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

    男人不屑的看着叶辰,讽刺起来:“大家都是坐经济舱出来玩的,装什么装?”

    叶辰没有理会。

    这种男人,不值得他动手。

    “你胡说什么,人家再怎么样,也比你强,整天就知道叽叽喳喳的乱叫,一点真本事都没有,你要真是厉害这次谈合同别让我出手啊?”

    柳轻烟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

    也正是这句话,让叶辰对于这个女人的看法好转了一些,但也仅仅是好转了一些而已。

    “我.....”

    男人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但也没办法去反驳。

    的确是他做错了,反驳也没用。

    不过心里对于叶辰却是有着无比的恨意。

    场面再度安静下来。

    正当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坐在叶辰身边的柳轻烟,从睡梦中惊醒,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脸上带着痛苦,很显然是以前的旧毛病犯了。

    他身边的男人在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柳轻烟的举动,连忙关切的询问了起来:“轻烟,你怎么样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乱叫,我忍忍就行了。”

    柳轻烟说完这句话,表情更加痛苦,身体更是要蜷缩起来。

    额头上也随之冒出了冷汗。

    男人看到这一幕,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叫来了空姐。

    “你们飞机上有没有医生,我朋友身体不舒服!”

    空姐看到这一幕,也不禁紧张起来,连忙联合其他空乘寻找医生,可是这飞机上根本没有医生。

    这下,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只能先把柳轻烟扶到了宽敞的地方休息,同时准备好了担架。

    柳轻烟脸上也是一片通红,显得很是不舒服。

    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羞导致的。

    正当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甚至都有人说要把飞机在最近的机场降落,给柳轻烟寻找医生的时候,叶辰终于看不下去了,站了起来。

    “我来吧!”

    “你?”

    男人和四周的人在看到叶辰站起来之后,一个个脸上皆是露出诧异。

    柳轻烟也愣了一下。

    显然是没有明白叶辰的意思。

    “你是医生?”

    空姐总算是反应过来,连忙向着叶辰询问道。

    叶辰点点头:“算是医生,我来看看吧!”

    说着,便是走到柳轻烟的身边,轻轻拿起她的手,正准备开始把脉的时候,一旁的男人连忙拦了下来。

    “喂,小子你想要干什么?趁机占便宜啊?”

    叶辰顿时无语,伸出手淡淡的说道:“我是一个中医,你说我想要干什么?”

    “你是中医?”

    男人上下打量着叶辰,随后冷笑起来:“你才二十多岁,二十多岁的中医,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医生?”

    叶辰顿时不乐意了。

    “二十多岁的医生难道就不是医生了?”

    一旁的空姐和围观的人,也纷纷议论起来。

    很显然,都不是很信任叶辰的医术。

    毕竟,叶辰太年轻了,如果说是西医的话,或许他们还能相信一些,可中医......的确在很多人的眼里地位不如西医。

    gt第376章出手治病(),

    重要!重要主要是一些江湖骗子,经常冒充,还有就是中医的疗效的确是比西医慢。

    再加上中医的药材需要熬制,味道很苦,反而西医的药都不会让你吃出什么苦味,相比之下,这就是中西医的差距所在。

    “现在也没有别的医生,不如就让这位先生试试!”

    空姐对着男人问道。

    男人直接摇头,正准备拒绝的时候,一旁的柳轻烟说话了。

    “这位先生,麻烦你了。”

    随后便是把手放在了叶辰的面前,整个人的表情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叶辰没有说话,而是开始把脉。

    不过片刻功夫,叶辰就明白了柳轻烟的问题所在,怪不得她一直都是羞怒交加的模样,原来这一切都是情有可原。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每次到这个时候都会疼的厉害?”

    叶辰松开手缓缓的问道。

    柳轻烟虽然害羞,毕竟这件事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的确是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她也是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剧烈的疼痛,只能点点头。

    “你应该也去过医院,只是并没有治好,反而还让血气堵塞的更深,才造成现如今的地步。”

    叶辰继续说道。

    柳轻烟则是惊奇的看着叶辰,美目中带着几分诧异和惊奇。

    “你看你就是在胡说八道,轻烟既然去了医院,又怎么可能没有治好?”一旁的男人瘪瘪嘴,一副不屑的模样。

    柳轻烟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给我闭嘴!”

    随后便是好奇的看向叶辰,开口问道:“那.....你能治吗?”

    她现在对于叶辰的好感更多了。

    因为叶辰看出了她的问题所在,可是为了避免她的尴尬,并没有当众说出来,只是说了一些含糊其辞的话,但是她却是非常清楚。

    叶辰笑了笑:“当然,我是医生,能知道症状自然就能治疗!”

    说着,便是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

    “放心不会疼!”

    银针入体,轻颤。

    伴随着阵阵轻吟,柳轻烟真的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反而还非常舒服,刚才的症状被减轻了不少。

    叶辰并未停止,而是继续施针,连续数针落下。

    柳轻烟已经感觉不到太大的疼痛了,仿佛已经变成了正常人一样。

    “可以了!”

    叶辰把银针*,重新以颤针消毒,这才放回了银针盒。

    四周的人都看傻了。

    就这么扎几针就行了?

    中医这么随便的?

    可是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刚才还疼的要死要活的柳轻烟站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也再度恢复了血色,看上去很难把她和刚才的病人联系到一起。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他用的是针灸,可这也太神奇了吧?”

    “中医牛皮啊!”

    四周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大多都是被叶辰的手段给震到了。

    男人也愣在了原地,怨毒的看着叶辰,却并未再说什么。

    “这位先生真是太谢谢您了,我叫柳轻烟,是从荥阳市来的。”柳轻烟连忙对着叶辰道谢,同时做出了自我介绍。

    gt

    重要!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