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tdivread2谭大师一开口,众人这才想起正事来。

    然后,一个个的都忍不住催促道:“是啊,洪家主,您和谭大师先把法器拿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吧!”

    “好,那我就拿出来了!”

    洪峰点点头,然后吩咐属下去取法器,然后接着道;“这法器,乃是谭大师的御用法器,这次肯对外拍卖,也是想福泽我们……不过,虽然谭大师想福泽诸位,但待会儿都别和我抢拍啊!!”

    他半开玩笑的说着,显然是对法器志在必得!!

    ‘原来,这是谭大师的法器。’

    叶辰这才明白了法器的来源,接着目光在谭大师身上缓缓扫视,发现他的身上的的确确是有精神力的,‘看来,不是浪的虚名的骗子……也好,就让我瞧瞧你口中所谓的法器,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姐夫,这世界上真的有法器啊?”

    一旁,夏倾城也是忍不住抓住了叶辰的胳膊,闪亮的美眸里充满了期待。

    她毕竟才十*岁的年龄,见王老等人把风水法器之类的东西看的如此重要,也是忍不住好奇起来。

    “嗯,有的。”

    叶辰淡淡的解释道:“好的风水法器,的的确确可以起到兴旺主人的作用!不过马……”

    “不过什么?”

    夏倾城好奇的问道。

    “不过……”

    叶辰看了看夏倾城,只见她一双美眸正在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求知欲,当下只能说道:“不过,现在懂得术法的人太少,只靠单纯的封风水布局,能起到的作用太小了……要想真的转运,除了布局好之外,还要有风水法器,或者是高人施法才行!不过,现在能施法的高人已经很少了,十有九都是骗子!”

    “???”

    此言一出,谭大师望向叶辰的目光,更加的不善起来。

    他在这里竞拍法器,而叶辰说这个行业里十有九是骗子,显然是在针对他!

    叶辰却只能苦笑一声,他并没有针对谭大师的意思,只是夏倾城这小丫头求知欲太强了,他只是轻声解释一下,结果却被谭大师给惦记上了……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就在这时,洪峰的手下已经捧着一个红木托缓缓的走了过来。

    只见红木托上是一个样式古老的铜葫芦。

    那铜葫芦大约二十厘米高,直径在十厘米左右,葫芦身上可慢了密密麻麻的梵文,且气息悠久,一看就是有些年代了!

    而且,铜葫芦的颜色也很顾老,一些已经出现了颜色斑驳的铜锈。

    “这是铜葫芦?”

    见状,众人心里都是一喜,他们都是对风水法器有研究的,知道葫芦化病,而铜葫芦更是有化煞挡灾的作用。

    而且嘛……铜葫芦还有增添夫妻恩爱的功能。所以,见到这东西之后,众人都是眼睛一凉。而沉迷于女色的张丰年,更是像见到宝一样的盯着这个铜葫芦。

    gt第64章竞拍开始(),

    重要!重要他们信封风水法器,无非就是两个念头,一是希望家族兴旺,家族的辉煌能延续下去!二是希望自己平安无事,多福多寿!

    所以,这种铜葫芦法器,众人一看到就心倾不已,毕竟有钱人把自己的命都看的很金贵的!

    “看来大家都明白这铜葫芦法器所代表的含义啊!”

    见到大家的表情,谭大师抚须微笑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多说废话了,直接给大家见识一下这铜葫芦的功效,如何?”

    说完,谭大师把那铜葫芦放在屋子中间,接着双手执了一个法印,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几秒之后,只见那铜葫芦开始缓缓的漂浮起来,接着发出阵阵柔和的目光,尤其是葫芦嘴处,竟然后一阵阵青白色的雾气缓缓萦绕出来……

    那雾气极其稀薄,若不用盯着仔细去瞧的话,很难看到的。

    而数十秒后,大家都觉得自己像是处在一片温泉里一般,只要被那葫芦的柔和光芒洒在身上,就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王老年迈,他感受到这些光芒后,忽然就觉得自己多年来的暗疾,似乎好了许多。

    一旁,张丰年更是目光闪闪的盯着那铜葫芦,他常年浸泡在女人堆里,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此刻被葫芦的光芒一照,顿时就觉得自己的精气神回来了一些,当即忍不住大叫道:“黄大师,这铜葫芦若不通过术法的催动,一样有如此功效吗?”

    “若没有术法催动,当然不会这么明显。”

    黄大师见到众人脸上的震惊之色后,这才满意的收起了术法,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道:“但若放在家中合适位置,它就会日夜的滋养法器之主,日久天长下来,身体获得的好处,可是匪浅的!!而我的术法催动,只不过是让大家见识一下它的功效罢了……这件法器,本来就该是润物细无声的滋养!”

    “那可真是太好了啊!”

    闻言,张丰年又是一喜,然后拉着谭大师,小声翼翼的问道:“大师,您帮我掌掌眼,这东西……?”

    “这是法器,是真正的法器,根据上面的纹路和符咒来瞧,应该是茅山一派传下来的养生法器。”

    黄大师面色震惊道:“不过,刚才谭大师这一手……果真是高人啊!”

    此言一出,众人再看谭大师的目光,就更不一样了。

    张丰年也是暗暗吃惊,黄大师虽然没有明说谁的道行高,但通过刚才的话,显然是谭大师更厉害一些……当下,便忍不住问道:“谭大师,这法器,您准备买多少钱?”

    “嗯……”

    谭大师眼睛轻轻一眯,道:“本来,我准备一亿起拍的,但大家都是爱道之人,且看在洪家主的份上,就从八千万起拍吧!”

    八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众人先是眉头微微一皱,但一想到刚才谭大师漏的那一手,张丰年当即拍桌道:“既然谭大师这么气,那我也来一个吉利的数字,八千八百万!”

    “那老朽也……”

    王老目光炙热的盯着那铜葫芦,想起妻子的病症,还有叶辰给予的延寿丹有限,于是跃跃欲试道:“老夫出价一亿……”

    “等等!”

    不等王老说完,叶辰忽然按住了他的手臂,淡淡的说道:“王老,先不急着拍!!”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