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夏倾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这一刻,秦玉真的是怕了。

    “别急,还没完!”

    叶辰并未就此罢手,可正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秦玉却是大声的哭了起来。

    现在的他已经被吓破了胆。

    “叶辰……叶辰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至于你的家人也只是说说而已。”

    他开始放下尊严求情,“你就算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你和你的亲人动手了。”

    这下,倒是叶辰有些意外。

    他还以秦玉会一直坚持,结果才刚刚到这种程度就开始求饶了。

    叶辰本来就没打算杀了秦玉,毕竟秦家的势力在金陵市算得上是不错。

    如果真的杀了秦守纪的儿子,秦守纪或许会狗急跳墙,这对于叶辰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是出力不讨好。

    现在秦玉的求饶,倒也让他有了新的打算,于是挑眉一问:“我怎么相信你?”

    “我.....我发誓,如果以后我再对你下手的话,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秦玉连忙发誓。

    看到他脸上的水渍,已经完全分不清鼻涕和眼泪了。

    叶辰摇摇头,故作深沉道:“发誓这种虚有的东西,你认为我会相信?”

    “叶哥,你......你说要我怎么样,只要我能办到的绝对不会拒绝。”秦玉可怜兮兮的看着叶辰,小心翼翼的问道。

    “来点实在的就行!”叶辰意味深长的说一句。

    他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当然是钱了。

    秦玉作为秦家的少爷,肯定是富的流油,在这个时候如果还不好好的敲诈一笔的话,叶辰也就真的白混了。

    “实在的?”

    秦玉这个纨绔子弟虽然喜欢玩,但是脑子还算灵光,马上就明白了叶辰的意思,连忙用仅剩的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

    “叶哥,这张卡里有八百万,算是我全部的家当了,一点心意还希望叶哥能收下。”

    叶辰并没有去接,而是冷哼一声:“你把我当做要饭的吗?”

    “啊!”

    秦玉愣住了。

    八百万就成要饭的了,那他宁愿都去要饭。

    不过秦玉也不敢说什么,现在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叶哥……叶哥您别生气,我这就给我爹打电话,我们秦家还算是富有,肯定能拿出一个让您满意的数目。”

    叶辰并没有说话,而是一*坐在了车的前盖上,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赶快打电话,我在这里等着。

    秦玉看到这里大喜,最起码目前的情况看起来,叶辰还是对钱感兴趣的,只要钱拿够了,自己也就安全了。

    马上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秦守纪打了过去。

    电话刚刚接通,秦玉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爹,我这边出了一点事,你赶快给我送钱过来。”

    秦守纪那边明显有了停顿:“什么事,要多少钱?”

    “这些您就别管了,赶快带上钱来这里救我,钱越多越好。对了,我在……安城东外环。”秦玉着急的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gt第167章求饶(),

    重要!重要他扭头看向一旁的叶辰,语气变得恭敬起来:“叶哥,您稍等,一会儿我爹就把钱给您带过来了。”

    叶辰并没有回话,而是继续欣赏着四周的风景。

    不知道秦守纪是惧怕叶辰的实力,还是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危,很快就开着车来到了这里。

    当秦守纪走下车,看到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小混混,还有坐在地上的秦玉时,脸色瞬间就变了。

    在金陵市还有人敢对自己的儿子动手。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玉儿,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秦守纪快步走上前,准备把自己的儿子扶起来,刚刚上手就发现自己的儿子一条手臂已经断掉了,两条腿也是呈现出刁钻的角度。

    一股怒意,瞬间冲上了秦守纪的大脑。

    “爹,是......是叶哥!”

    “叶哥?”

    秦守纪愣了一下,顺着秦玉的目光望去。

    正好是看到躺在车盖上刚刚坐起来的叶辰。

    这下,秦守纪的眉头猛然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语气更是极为恭敬,“叶先生,您怎么在这里,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非常清楚,叶辰的可怕之处,一手术法玩的出神入化,毫不夸张的说他是半仙都不为过。

    “这个你恐怕要问你乖巧的儿子了。”叶辰挑眉道。

    秦守纪有些不解,但还是没有勇气去质问叶辰。

    他走到自己儿子的身边,沉着脸问道:“小兔崽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给我说清楚。”

    秦玉也不敢隐瞒,只能一五一十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秦守纪。

    听完这些,秦守纪差点昏过去。

    一股凉意瞬间从脚底蔓延,席卷全身。

    啪!

    秦守纪直接一巴掌呼在了自己儿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清晰的五指印。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小王八蛋,我之前怎么交代你的?叶先生是什么人?就算是十个一百个你,也绝对抵不上一个叶先生,还不如让叶先生直接打死你算了。”

    秦玉懵了。

    他的父亲的确是劝告过他不要和叶辰为敌,只是当初的他还以为,叶辰只是把自己的父亲给哄骗了。

    现在看起来,自己的父亲对叶辰可是发自内心的恭敬。

    甚至,连他这个儿子都不如叶辰重要。

    “爸,我已经知道错了!”

    秦守纪打了一巴掌感觉还有些不解气,又是一顿痛骂:“*玩意,以后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家里,再给我出来乱跑,不用叶先生动手,我亲自打断你的腿!”

    说完,连续深吸了几口气。

    注意到一旁的叶辰并没有生气,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他知道叶辰这次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不然自己的儿子很有可能和当初竞拍的那个老者一样,被烧为灰烬。

    他赶紧看着叶辰讨好,“叶先生,这次是我没有管教好我的儿子,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算是为那个小兔崽子向您道歉,另外叶先生您要是还没有解气,或者是有什么条件,您可以尽管提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绝对倾囊相助!”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