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些人的实力看上去都不过是一般而已,可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倔强和不服,让叶辰非常的不爽。

    这些人的年纪,最多也就是十三四岁。

    可是现如今,他们都被训练成了杀手。

    现在看起来或许并没有太多的威胁,但日后就说不定了。

    “大长老,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闯入我们剑圣府!”

    这时,一个身穿武士服的少年站了出来,手里的长剑更是指向叶辰,对着不远处的大长老询问起来。

    大长老看到这一幕,连忙把少年的剑往下压了压。

    “你不想活了,这位是叶昆仑叶大人,现在叶先生不过是想要来这里参观参观,你们不得不无理,全部都退下!”

    “什么!”

    “叶昆仑!”

    少年等人的脸色纷纷大变。

    手里的剑几乎是在同时举了起来,目标直指叶辰而去。

    很显然,他们都听说过叶昆仑的名号。

    但是叶昆仑不应该是和他们的*在交手吗?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就算是叶昆仑也不得踏入剑圣府当中,等我们的师尊回来再做定夺!”少年怒声说道。

    很显然,某些思想已经在他的脑海中根深蒂固了。

    叶辰也看明白了,他本来并不想动手,可是这些少年已经全部都被*,若是日后成长起来,定然会有这不少的麻烦。

    与其等待数年之后的报仇,还不如彻底解决。

    对待敌人,叶辰不会留情。

    更别说是对付樱岛国的这些人了。

    更是如此。

    “这就是你们的剑圣!”

    突然,一道身影被扔了出来,最终落在了他们的面前的地上。

    众多少年纷纷望去,在看到这道身影之后,脸色顿时大变,其中更是不可思议。,

    “师尊!”

    一时间,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剑圣现在已经身中剧毒,而且全身的经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损,虽然战力没有了,但是说话的力气还是有的。

    “我们这就为师尊报仇!”

    少年们纷纷站起身来,凝聚体内的力量。

    可是很快就被剑圣打断:“都给我闭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动手!”

    说完,目光便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叶辰。

    语气中甚至都带着些许的祈求之意。

    “叶昆仑,再怎么说今日这一战,也只是你我之间的战斗而已,而他们不过是一些小孩子,还希望你能放过他们,至于剑圣府当中所有的东西,随你挑选,我决不阻拦!”

    “呵?”

    叶辰笑了:“你现在好像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情况,我就算是不答应你,这里的东西我还是可以随意的选择,更别说你现在已经重伤,我想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说!”

    随后,叶辰便是大袖一挥儿,直接向着剑圣府的大厅而去。

    剑圣则是被众多剑圣弟子抬起来,也送到了大厅当中。

    只是在叶辰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个弟子偷偷的拿出了一颗丹药塞到了剑圣的手里,剑圣目光闪烁,也是借着咳嗽的机会。

    把这颗丹药吞了下去。

    这个所谓的大厅,比起紫卫府的明显是要弱了不少。

    看上去不过是有些简单的装饰而已,然后到处都带着樱岛国的气息,明显就是樱岛国的建筑风格。

    叶辰根本不习惯跪坐,所以干脆让人把其他地方的椅子搬了过来,放在了主位置上。

    然后,更是毫不气的直接坐了下去。

    “剑圣,今日我来剑圣府,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告诉我藏宝阁的所在和机关位置,第二剑圣一脉,一个不留,你自己选!”

    叶辰的话,让所有人的脸色皆是大变。

    他们自然是听懂了不少,至于他们说的话,也都通过叶辰的*,清晰的传达到了耳朵里。

    “什么!”

    剑圣和众多剑圣弟子的脸色皆是大变。

    很显然,没想到叶辰的胃口这么大,一张嘴就是剑圣府的藏宝阁,那可是他们不知道多少代人的心血,如何就这么交代出去。

    根本不可能。

    “八嘎,那可是我们剑圣府的根基,你想要动我们剑圣府的根基,我告诉你根本不可能!”

    “没错,我们誓与剑圣府共存亡!”

    “你还是别想这么多没用的,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踏入剑圣府的藏宝阁。”

    众多剑圣弟子纷纷开始发怒起来,一个个的表情也变得凝重非凡。

    仿佛藏宝阁就是他们的女人和逆鳞一样。

    一提这个名字,所有人都不乐意了。

    剑圣也是叹了一口气:“叶昆仑,你的武道实力的确很强,可是要想就这么洗劫我剑圣府的藏宝阁,是否也不太好,更是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和名字。”

    “没错,剑圣说的太对了,我就知道剑圣藏宝阁的事情没有那么简答,所以我才给了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要命要么就要宝藏,二者选其一!”

    叶辰毫不在意。

    他的目标从来不会改变。

    就算是现如今实力强悍的剑圣府也是一样。

    更何况,现在整个樱岛国已经没有几个人可以和他交手。

    除非是不想要命了。

    众多人都沉默了许久,那些想要动手的人,全部都被剑圣给打断,为了命脉,断了区区的一峰又有什么!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放过我剑圣一脉的血缘!”

    剑圣说道。

    整个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都仿佛是苍老了好几岁。

    “没事,你放心我是肯定不会动手的!”

    叶辰摆摆手,身后的两名昆仑弟子走了出来,直奔不远处刚刚离开的人而去,他们都清楚,这是要参观剑圣的藏宝阁了。

    毕竟,这里面可都不是什么一般的东西。

    得到了叶辰的确定,剑圣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很快,昆仑宗的弟子就已经走了回来,在叶辰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让叶辰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了笑容。

    所有东西全部都在下面。

    只需要几天的时间,整个剑圣府的好东西都要变成他的私人珍藏了。

    “师尊,现在搬吗?”

    昆仑宗弟子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