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夏倾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韩武的眼中带着怨毒,只有杀了叶辰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可就在齐无段的手掌抵达叶辰周身数寸的时候,却猛然停了下来,脸色更是瞬间大变。

    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手掌好像是拍在了棉花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力道。

    而且在叶辰的周身更是有着一层无形的保护层。

    任由他如何用力,掌力都无法向前半分。

    “这......这怎么可能!”

    齐无段*到现在的地步,对于更高的层次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可是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叶辰如此年轻的年纪。

    竟然在武道之上有如此强横的造诣。

    他到现在都没有看清楚叶辰的具体实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你的实力我根本看不透?”

    齐无段呆呆的看着叶辰,苍老的脸上皱纹堆积,近乎痴狂的向着叶辰询问起来。

    “聒噪!”

    叶辰面无表情,缓缓吐出两个字。

    随后手臂一挥儿。

    齐无段只感觉一股大力瞬间席卷而来,速度之快以他的实力都无法躲闪,只能硬生生的承受。

    身体顿时连续后退了几十步,张口喷出大口的血雾。

    等到他稳住身形,再次看向叶辰的时候,却是带着震撼,体内的气息更是极为混乱,全身上下都没有了一丝力道。

    这在以前他是绝对不相信的,可现在不得不相信。

    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

    在他的身后齐家的众人更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齐无段可是他们齐家的最高战力,就算是放眼整个佛州市能与之交手的人物,都是屈指可数。

    就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仅仅一招。

    败了?

    而且还是被一个年纪如此年轻的青年给打败了。

    不少的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他还是人吗?”

    “妖孽啊,连大爷爷都不是对手。”

    “他到底是怎么*的?”

    许久,齐家的人这才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叶辰的目光变得极为震撼。

    柳香儿也是睁大了美目,看着自己面前不算高大的身影,在她的心里却是伟岸起来,不管是什么困难,在他的面前都能轻易的化解。

    正在和吴岳峰交手的齐衡、齐虎两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后退站在了齐无段的身前。

    “大哥!”

    “大伯!”

    两人连忙喊道。

    齐无对着两人摆摆手,擦去嘴角的血迹,虚弱道:“着什么急,我还没死!”

    “该死,大伯我去解决了他!”

    齐衡说着就要向着叶辰冲过去。

    只是他还没转身,就被齐无段拉住了手臂:“给我站住,我都不是对手你上去找死吗?”

    齐虎也叹了一口气。

    他不想承认,可是不得不承认,如果齐无段都不是对手的话,那他们上去也只是炮灰而已,最多能多坚持两招罢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呢?

    gt第308章臣服(),

    重要!重要到头来不还是被人给鄙视?

    “扶我起来!”

    齐无段伸出手对着两人说道。

    两人不敢怠慢,连忙把齐无段扶了起来。

    “叶先生,这次是我齐家唐突了,冒犯了先生还请先生大人有大量饶过我齐家这次,日后我齐家定会重礼相谢。”

    齐无段直接对着叶辰弯下了腰,平静的语气中尽显无奈。

    轰!

    这一弯腰,直接引起了众多齐家人的哗然。

    齐老太爷这是对着那个年轻人认输了?

    更是承认他们齐家的不对。

    这要是让外人听起来,绝对不会相信,更是会惊掉下巴。

    可的的确确是发生了。

    而且他们也看得清清楚楚,以齐老太爷的实力,还是被对方一招给击败了,那他们就算是再多人又有什么用?

    齐虎和齐衡的脸色迅速转变,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

    叶辰之强,已经凌驾于他们齐家所有人之上。

    这要是再打下去,恐怕整个齐家都会遭受灭顶之灾。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认输,还能保全齐家的众多子弟,让齐家不至于实力大损,不然可就不是丢脸这么简单了。

    而是丢命!

    齐渊愣在了原地,一句话没说,而是狠狠的瞪了一旁的韩武一眼。

    韩武更是被吓的全身打颤。

    他哪里叶辰的实力竟然这么强横,若是知道的话,他也不至于连亲儿子都被人给废了,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自己的儿子还在医院,他又得罪了这么一位逆天的高手。

    他甚至都能想象的到,以后十里武馆的下场。

    肯定是要玩完。

    吴岳峰则是激动的看着叶辰。

    老师真不愧是老师,一出手便是震慑了整个齐家。

    这下看齐家的众人,还有谁敢不服!

    “谢就算了,我这次来齐家其实除了解决十里武馆的麻烦,还有别的事情!”叶辰看到对方臣服,他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齐家好歹也是佛州市有名望的家族。

    单凭自己去寻找,还不如借助齐家的力量。

    至于他和齐家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恩怨,最多只是有一个十里武馆罢了。

    一听这话,齐家的众人解释愣了一下。

    齐无段更是把怒火放在了十里武馆身上,招惹什么人不好,非要招惹这种人。

    而且还把祸水给引到他们齐家。

    更是让齐家的脸上无光,看来日后这个十里武馆定要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韩武更是心里一颤,一咬牙直接冲了上去,跪在了叶辰的面前,祈求起来:“叶先生都是我一时鬼迷心,开罪了您,还希望您能给我一次机会,那个逆子我回去肯定会好好的教训他,只求叶先生能给我一次补偿您的机会。”

    叶辰淡淡的看了韩武一眼,并没有理会。

    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齐无段:“齐老爷子,十里武馆的事情还是你们来办最合理,怎么处理我都不会过问。”

    “是是,我等一定会给叶先生一个满意的交代。”

    齐无段连忙低下了头。

    说完便是对着齐渊呵斥道:“渊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这个丢人现眼的玩意给带出去,别在这里打扰叶先生的清净。”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