛,所以,就有心放长线钓大鱼。

    说完,叶辰拍了拍二牛的肩膀,道:“别说了,带我去见见伯母……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不是不是。”

    二牛见叶辰面色严肃起来,也不敢反驳,只能点点头准备带着叶辰回家看看。

    不过,二牛心里并不认为叶辰会治冠心病……他记得,叶辰上学时学的是什么金什么管理?应该不是治病的……

    心里虽然迷糊,但二牛也没多想,小时候叶辰没少去二牛家里玩,而且牛婶也很喜欢叶辰。把他带回去,说不定还能让母亲开心开心。

    二了一路走着,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二牛忽然道:“小叶,饭店里发生的事情,你被告诉我妈啊。”

    “好,我什么也不说。”叶辰道。

    闻言,二牛的表情这才轻松了一些,然后才推开门拉着叶辰走了进去。

    “妈,你看看谁来了呀!”一进院子,二牛就大声喊道。

    “谁呀?”很快,屋子里传出一个虚弱的声音。

    “牛婶……”

    听到这个苍老的声音,叶辰不由得鼻子一酸,小时候,他经常领着妹妹来二牛家里玩。

    那时候条件不好,但只要他和小叶子来了,牛婶就睡在灶里给他们烤红薯吃,最大最甜的那一个给沐沐吃,然后是叶辰,二牛吃的那一个往往是最小的。

    “是我,牛婶。”

    走进屋子里,叶辰就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她瘦骨嶙峋的,看起来像是一个七十岁的老人般,虚弱又无力。

    要知道,牛婶今年才五十多岁,因为经常做农活的原因,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

    看到牛婶的变化,再看一眼二牛的变化,叶辰不由得眉头一皱,他们母子这些年显然吃了不少苦。

    “你、你是……”牛婶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盯着叶辰好了许久,才颤声道:“小叶、你是小叶,你带着沐沐来我们家玩了吗?”

    听到这句话,二牛脸色一变,道:“小叶,我妈昨晚发烧了,脑子到现在还迷糊着呢,你,你别因为她的话伤心啊。”

    gt

    重要!重要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