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没事!”

    叶辰也并未催促,而是坐在原地等待了起来。

    店铺并不大,只有五六张桌子,不过坐下来的人却是不少,已经坐满了,明显的生意不错。

    不一会儿,叶辰的糖水就被端了出来。

    “谢谢!”

    叶辰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清凉冰爽、还有淡淡的甜味,的确是不错。

    “你怎么就自己在店里,你家里人呢?”

    叶辰看了看里面,并没有什么人,不由得好奇的问了起来。

    女孩愣了一下,脸蛋上显露出无奈。

    这时,身边不远处的人开口说道:“香儿的父亲早就去世了,这家店还是她妈盘下来的,不过身体也不好,前几天又卧床了,也是可怜,香儿才这么大就要维持整个店铺的运作了。”

    “是啊,我家的那个小子要是有香儿的一半我也就不用操心了。”其余人也连忙附和起来。

    “不仅要挣钱给母亲治病,还要维持一家的开销。”

    叶辰倒是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个女孩的身世这么凄惨。

    “王大伯,李大婶这都是命,更何况我们家不还是有这家店在撑着嘛,日子还能过下去。”女孩倒是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苦,而是在苦中作乐。

    叶辰也不禁赞叹起来。

    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过的比她好,可还是觉得不满足。

    能看开,已经超越了不少人。

    忽然,就在这时,两个青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滚蛋,给老子让开!”

    为首的青年身穿价值不菲的休闲装,一脸纨绔子弟的模样,在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

    一看就知道,绝对是有着武艺在身。

    两人直接把一桌正在喝糖水的人撵走,坐了下来。

    四周的人更是敢怒不敢言,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叶辰也有些好奇,但是并未动。

    “柳香儿,还不赶快给我们上两碗糖水?”为首的青年冲着里面大声的喊了起来。

    “柳香儿!”

    叶辰也是刚刚知道女孩的名字,挺好听的。

    不过,这两个家伙,明显不像是什么善茬,更不像是来单纯的喝糖水的。

    柳香儿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两碗糖水,但是那俏脸上却是显露出些许畏惧,正当她放下糖水准备走的时候。

    却被青年直接拉住了手腕。

    “香儿,这么快走干什么?我可是喜欢你这么长时间了,这段时间更是一直在支持你的生意,你多少也有点表示才行啊。”

    青年丝毫不掩饰眼中的*,调戏般的说道。

    柳香儿想要挣脱,奈何力气根本比不过青年,惊慌起来:“韩公子还请你自重,你能来我这里喝糖水我非常欢迎,可是我并不喜欢你!”

    四周的人也纷纷看了过来,可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阻拦。

    “柳香儿别不知道好歹,我家少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青年身后的壮汉冷声道。

    “香儿,你从小就没有了父亲,现在母亲也病重,何必守着这么一个小破店呢?只要你答应跟了我,以后你母亲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绝对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院,一辈子吃喝不愁!”

    韩庆元并不生气,反而劝说了起来。

    柳香儿依旧是在挣脱,可她的力气又怎么能和韩庆元相比。

    根本动弹不了丝毫。

    gt第300章路见不平(),

    重要!重要“我.....我不需要,还请你放手!”

    韩庆元脸上的笑容依旧,反而在柳香儿的手上摸了起来:“你不需要,可是我需要,如果你不从的话,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这家店倒闭!”

    “你......”

    柳香儿也被气的不行。

    可是,她一个普通人,如何这种少爷争斗?

    这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没想到佛州市这么没有王法,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强抢民女?”、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纷纷望去,正好是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叶辰,此时的他已经喝完了最后一口糖水,站了起来。

    “你是谁?”

    韩庆元看着叶辰,皱起了眉头。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是想要打抱不平而已!”叶辰笑了笑,走到了柳香儿的身边。

    他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这个女孩已经够可怜了,竟然还有恶霸想要欺负她。

    要是叶辰再不站起来的话,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

    “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佛州市的水可深了去了,别自己没事找事!”韩庆元冷声说道。

    抓着柳香儿的手却还没有放下来。

    叶辰平静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然来是习武之人的优良传统,倒是现在的习武之人,都开始欺负一个小姑娘了吗?”

    “哼,小子看来你是真的在找死!”

    韩庆元直接怒了起来。

    可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

    叶辰直接出手,直接扣住了他的抓住柳香儿的手臂,力量不断加强,疼的韩庆元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

    紧接着,便是直接松开了手臂。

    在他的手腕上,已经多出了五道清晰的指痕。

    “你到底是什么人?”

    韩庆元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叶辰。

    他身后的青年更是直接站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叶辰。

    柳香儿更是吓的躲在了叶辰的身后,根本不敢去看韩庆元等人。

    “我?来佛州游玩的游而已,只是见不得你们这么欺负人罢了!”叶辰淡淡的说道。

    “那我不欺负她,欺负你好了!”

    韩庆元怒声道。

    四周的人,皆是远离了叶辰。

    更是一阵摇头。

    “这个韩庆元可是十里武馆的少爷,整日不学无术,在街上胡作非为,不少被他看上的女人可都遭殃了,这次香儿也是难了,不过竟然还有不怕死的家伙敢阻拦。”

    “唉,真希望他有些本事,或许还能救香儿于水火之中。”

    “哪有这么简单,十里武馆可是佛州市名列前茅的武馆,而且在他们的背后还有这齐家呢?”

    所有人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显然都不看好叶辰,认为这次叶辰必定完蛋。

    “给我教训他!”

    韩庆元一摆手,身后的壮汉直奔叶辰而去。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