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要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或许根本不会引起云从海的注意,可是现在和他说话的是叶昆仑。

    武道界的传奇人物。

    现在的云从海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之前他做的事情,一直都是自认为是对的,可是现在听到叶辰的话之后,突然就改变了想法。

    或许五毒教和鬼巫宗的人,真的需要好好调查调查了。

    叶辰当初在灭掉这两个宗门之后,所解决掉的也只是这两个宗门内部的人而已,还是有一些漏网之鱼的。

    “好!”

    云从海下意识的答应下来。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叶宗主,您身上的蛊虫是我们南*有的蛊术,这种虫子嗜血,而且虫的体积很小,一旦接触到人体,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人体的体内血管当中,而且当它吸血之后,就会进行迅速的繁殖,从而让宿体,被吸干血液而亡!”

    “为什么我只是感觉到疼痛,却没有什么危险呢?”

    叶辰淡淡的问道。

    他听到云从海的话之后,其实也是有些毛骨悚然。

    很小的虫子,他哪天动手的时候,的确是没有注意到虫子的存在,这么看起来的话,估计那虫子绝对是很小。

    还好自己调查的速度比较快,不然那可就难搞了。

    一旦等到和云从海说的那样,恐怕他这个半神境的力量都抵抗不住。

    血液的力量,可不等同于经脉。

    这两者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

    “一般这个蛊虫爆发的周期,是在一个月左右,会让中蛊的人,承受无尽的折磨,然后再被吸干血液而亡!”

    云从海老老实实的说道。

    听到这话,叶辰这才点点头,算是认同了。

    “解决办法呢?”

    这话是陈君临问的。

    他表情非常的凝重,这可是一件大事,一旦真的发生了,那可就不堪设想,同时整个大夏的武道界也将会动荡起来。

    “其实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只需要用比自身鲜血更加有*力的鲜血去吸引它,他就会马上出来!”

    云从海说道。

    其实他的意思,就是在血管的位置划破一个口子,然后用其他的血液吸引体内的蛊虫出现。

    这种办法很简单,不过需要消耗不少的鲜血。

    “一般什么血液比较吸引它们!”

    陈君临再度询问起来。

    有些话叶辰不好问的,但是他问起来倒是非常的轻松。

    “牛血!”

    云从海下意识的回答。

    其实这种蛊虫,最早发现的时候,就是在牛身上发现的,后来通过一些列的改良和灵气喂养,以至于让这些蛊虫变得极为强悍,连武道者都抵挡不住。

    只是接触的时候稍微麻烦一些罢了。

    “走吧!”

    叶辰得到这个答案之后,并没有再说什么了。

    这个云从海说起来不算是什么坏人,只是没有扭过来罢了。

    现在这次就当做是给他一次教训,希望他能够更正过来。

    陈君临点点头,先是狠狠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云从海,这才跟着叶辰的身影离开。

    云从海这边也是猛然松开了一口气。

    面对叶昆仑这样的高手,他的确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选择臣服。

    但是叶辰的话,也让他深思起来。

    鲁长老在这个时候爬到了云从海的身边,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门主,他竟然是叶昆仑,怪不得能够轻而易举的灭掉五毒教和鬼巫宗,还把药仙谷给收到了旗下,可是咱们也得罪他了,接下来怎么办?”

    云从海正在深思,猛然听到这话。

    整个人直接爆发了起来。

    一巴掌直接呼在了鲁长老的头上:“这就是你呕心沥血调查的*?”

    鲁长老吃痛,连忙低下了头。

    也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门主,叶昆仑的身份都是绝密,我查不到也是非常的正常!”

    “你还敢顶嘴?”

    云从海怒声喝道。

    鲁长老脸色大变,连忙摇摇头:“不敢不敢!”

    “行了,现在给你一个机会,马上让人去调查鬼巫宗和五毒教的情况,我需要以最快的时间知道具体的情况。”

    云从海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可是也不敢拒绝。

    特别是鲁长老,菲克的点头答应下来:“当然,没有任何的问题!”

    等到鲁长老迅速的离开之后,云从海这才松开了一口气。

    这件事无论如何,他都要给调查清楚。

    他其实已经完全相信了叶辰的话,毕竟,叶辰的身份在这里放着,那可是叶昆仑,一般人绝对没有这个资格和叶昆仑说话。

    现在叶昆仑更是亲口告诉了他情况,这要是还不去调查的话,那可就太让人失望了。

    至于报复心里,却是一丁点都没有。

    开玩笑。

    谁敢和叶昆仑作对?

    叶辰这边也只是让陈君临众人盯着,别的就没有了什么吩咐。

    在回到燕京之后。

    陈君临马上就准备了一盆牛血,叶辰直接亲自操刀,他好歹也是医生,在听到云从海的话之后,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轻轻的划破了手臂上的血管,让手臂直接浸泡在了牛血当中。

    叶辰甚至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血液流动的情况。

    最重要的是,在片刻之后,盆中的牛血当中,依稀已经可以看到一些蛊虫的身影,在牛血当中,这些蛊虫的游动速度非常的快。

    快到都已经有些出乎意料了。

    仿佛是非常的开心一样。

    过了差不多五六分钟之后,叶辰已经感受到了体内血液的流失,迅速的把手臂从牛血盆中拿了起来。

    还好他切开的伤口很小,血液流动的方向也是非常的小。

    不然光是这几分钟的时间,就足够让他缺血废掉了。

    饶是如此,叶辰也是感觉到了几分虚弱。

    但是现在叶辰可没有什么闲心情,直接盘膝坐下开始感受自己体内蛊虫的变化。

    现在身上已经感受不到任何蛊虫的动静了。

    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叶辰还是又让陈君临弄来了一盆,再度浸泡。

    在确定无误之后,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