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请注明出处:..>..

    叶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其中尽是无奈。

    这群人的手段称出不穷,绝对不是一般的势力。

    可是他现在根本没有找到相关于这次袭击的任何消息,人全部都死了,他的消耗也是非常的不小。

    狙击手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就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机。

    看到这里,叶辰不由得惆怅起来。

    突然,叶辰只感觉脑袋处一阵头晕目眩,非常的不舒服,若非是提前准备好了,恐怕这次的会议也就是白开。

    身上更是非常的无力,仿佛是重感冒了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辰念叨了起来。

    正当叶辰准备回到车上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全身的力气在同一时间仿佛是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昏迷了起来。

    其实,这或许是连叶辰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自己完全都不畏惧任何的毒药,可对方明显是经受过调查,专门给他准备了蛊虫。

    这蛊虫会让人时不时的想吐,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力气,甚至连吃饭都没有力气,至于昏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叶辰在昏迷之前看到的是一个女人,身穿黑色小西装。

    等到叶辰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了医院当中,但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在昏迷的时候,嘴里不断念叨着夏倾月的名字。

    一旁的张海青也是有些无奈。

    “你醒了!”

    张海青注意到叶辰睁开了眼睛,顿时惊喜了起来,向着叶辰说道。

    叶辰点点头,提起了体内的力量,想要检查一下身体上的情况,可是和医院价查不到,基本都是一样的。

    “嗯,张总多谢了!”

    叶辰开始道谢。

    其实他非常的想点,不过也没有多想什么。

    张海青笑了起来:“行了,你就别跟我这么说气话了,还是先想想以后怎么办吧,你的伤暂时就不要先乱跑的!”

    在叶辰清醒过来的手,床边已经站了不少人,大多都是生物制药公司的人,他们说是关心叶辰是假,为了张海青倒是真的。

    “放心我不会跑的!”

    叶辰只感觉全身的经脉都有一种肿胀的感觉。

    听到这话,众人这才放心下来。

    “我也没说你会跑,不过这段时间你可能还要继续忍下去了,不然事情可就不堪设想了。

    张海青开口说道。

    这话让叶辰很是诧异。

    什么叫做不堪设想?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行了,你也别冲动,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叶辰开口说道。

    张海青也是点点头。

    就算是叶辰不交代,她也不敢说啊。

    开玩笑呢。

    那些可都是一群亡命之徒,这要是遇到了,岂不是非常的麻烦。

    吃完饭后,张海青就离开了。

    说是休息休息。

    其实叶辰知道,张海青这也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么的复杂,一般人早就据而远之了。

    张海青也是为了救自己才回去的。

    等到张海青离开之后,叶辰这边马上就给自己以前的弟子去了电话。

    当然,这次打的并不是马华云,而是陈君临,如果叶辰没有记错的话,陈君临对于蛊术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他或许才知道一些事情。

    至于他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清楚干净了。

    “老师,您要找会蛊术的武道宗门?”陈君临并不傻,反而还非常的聪明,马上就明白了了叶辰的意思。

    叶辰点点头:“额,越快越好!”

    陈君临听出了叶辰的话,并不是开玩笑,反而还是非常的紧张。

    他这边当然也不敢有什么问题,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挂掉电话,叶辰这边调息了起来,体内力量的情况,可以明显的感知到体内的情况,非常空虚,不过一身的实力都还在。

    就算是遇到了一些小混混也不至于没有丝毫的还手能力。

    出院之后,叶辰就回到了游龙山庄。

    夏倾月上下打量着叶辰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也才放心下来。

    时间度过了好几天。

    可是消息一直都没有到。

    终于在第四天的手,叶辰终于等到了陈君临的消息。

    “老师,您要找的是一个叫做白月的组织吧?”

    陈君临开口说道。

    叶辰有些不解,其实他要找什么样的组织,他也不清楚,但是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治了。

    “说说看!”

    陈君临不再犹豫,连忙开始介绍起来:“这个白月组织,位于燕都附近,他们大多都是从南疆过来的组织,组织内部更是善于用毒和下蛊,实力很强,不少人都在他们的手中吃过亏了,而且这蛊术更是让人难以捉摸!”

    “我知道了!”

    叶辰淡淡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就是这个势力。

    “老师,要不要我去打探打探?”

    陈君临再度试探性的询问起来。

    叶辰说道:“不用,明天我会去一一趟白月组织,我会通知其他人帮忙,你那边的事情比较多,我就不浪费你的时间了!”

    “老师!”

    陈君临连忙说道。

    其实他想说他有空。

    让叶辰不用担心。

    但是现在叶辰既然都已经说了,那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挂掉电话之后,叶辰直接就出院了。

    他的病症根本不是医院能够治疗好的,现在只能尽快的去找到这个组织,问清楚情况,顺便把身上的蛊虫给解掉。

    叶辰这边当然也有自己的办法可以解决掉这个麻烦。

    不过比较复杂,相比之下还不如去找那些人问个清楚。

    这笔账顺便也要算一算。

    下午的时候,叶辰和夏倾月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开着车直奔白月组织而去。

    在路上白月组织所有的资料也都被传递了过来,白月组织起源于南江地带,实力比较强横,门下弟子也有上百人,有不少的化境宗师。

    在整个燕京附近,算是不错的势力。

    不过平日里比较低调,所以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

    陈君临这边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没想到这次他们竟然会对自己的*动手,简直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