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先生真是好酒量,不如咱们再喝一杯吧!”

    滕川月红唇轻启,嘴角处更是勾起了一抹诱人的弧度。

    同时,迅速的拿起酒瓶再度给叶辰的酒杯填满了红酒。

    叶辰倒也没有说说什么,而是再度喝下。

    只是连续几本下肚之后。

    眼神突然开始出现了迷离,整个的脑袋也是晕乎乎的,身体更是仿佛出现在云端之上,轻飘飘的,身上更是出现了一股淡淡的燥热。

    叶辰用力的甩了甩脑袋。

    心里却是十分清醒,但是身体却并不受控制,直接站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站的太快了,还是这酒红的力道太浓了。

    让他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差点直接倒在地上。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清香从鼻尖传来,手臂上也是有着一阵柔软的感觉。

    滕川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叶辰的身边,扶住了叶辰的身体,脸上的笑容更是得意:“叶先生,你喝醉了,不如先在我这里休息休息?”

    “滕川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我还要去调研市场!”叶辰故作迷幻的说道。

    其实他也是真正的中了毒。

    不然又怎么能够让对方相信。

    只是他一直都在极力的压制龙形玉佩的力量,让它暂时不要把自己体内的毒素给驱逐出去,最起码要先等到打探清楚机会之后。

    “我难道还不如调研市场吗?”

    滕川月扶着叶辰,走到了床边,直接把叶辰推倒在了床上。

    美目闪烁中,带着几分兴奋。

    身上的连衣裙,也是随之滑落。

    一时间,浑身上下只剩下了内衣还在,身体更是向着叶辰靠近了许多。

    叶辰看到这一幕,在毒药的*下,身上的燥热更强了,甚至那种反应也尤为剧烈,若非他的武道实力高强,恐怕早就丧失了神智。

    “忍耐力还真的不错,你算是我见过的男人当中,最有特点的了,要是把你送到试验基地,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滕川月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实验基地?”

    叶辰装作迷迷糊糊的模样,询问了一句。

    滕川月手指轻轻的在叶辰的脸上划过,然后又放在了叶辰的胸口处,来回画圈:“告诉你也没什么,实验基地可是我们滕川家族最机密的事情,而进入实验基地的只有大夏人,最重要的是一旦进去,那可就永远出不来了哦。”

    “你要是乖乖的伺候我,说不定我还能让你陪在我身边的时间延长,甚至一直把你留下来,若是不听话,那可就别怪我无情了!”

    叶辰的眼底闪过一丝寒意。

    看来这个滕川家族果然和聂无忌的失踪有不少的关系,而且他们肯定还知道一些什么。

    这个滕川月就是一个最为重要的突破口!

    这时,叶辰直接出手抓住了滕川月的手臂,然后一个翻身把滕川月压在了身下。

    感受到叶辰的动作,滕川月不但不慌,反而更加得意。

    “咯咯,还真是会开窍,今天我就是你的,好好伺候伺候我吧!”

    说着,另一只空闲的手,却是向下缓缓的摸了过去。

    可是手还没有触碰到,那些关键地位,就被叶辰牢牢的抓在了手里。

    “伺候你,你还是让别人来吧,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要么我就把*了衣服直接扔出去,给你们滕川家族好好长长脸!”

    叶辰的声音,顿时把滕川月惊醒。

    美目中更是显露出几分诧异。

    随后,便是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发现双手都被叶辰紧紧的抓在手里,根本动弹不得。

    “你没中毒?”

    “不可能,我明明下了毒的,而你的样子也是中毒了,怎么可能还能保持清醒?”

    叶辰冷笑:“你的毒在我的面前,根本不算什么,现在你可以进行选择了!”

    话音落下,胸前的龙形玉佩猛然一震。

    所有的毒素,全部都被驱逐体外。

    一丁点都没有残留。

    而叶辰的脸色也是随之开始恢复起来,从通红的状态,一直恢复到了正常。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绝对不是周五的助理,他的人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滕川月却是并不慌张,反而还在打探叶辰的身份。

    叶辰并不理会,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现在乖乖的听话,不然你就会代表你们滕川家族在整个东都出名!”

    “你?”

    滕川月极为气愤。

    可又无可奈何。

    她的确是一个武士,可是实力并不强,更何况现在被抓住双手,一丁点的实力都发不出来。

    突然,滕川月笑了起来。

    表情也随之妩媚,不断的向着叶辰的脸靠近:“叶先生,咱们之间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呢,不如让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然后再慢慢的和你讲?”

    叶辰冷笑,手里猛然多出了一根银针,迅速的插入了滕川月的脖颈处,同时在她的身体穴位处,连续点了数次。

    一时间,那股剧烈的疼痛,让滕川月整个人都惨叫了起来。

    身体更是丝毫动弹不得。

    全身上下都仿佛是有着虫子在撕咬,长大了嘴巴想要叫出声,却发现声音极为细微,甚至还有些哑然。

    足足过了三分钟,叶辰这才拔出银针。

    刚才那种酥麻的感觉,现在全部消失,滕川月睁大了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更是早已经被汗水侵染。

    看上去虽然还有些诱人,只是这对于叶辰来说,并没有丝毫的*力。

    因为他完全看不上这种肮脏的女人。

    其实就算是再怎么干净,那也比不上夏倾月在叶辰心里的地位。

    “该死的大夏人,你不得好死,我哥哥和父亲知道的话,肯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滕川月只是恢复了一会儿,就对着叶辰大声的骂了起来。

    这次,叶辰并不生气:“希望一会儿你还能骂的出来!”

    手中的银针再度落下,只是这次的位置和上次不一样。

    疼痛的感觉也发生了变化。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