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夏倾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可是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毕竟是相互有着血缘关系。

    “我不想干什么,姐夫好歹也是老板,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吗?我这也不过是为咱妈节省开支嘛!”

    徐聪却是毫不在意。

    在他看来,家里人肯定是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

    可是与其在家里扣,还不如直接找二牛一次性解决干净了。

    反正二牛也有钱。

    “你节省开支,为什么要找二牛要钱?他和你又没有什么关系!”

    燕子非常的生气,大声的质问起来。

    徐聪却是毫不在意,反而是笑了起来:“你和他结婚,他就是我的姐夫,你是我的亲姐姐,帮我那不是很正常,反正今天不给我钱,你们也别想结婚!”

    二牛的表情更是难看。

    犹犹豫豫,想说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叶辰有钱,叶辰身边的人更是有钱。

    但是他总不能张口去借钱啊。

    更不可能在婚礼上,去张这个口。

    完全不太可能。

    叶辰和夏倾月也是纷纷无奈起来,这个小舅子等于是在砸场子了,更是准备要彻底的毁掉他们的婚礼。

    而且已经到了二牛都无法掌控的地步。

    “叶先生,这怎么办?”

    李天阳也小声的向着叶辰询问起来。

    他有钱,可是他更清楚,叶辰也不会缺少什么钱,所以他也不会自作主张的去拿出钱,这就等于是在驳叶辰的面子。

    叶辰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站了起来,大步走上了台。

    这下吃瓜群众的目光,又全部落在了叶辰的身上。

    “徐聪是吧,我是二牛的朋友叶辰,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不管是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能在这种场合闹,要钱的话可以等到婚礼结束之后,你现在这样,等于是在破坏你姐的婚礼!”

    “当然同样也是在破坏我朋友的婚礼!”

    叶辰淡淡的说道。

    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再站不出来的话,二牛很有可能就会彻底的待在台上,所以现在叶辰打算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这是我和我姐还有姐夫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徐聪看向叶辰,不屑道。

    这句话让叶辰都快笑出来了:“二牛是我的朋友,你说呢?”

    “况且,你姐和二牛还没有礼成,现在还不是夫妻,更不是你的姐夫,换句话来说他现在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当众要钱,无非等同于敲诈勒索!”

    “敲诈勒索?”

    刘艳丽顿时不乐意了。

    连忙走到了叶辰的面前,挡在了他和徐聪之间:“你说什么呢,怎么就成敲诈勒索了,这是我女儿女婿,我找他们要养老钱有什么的!”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这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家世,你最好是别参合!”

    徐聪也连忙说道。

    叶辰笑了起来:“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给你们一分钟,马上消失,不然后果自负!”

    “还给我们一分钟,我劝你还是自己马上下去,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不然我也不气了!”徐聪的态度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还爆发了起来。

    啪!

    叶辰直接一巴掌呼了过去。

    没有丝毫的留情。

    巨大的力量,直接把徐聪的身影给扇的后退了好几步,脸上的表情更是一阵不可思议。

    四周的看,也是极为诧异。

    不过心里都是有着痛快的感觉。

    仿佛这一巴掌是他们打的一样。

    李天阳更是有些手痒痒的,要不是这件事和他没关系的话,恐怕他早就动手了。

    燕子在看到这一幕时。

    眼睛中着几分惊诧,但是也非常的为难。

    一边是二牛的朋友,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

    两边不管是哪一边,她都不能帮。

    或许让自己的弟弟受点惩罚也好,省得他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胡作非为,更何况这次的事情的确是自己的弟弟做的不对。

    徐聪更是愣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

    呆呆的看着叶辰,可是他还真的不敢还手,下面坐着的可全部都是叶辰的朋友,无奈之下只能看向了不远处的刘艳丽。

    “你敢打我?”

    “妈,他打我!”

    刘艳丽更是心疼,反应过来之后,随后迅速的冲了上来,直接伸手推向了叶辰,可是她的力量和速度又怎么可能比得过叶辰。

    手还没有碰到叶辰,就被叶辰抓了起来。

    “还有你,如果你是嫁女儿,那么彩礼就已经给你们了,如果你们是卖女儿,那就把所有的钱还回来,燕子是我兄弟二牛看中的,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们用来交易换取钱财的工具!”

    说罢,叶辰直接甩开了刘艳丽的手。

    刘艳丽后退两步,表情也是变得极为不自然。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要说她是卖女儿的,这到手的钱可就没了,这绝对不可能。

    可要是答应,那五十万不是也等于没有了吗?

    “二牛这就是你的好朋友?”

    “对我这么说话,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

    刘艳丽只能征求性的看向了二牛。

    二牛也是非常的无奈,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的确是不喜欢刘艳丽的做法可是那毕竟也是他未来的丈母娘,至于叶辰的话也非常有道理。

    要是出什么事情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了。

    “我认为叶辰说的没错,燕子不是一件商品,您要是需要钱,我可以慢慢的给您准备,再怎么说以后咱们也是一家人,可是您今天这么大张旗鼓的在我和燕子的婚礼上*,您自己觉得合适吗?”

    二牛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爆发了起来:“而且,这也不光是我的婚礼,更是您女儿的婚礼,您觉得合适吗?”

    “这!”

    刘艳丽懵了,她也没想到一直都比较温顺的二牛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现在可谓是骑虎难下了。

    而且还有这么多人都在盯着。

    一旦动起手来,他们两个人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马上离开,要么坐在下面老老实实的观看婚礼!”叶辰在这时又一次的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