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怎么可能?”

    安腾和安玲都愣在了原地,其中尽是不可思议。

    安玲更加清楚自己的父亲可是武道高手,遇到的这么多的对手,还没有失败过,哪怕是自己哥哥的安保人员,十几二十几个都不是父亲的对手。

    可他在面对区区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时候,却是被一拳击败?

    余飞也懵了。

    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至于外面正在观看的众多病人和看,更是欢呼起来。

    “哈哈哈,这群人还真是闲着没事自讨欺辱啊!”

    “叶医生医术牛皮,没想到打架更厉害啊!”

    “有叶医生在这里,谁来都不好使!”

    .......

    叶辰没有说话,而是带着刘卿雪直径走到了安玲的面前。

    “刘姐,她刚才是怎么打你的你就怎么还回去,谁要是敢还手,我会让他舒服舒服!”

    刘卿雪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安玲。

    犹豫一下。

    “你敢打我?”

    安玲开口道。

    听到这话,刘卿雪当即不再犹豫,直接一巴掌抡圆了落在了安玲的脸上,毫无疑问,安玲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一道清晰巴掌印。

    “*!”

    安玲当即怒了起来,正准备反击的时候,却是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叶辰。

    紧接着,刘卿雪又抽了一巴掌。

    而叶辰的脸上正挂着笑容,她一旦出手,恐怕叶辰就会出手。

    马上就忍了下来。

    “在骂我还打!”

    刘卿雪缓缓说道。

    安玲当即乖乖的闭上了嘴,她现在还真的不敢对刘卿雪怎么样,饶是心里怒火冲天,也只能强忍下来。

    叶辰看到刘卿雪解气之后,这才走到余飞的身前,把余飞抓了起来:“你就是刘姐的老公吧,不对,应该说是前夫吧?”

    余飞连忙点点头,不敢有丝毫的犹豫。

    叶辰继续说道:“你来找刘姐,只能算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本不想管,可是刘姐现在是我的员工,在帮我打理医馆,所以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而且你要是想要挽回的话,就和安家的女人离婚,再求刘姐的原谅,而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还有,别仗着自己现在有几个臭钱,就来这里糟蹋自己的前妻和女儿!”

    说完,叶辰便是直接把余飞给扔到了地上。

    “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选择离婚,我也不会阻拦你和刘姐的事情,至于最后能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也不会管。”

    “当然你也可以不离婚,不过那就请你以后不要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余飞趴在地上,犹豫了起来。

    不远处的刘卿雪则是看着余飞,没有说话。

    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究竟还要不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要不要原谅他?

    就在这个时候,可可从后面跑了进来,直接来到了刘卿雪的身边,看着那个不远处陌生又熟悉的脸,突然畏惧了起来。

    紧紧的抱着刘卿雪的腿,小脸上带着几分惊慌。

    余飞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眼中显露出光亮,只是这些光亮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度恢复之后,就变成了坚定。

    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安玲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然后弯腰把安玲扶了起来,紧接着又扶住了安腾:“爸,老婆,咱们还是先走吧!”

    安玲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gt第369章代价(),

    重要!重要也没有再想骂余飞的意思。

    安腾更是感觉非常的丢脸,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可就是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一道倩影出现。

    来人,正是江婉清。

    “叶辰哥哥!”

    “咦......叶辰哥哥他们是谁啊?”

    江婉清有些诧异的问了起来。

    叶辰没好气的说道:“来找麻烦的,不过已经被我解决了。”

    “来找麻烦的?”

    江婉清顿时就不高兴了。

    直接拦住了安玲等人的去路:“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叶辰哥哥的医馆*,是不是不想在这里混了?”

    “你是什么人?我们可是安家的人!”

    安玲当即说道。

    安腾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江婉清顿时冷笑起来:“安家?什么破安家,我可是江婉清,中医堂的人,你们可曾听说过?”

    “什么!”

    “江家?”

    安腾的脸色骤然转变,再度咳嗽起来,嘴角处溢出了鲜血,气势突然弱了起来。

    “江小姐,我们是有眼无珠得罪了这位叶先生,不过我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您就给我们一次机会把!”

    安腾连忙说道。

    江婉清冷笑起来:“这是你们知道我是江婉清,要是你们不知道的呢?”

    “是不是也要连我一起解决?”

    “不.....不敢!”

    安腾脸色凝重,颤抖着声音说道。

    江婉清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走进了医馆,开始询问具体的情况。

    “原来是负心汉啊,抛弃妻子,踏入豪门,真是给男人长脸了,你这种人真不配过这种生活!”

    江婉清问清楚情况之后,更加生气。

    这个余飞简直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江小姐,求求您给我们一次机会,现在我们已经知道错了。”

    安腾根本不敢得罪江婉清。

    整个金陵谁不知道江家现在的实力。

    那可是如日中天。

    多少豪门和企业都想去巴结的对手,而他们安家连巴结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谁又能想到在这里他们能遇到江家的大小姐?

    真是人走背运,喝凉水都筛牙缝!

    “你们敢在叶辰哥哥的医馆*,那就等于是在我们江家的医馆*,这件事你们必须付出代价!”

    江婉清却是根本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直接当着他们的面,拿出手机给江永安打了过去。

    先是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然后就报上了安家的大名。

    挂掉电话之后,安腾等人面如土灰。

    他们知道,安家要完蛋了。

    江家如果出手对付他们,估计要不了多久直接就给解决了。

    果然,还没过一会儿,他的电话就开始响了起来。

    “不好了,董事长和咱们合作的那些人,突然全部说是要撤资,而且还要我们赔偿他们的损失!”

    gt

    重要!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