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个!”

    “按照我们阎罗殿的规矩,一个人一个亿,因为这次全部都是军区高层,所以价格也会有所调动,一个人两亿!”

    得到这个回答,叶辰非常满意。

    “哦,一个人两亿,那十四个就是二十八亿,再加上渡边将军答应的七亿,一共三十五个亿!”

    叶辰算起了账目。

    “什么!”

    渡边石的脸上再度露出为难的表情。

    三十五个亿,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军费的开支。

    “渡边将军!”

    他身后的将领,率先站了出来,向着渡边石询问起来。

    很显然,他是想提醒一下渡边石。

    三十五个亿一旦拿出来,那他们下半年的军费开支将会得到大幅度的缩减,恐怕上面也不会满意。

    “怎么?渡边将军是拿不出来,还是不想帮我掏这个钱?”

    叶辰目光低垂,嘴里更是吐出一阵青烟。

    烟雾在空中久久不散,让他们都差点被呛到了。

    渡边石吓的双腿都是猛然一软。

    开玩笑,他现在只要敢说一个不字,恐怕四周的昆仑弟子就会在第一时间冲上来,要不了一分钟,他们都只能变成尸体。

    到那时候别说是三十五亿,就算是五十五亿,也得掏。

    更何况,这只是比他们的军费超出了五个亿而已。

    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不不,叶先生既然都已经说了,我们自当是满足的叶先生的要求,不过叶先生能否多给我们两日时间,好让我们去筹措这些钱?”

    渡边石已经做好了打算。

    多出来的五个亿,他们几个人凑凑,实在不行再从其他的势力和企业当中收刮一些,两天的时间怎么也能凑够了。

    “好,当然可以!”

    叶辰很是随意。

    剑圣府这边的东西,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搬运。

    毕竟这走的不是正轨的渠道,总是要慢上一些。

    两天的时间还是等得起。

    “那就多谢了,今日打扰叶先生了,我们这就告辞了!”

    渡边石对着叶辰说道。

    随后便是带着一行人,迅速离开。

    可就是在他们离开的同时,聂无忌对着叶辰开口道:“老师,三十多个亿真是便宜他们了。”

    听到这话的渡边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直接趴在地上。

    三十多个亿,竟然还算是便宜他们了?

    那要多少才不是便宜他们?

    而且这个聂无忌对于叶辰的称呼。

    老师?

    渡边石很快就明白了,聂无忌就是叶辰的弟子之一,而刚才不过是演戏罢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

    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回去准备钱。

    接下来的两天,整个剑圣府彻底平静了下来。

    至于在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却是被渡边石等人压了下来,并没有当成新闻发布出去,但是很多人都猜测到了什么。

    再加上这两天里,樱岛国的军方高层,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搞钱。

    还有人都把自己的家中的宝贝给变卖了。

    味道十分凝重。

    特别是其他国家的武道高手,对于叶辰也是纷纷讨好。

    有的甚至亲自上门摆放。

    就是希望叶辰不要把怒火撒到他们的身上。

    对此,叶辰也都是气气的,并没有摆什么架子。

    他也非常清楚,有些时候,不能一味的强势,毕竟这个时代,还是需要一些盟友,更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家乐呵呵的给你送礼来了,你总不能直接把人家给撵出去吧。

    这说出去,多少都有些不太好。

    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渡边石就已经让人把钱送了过来,当然不是现金,而是国际银行的银行卡,拿着这张卡,可以在任何一家银行内取到钱。

    也算是一种便携式的银行联盟。

    叶辰毫不气的收下,三十五亿。

    这要是在加上紫卫府和剑圣府的东西,恐怕在樱岛国他光是赚到的钱,就足足达到数百亿的程度。

    这还只是保守估计。

    毕竟,有些宝物,是用金钱根本无法衡量的。

    “师尊,所有都东西都已经运输上了船,这是清单!”

    就在渡边石派来的人刚刚离开,昆仑弟子也走了进来,在他的手里更是拿着一张宝藏的清单。

    厚厚的一本,里面更是记录着各种各样的宝物。

    “好,你先下去休息,另外通知所有弟子,明天一早准备回国!”

    叶辰也没有心情把这些东西都给看完的。

    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就扔到了一旁。

    自己的弟子,自己当然相信。

    他们都是生活在昆仑宗之内,对于金钱其实并不在意,所以自然也不会中饱私囊。

    “是!”

    昆仑弟子转身离开。

    开始通知下去。

    可就是这时,川岛英子走了进来。

    正好是听到了叶辰和昆仑弟子的对话,脸上显露出几分为难。

    现在樱岛国的紫卫府和剑圣府都已经覆灭,叶辰若是离开樱岛国,她这边恐怕还会有些孤掌难鸣,就算是依靠着那些普通的忍者,也是无法看守好整个紫卫府。

    “叶先生,您要走了?”

    叶辰抬起头看向川岛英子,随后点点头:“没错,这里的事情基本都已经完成了,我就算是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好吧!”

    川岛英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再怎么说,她也只能算是一个阶下囚,若非是叶辰放了她一马,恐怕她也早已经死了。

    无奈的给叶辰续上了一杯茶水。

    便是转身离开。

    天色开始阴沉起来。

    叶辰吃完晚饭之后,就回到房间躺了下来。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去过了,心里对于金陵可是想念的很,而且这次出来可是完成了不少的事情。

    先是得到了药材丰富的药神堂,紧接着就是在樱岛国搜罗到的大批量的宝物和财务。

    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因为钱而发愁了。

    当然,他更想的是远在金陵的夏倾月和叶语凝。

    自己的亲人都在那里。

    外面不管再好,也永远没有家里温暖。

    但是叶辰这边也并没有给夏倾月打电话,他准备回去给夏倾月一个惊喜。

    所以,这一夜他根本无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