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来了!”

    叶辰脸上的笑容更浓郁了几分。

    昨天晚上解决了他们这么多人,又加上一些军方的高层人物,樱岛国的军方高层定然会非常震惊,而做法也无外乎两种。

    要么就是继续寻找高手来对付自己。

    要么就是上门赔罪。

    至于第一种办法,估计他们很难实现。

    以叶辰现如今的实力,连他们本国的剑圣都不是对手,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就算是其他地方的半神,也不愿意轻易的去得罪他。

    毕竟,叶昆仑和昆仑宗这几个字,在武道界还是有不少的分量。

    “让他们进来吧!”

    叶辰淡淡的说道。

    昆仑弟子连忙答应下来,转身便是离开。

    不一会儿的功夫,昆仑弟子就带着身后的*个身穿高级将领服饰的男人走了过来,然后就很自觉的站在了一旁的位置。

    这些人当中,为首的正是渡边石。

    “这位想必就是叶昆仑叶先生吧?”

    渡边石率先向前踏出一步,脸上更是露出谦和的笑容,整个人的态度也有着很大的改变。

    叶辰点点头:“没错是我,怎么?昨天晚上没有解决掉我,今天又要用其他的办法了?”

    渡边石反应过来,表情显得有些无奈。

    “叶先生,您误会了,我代表基地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向叶先生深感抱歉,至于昨天的事情,全部都是小林君他们的主意,我们这些人一直都是保持着反对。”

    叶辰目光一转,很是随意的说道:“怎么?我解决掉了剑圣,和他的众多弟子,这件事你们就这么甘心的算了?”

    渡边石愣了一下,迅速的回应:“叶先生说笑了,这件事本来就是剑圣率先给您下的战书,他战败了,就要付出代价,而您得到剑圣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的心里却是把小林山川骂了一百遍。

    得罪什么样的人物不行,偏偏要得罪这样难缠的人。

    还好他昨天没说什么叶辰的坏话。

    不然今天死的就是他了。

    “原来是这样,要是昨天晚上的行动成功的话,或许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我说的对不对?”叶辰轻飘飘的说道。

    这句话,让渡边石的脸色更是难看。

    他到也想,可是要真是这么容易的话,剑圣也就不会败了。

    都是小林山川那些人的自以为是。

    “叶先生,误会都是误会,还请叶先生大人大量,不再追究!”

    “当然,我们这边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愿意拿出一定的赔偿,算是作为叶先生和您弟子的精神损失费。”

    叶辰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的。

    可是在听到他们说的什么赔偿时,脸上猛然显露出亮光。

    这件事倒还真是可以。

    虽然他这边洗劫了紫卫府和剑圣府两边的宝藏,不过很多东西都是不能随意出手的,只能算是价值不错罢了。

    而这边樱岛*方拿出的,应该是真正的钱才对。

    谁和钱有仇?

    显然是没有的,哪怕是对于叶辰而言。

    “精神损失费,这倒是不错,昨天晚上的确是打扰了我众多弟子的休息,更是把我辛辛苦苦弄来的剑圣府给炸的千疮百孔,修缮起来,是需要不少的钱。”

    叶辰并没有说要多少,而是以剑圣府为切入点。

    毕竟,他的身份是叶昆仑,自然不肯随意的张口。

    多多少少也要先摸清楚对方的底线再说。

    “那是那是,我们愿意承担,拿出两个亿算是对剑圣府的修缮所用,另外再拿出五个亿,作为叶先生您的赔偿,不知道叶先生您意下如何?”

    渡边石连忙说道。

    他已经让人计算过了。

    现在基地内的军费所用,出去正常的日常开销之外,还剩下十几多亿的军费,是作为卫兵的相应事宜。

    但是这个价格,他肯定不会直接报出十几个亿,只能先试探试探。

    “七个亿!”

    叶辰心里冷笑。

    这个数目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笔巨款,可是对于叶辰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现如今光是紫卫府和剑圣府弄来的东西,回国只要交给马华云变卖,最起码几十个亿是轻轻松松。

    而作为樱岛国的军方。

    只拿出区区几个亿,怎么可能这么便宜?

    “渡边将军是吧?”

    叶辰指了指不远处的聂无忌说道:“不知道将军和否认识他?”

    渡边石看向聂无忌,身上顿时升起了一丝寒意,但是却并不相识。

    不过他看得出来,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一般人。

    “敢问叶先生,这位是?”

    “阎罗殿,聂无忌!”

    聂无忌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平淡。

    可这三个字一出。

    不管是渡边石还是他身后的众多将领,脸色皆是大变。

    阎罗殿这个名字,没有人不清楚。

    更是非常明白,这个势力代表着什么。

    那是国际上有名的杀手集团,其中的杀手更是强横无比,而聂无忌更是整个势力的领军人物。

    渡边石也是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林山川等人,会无端端的死在基地当中。

    因为这一切都是阎罗殿做的。

    换句话来说。

    要真是阎罗殿的人出手,恐怕他们不管躲在哪里,都躲不过。

    “渡边将军,应该知道请动阎罗殿的代价吧?”叶辰拿出军区特供的烟,点燃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起来,根本没有把渡边石这边放在眼里。

    渡边石的心脏也是随之狂跳起来,他就知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可这也太复杂了。

    “是是是,这些都是我们的过错,这个代价自然是由我们负责,再加十个亿如何?”

    “一共十七亿!”

    一句话就增加了十个亿。

    渡边石这边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反驳。

    因为他们非常清楚,阎罗殿的确是值这个价格。

    传闻阎罗殿的杀手赏金,没有低于亿级别的单位,这也是阎罗殿的强大之处。

    “无忌,昨天你们阎罗殿出动了多少杀手?”

    叶辰没有回到渡边石的话,反而向着一旁的聂无忌询问起来。

    聂无忌虽然看上去冰冷,但是又不傻,自然是明白叶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