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逃过一劫。

    不然,或许现在死的就是他们了。

    “行了,你出去吧!”

    渡边石对着副官摆摆手。

    整个人的气息,更是直接弱了下来。

    无力坐在了椅子上。

    一言不发。

    其余之人也是如此,眉头紧锁,心里甚至都在盘算着要不要逃跑?

    可是跑又有什么用。

    人家可是武道高手,越跑失去了基地的庇佑之后,反而还会更加危险。

    “诸位,这件事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感觉和叶辰脱不了关系!”

    渡边石深吸了一口气,他身为东都最高的指挥官,自然是要为这件事负责,不过通过昨天的事情之后。

    又加上今天基地沙滩上的尸体。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

    除了叶辰之外,在整个樱岛国,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步。

    而且和他们有仇的,也就只有叶辰了。

    “我也感觉是叶辰!”

    “该死,都是小林君他们出的馊主意,我们是军方,为什么要管武道界的事情,这不是闲着没事找事干吗?”

    “小林君他们死的活该!”

    现在的风口已经完全转变了,全部的人都站在了叶辰的这边。

    毕竟,没有人愿意和自己的生命作对。

    “的确,小林君等人虽然该死,可眼前的事情我们必须要解决,不然我们的性命也恐怕难以保证!”

    渡边石说道。

    他虽然是军队的*,可是他也要为整个基地,整个樱岛国负责。

    一来是不能挑起战争,二来还要保证自己的性命。

    所以必须要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一切的难题。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叶辰只是杀了昨夜出动的卫兵和对他主战的那些人,但是并没有对我们出手,或许这个叶昆仑也并不是我们所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杀戮。”

    “这个我也得到了一些消息,叶昆仑在灭掉紫卫府是因为紫卫府动了他的弟子,闯了他的山门,那被灭也是正常,剑圣是因为主动下了战书,但是在他们死后,叶昆仑都找到了他们的藏宝阁,寻找宝物!”

    所有人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渡边石在听到最后这句话后,桌面上的手指猛然停止了敲动,眼睛也露出了亮光。

    “对,没错,加藤君说的不错,叶昆仑每灭掉一个势力之后,都会去搜刮他们的宝藏,换句话来说,他对于钱肯定是有着不少的兴趣,我们可以用钱!”

    “钱?”

    八个人诧异的看着渡边石。

    钱的话他们还真不怎么缺。

    毕竟,每年都会有大比的军费出现,再加上四周势力的上缴,每年在他们的手里过的都是一笔天文数字,就算是除去上缴的之外,他们充当军费的也有不少。

    现在卫兵死去了这么多,他们的军费也就可以相应的减少了,那剩下的钱自然就可以讨好叶辰。

    救他们自己一命的同时,说不定还能拉拢一下关系。

    这对于他们可是有着不少的好处。

    “渡边长官说的是!”

    很快所有人都达成了一致。

    渡边石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钱这个东西没有了还能在弄,但是命要是丢了,那就真的什么都么有了。

    于是,马上就开始让手下的人整理军区的财务。

    看看能拿出多少用于讨好叶辰。

    至于,叶辰这边并不知道这一切。

    他是在吃早饭。

    剑圣府的人虽然都被解决了,但是那些一点武道实力都没有的仆人,却是被叶辰留了下来,其中就有几个厨子。

    他们来到剑圣府也只是为了赚钱而已。

    所以对于剑圣府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和忠诚,对于叶辰的留命和付钱,他们自然是感激的不行。

    每个人都拿出了看家本领,想要讨好叶辰。

    光是一个早饭,就给叶辰来了不少的品种和样式。

    其实叶辰吃饭也不怎么挑食,只是选了一碗粥和几个点心,剩下的全部分给了昆仑弟子。

    至于毒什么的。

    叶辰根本不惧,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毒能逃过他的眼睛。

    “老师!”

    叶辰刚刚喝完粥,黑袍便是出现在大厅当中,对着叶辰双手抱拳。

    “事情已经全部办妥,估计今天整个樱岛国的军区高层,都会震动。”

    “好,你做的不错,要不要吃点东西?”

    叶辰点点头。

    黑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忍住,答应了下来。

    随后,恭恭敬敬的从叶辰的手里接过了一碗粥,喝了起来。

    这一幕要是让别人看到,恐怕绝对对惊掉眼睛。

    黑袍人,不是别人,正是阎罗殿的杀神,聂无忌。

    阎罗殿并非是只存在于大夏,而是在整个国际上都有着不少的名声,至于阎罗殿当中,全部都是一顶一的杀手。

    实力之强,让人闻风丧胆都不为过。

    而聂无忌正是阎罗殿的殿主!

    其实叶辰之前遇到过他的时候,聂无忌只不过是一个被仇家追杀的人罢了,叶辰好心救下了他,从此之后,聂无忌就选择了跟随在叶辰的身边学习。

    叶辰也不隐藏,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暗杀之术,还有本领都传授给了聂无忌。

    结果,在几年前下山之后。

    聂无忌就一手创办了阎罗殿,同时用极短的时间报仇,然后又收取了不少的杀手,进行培养和锻炼。

    在几年的时间里,就把阎罗殿弄的如此强大。

    已然算是非常不错了。

    至于他脸上的疤痕,在当初叶辰遇到他的时候,是刚刚出现的。

    那时候的叶辰对于医术理解的也不错,但是要想做到完全去除疤痕,暂时还不行,所以就一直在研究。

    现在可以了,但是聂无忌却是不愿意了。

    所以,他的脸上就一直有着一条长长的疤痕。

    叶辰看着聂无忌,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

    正在他们刚刚吃完饭准备起身的时候,外面昆仑弟子突然走了进来,诧异的看了一眼聂无忌之后,便是对着叶辰抱拳躬身。

    “师尊,外面来了一群人,自称是樱岛国的军方,说是要见您一面,有事情相谈!”

    《帝师狂婿》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