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金阳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明明就是来送钱的,可是这个叶辰根本没有给他丝毫的面子,那可是三千万啊,也是他这次在公司内部申请的钱。

    为的就是买下这次的药方。

    可是没想到对方连看都不看,甚至听都不想听就给拒绝了,难道现在三千万都不算钱了?

    带着诧异和好奇,方金阳只能率先离开。

    李天阳这边却是迅速的回到医馆当中,看着脸色有些不喜的叶辰,连忙道歉起来:“叶先生,这件事真的是我没有考虑妥当,还以为他们是想要以股份来换取您手中的药方,我也是正因为如此才愿意答应下来,可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

    他现在的心里非常忐忑,万一叶辰要是生气了那可就完蛋了。

    不光是得罪了瑞丰生物制药集团,更是把叶辰给得罪的死死的。

    相比之下,他宁愿选择得罪对方,也不愿意选择去得罪叶辰。

    叶辰摆摆手:“无妨,我知道李老板是好意,不过他们想用这三千万购买我手里的药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是是,我知道叶先生您根本不缺这三千万!”

    李天阳连忙说道。

    等到李天阳离开之后,这才深深的松开了一口气。

    额头上尽是冷汗。

    还好叶辰并未生气,不然这次可就真的亏大了。

    还有那个*!

    他想死就去死,非要拉着自己干什么。

    结果,等到李天阳这边刚刚回到酒店,就看到了一脸笑容的方金阳正在这里等待。

    “保安,把他轰出去!”

    李天阳正愁没有地方撒气呢,这个家伙就送上门来了。

    那他科就不会气,直接叫来了不远处的保安。

    方金阳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哎哎,李老板,李总,咱们有话好好说,别这样啊!”

    他更是诧异,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就翻脸了。

    翻书也没有这么快的啊。

    “李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就算是让我出去,也得让我出去个明白啊!”

    听到这话,李天阳大步走了过去,表情阴冷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你比谁都清楚,之前见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说是可以让叶先生入股,结果你直接想用三千万就买断叶先生的药方,你认为可能吗?”

    “更何况,叶先生根本不缺你这三千万,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着,便是直接摆摆手。

    示意让保安动手。

    保安直接把方金阳给架了起来,正准备赶出去的时候,方金阳连忙说道:“李总,我错了,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好好的和叶先生说!”

    “不用了,你还是回去吧,叶先生不会再见你了!”

    李天阳毫不留情的摆手,根本不给方金阳丝毫的机会。

    更加不会因为两人名字当中都带着相同的字而留情。

    那是因为他的心里非常清楚,叶辰的身份和地位还有人脉关系,根本不是一个他能够相比的存在。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保安在听到这话之后,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了,直接把人给架了出去。

    扔到了酒店的外面。

    方金阳面如土灰,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李天阳这么看重叶辰。

    再说了自己开的价格也不低啊。

    无奈之下,只能转身离开。

    让手下的人准备车票回到瑞丰生物制药集团。

    在他的心里,自己都找到了金陵市的老大李天阳了,这件事都办不成,那么其他人肯定也办不成。

    回去之后,更是把情况事实,直接汇报给了张海青。

    “张总,我就说咱们不管拍谁过去肯定都没用,那个叶辰的脾气又臭又硬,根本就是软硬不吃啊,我都拿出三千万了,他还是不答应,更是直接让人把我给赶出去了,您说这是不是太不给咱们集团面子了。”

    方金阳一看到张海青,就开始大声的哭诉起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家伙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其实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都没有去理会他,整个集团的高层都知道,这个方金阳明显的就是欺软怕硬。

    这次去金陵肯定是受到了教育。

    不然也不会哭诉的这么难看!

    “三千万?”

    张海青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家伙会失败一样。

    方金阳点点头:“没错,这就是我在临走之前申请的额度,咱们集团以前购买合作药方的时候,差不多也都是这个数字,我已经非常气了。”

    “你的脑子要是有用的话,或许也就不会被人给赶出来了!”

    张海青缓缓说道。

    美目中更是闪烁出了几分无奈。

    普通的药方,别说是三千万,就算是三百万都能买来一大堆,可是叶辰手里的药方明显是他们从未见到过的。

    而且更是能够改变整个瑞丰生物制药的药方。

    一旦拿到,那很有可能就是一本万利。

    自然不能用钱来衡量。

    “啊!”

    方金阳愣住了,明显是不知道张海青话语中的意思。

    张海青没好气的说道:“你先出去吧,这几天不用来公司了,好好在屋里反省反省,至于你的工资这个月的也别要了!”

    “张总,张总我错了!”

    方金阳连忙求饶起来。

    可是张海青门外的保镖,又一次的把他给扔了出去。

    方金阳非常的无奈,心里更是带着疑惑。

    自己招谁惹谁了。

    这一天的时间里,就被人扔出来两次。

    难道自己做的不对?

    还是三千万给的太多了。

    可是少的话,对方也不可能答应啊,所以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海青一阵摇头,她真不知道股东为什么会让这么一个人来这里上班,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要是硬说会有的。

    那也就是闯祸和打酱油。

    其他的便是再无任何的作用。

    随后张海青直接拿起了办公室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马上给我准备一辆车,五分钟之后我会下去,看不到车的话,你知道什么后果!”

    《帝师狂婿》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