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是虫子撕咬的酥麻感觉,现在则是有一种被凌迟处死的感觉,全身上下都有着被锋利刀锋割动的错觉。

    啊!

    滕川月的表情更是痛苦,甚至还因为疼痛,而出现了痉挛状态。

    但是叶辰并没有丝毫的心软,依旧是看着时间。

    三分钟!

    这才重新拔掉了银针。

    滕川月这次头发凌乱,面色通红,早已经没有了的妩媚和妖娆,现在只剩下了疯狂和惊恐,她看着不远处的叶辰,如果看到了魔鬼一样。

    “你杀了我,杀了我!”

    叶辰轻声一笑:“想死很容易,更何况死对你来说只是一种解脱而已,我又怎么可能会让你轻易的死呢?等我再玩一会儿,就把你*了扔出去,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乐意欣赏滕川小姐美妙的身姿!”

    对付女人,或许这手段有些令人不齿。

    但是叶辰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而且他对付的也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并没有丝毫的愧疚心里。

    现在只想尽快的找到聂无忌的踪迹。

    毕竟,每耽误一天,都会让聂无忌多一天的危险。

    滕川月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死死不了,想动也动不了,只能任由叶辰宰割。

    可是那种疼痛的感觉,她是真的不想要再承受一次了,眼看着叶辰即将动手的时候,突然迅速开口。

    “别,别动手,你想要知道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只要你别用那东西扎我就行了!”

    她是真的怕了。

    三分钟的时间。

    仿佛是三个世纪,带给她的痛苦,或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说的基地是什么地方?”

    叶辰停止了手中的银针。

    既然是想说,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而且银针改变神经的错觉手段,也实在是不能用太多次,万一再把这个滕川月给弄成了神经病,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最重要的是,情报也会得不到。

    “基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基地,是我们樱岛国井上家族和米国谢尔顿家族联手打造的基地,但是在什么地方我就不清楚了。”

    “我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叶辰冷声说道。

    滕川月连忙解释起来:“我说的是真的,是真的,我们滕川不过是井上的一个附属而已,井上家族让我们帮忙寻找和抓捕大夏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行,并且还有定期的名额,若是完不成,也会受到井上家族的责备的!”

    “继续!”

    叶辰淡淡的说道。

    滕川月畏惧的看了一眼叶辰,不敢犹豫:“这个井上家族的实力很强,门中有不少的武士和忍者,全部都是顶级武士和上忍,他们抓了不少人在基地当中,但是一样的都是大夏人,反倒是进去的人从来没有出来过!”

    “果然!”

    叶辰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樱岛国和米国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更是开始抓捕大夏人进行研究。

    这不管是什么,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那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做聂无忌的大夏人?”叶辰继续问道。

    “聂无忌?”

    滕川月摇摇头:“我不知道!”

    “他的脸上有疤痕,经常带着帽子!”

    叶辰还是不死心的询问。

    滕川月陷入了沉思,随后还是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你也知道我只对美男感兴趣,至于那些长的丑,一般我都不会有什么印象!”

    “我希望你和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有什么隐瞒的话,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叶辰淡淡的说道。

    滕川月连忙点头:“绝对是真的!”

    她现在只希望叶辰能够在问完之后就放过她。

    至于那个秘密基地的事情,她倒是根本不感兴趣,因为再怎么说那也是井上家族的事情,他们滕川家族不过是帮忙打下手的罢了。

    根本参与不到真正的核心当中。

    “还知道不知道别的?”叶辰还想再压榨一点。

    滕川月哭着摇头:“真的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这些!”

    “你父亲呢?”

    叶辰目光猛然一闪。

    既然滕川家族和井上家族有关联的话,那么他们势必会经常的联系,也会准备人送进去,而作为家主的滕川月的父亲,肯定知道。

    滕川月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

    “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我你父亲的房间!”

    叶辰好不容易抓到了突破口,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不一次性把这些人知道的东西都给榨出来,那这趟就是白来。

    而且这群人,还不知道对多少大夏人下过毒手,早就该死了。

    外面的酒会还在继续。

    不少人都在一边参观,一边喝酒。

    当然也有看上的老板会在专门的登记处登记和交钱,算是下单了。

    这种模式,既轻松也不耽误生意。

    算是非常不错了。

    “各位,这次我们滕川府研发的最新智能日化产品,大家可以随意的观赏,若是有看中的也可以随意购买,放心凡是各位参加酒会的人购买,一律七折优惠,并且还会亲自送货上门。”

    院子的正中间,一个身穿樱岛国特色武士服的中年男人,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对着四周的众人喊道。

    他的年纪看上去,差不多五十多岁,可身形却是依旧强壮。

    鼻子下面还留着整齐的胡子。

    看上去极具樱岛国的特色。

    他正是滕川府的当家,滕川正一!

    “哈哈,多谢滕川家主!”

    “七折优惠,那可我就要下手了啊!”

    “滕川家主真是好手笔啊!”

    四周的众多人纷纷奉承起来,更是把这个家伙当成了拍马屁的对象。

    其实只是一部人而已。

    还有不少人,是需要滕川家族的人给他们拍马屁。

    就比如正在滕川正一房间里等待的男人。

    滕川正一在接到消息之后,马上就赶回了自己的房间,轻轻推开门,在看到坐在沙发上喝茶的中年男人时。

    连忙低头哈腰,态度极为恭敬起来。

    “井上大人!”

    叶辰夏倾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