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这点,我才下定决心的。”

    叶辰点点头。

    他也非常的清楚,刘卿雪的能力,的确是适合把医馆交到她的手里,这样以来能够让医馆正常运营,同时还不会让刘卿雪吃亏。

    至于钱的问题,叶辰现在根本不会去想。

    手里的钱根本花不完。

    “嗯,反正不要亏待人家就行了,孤身一人在外面,而且还带着一个女儿,本来就非常的难了。”

    夏倾月突然同情起来。

    这让叶辰也非常的诧异,他记得清楚夏倾月和刘卿雪其实并不熟悉,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自己的老婆也知道不少。

    夏倾月注意到了叶辰的目光,这才想起自己话中的意思。

    “我这不也是担心你医馆的问题吗,所以就让人查了一下。”

    “老公,你该不会怪我吧?”

    叶辰顿时哭笑不得,同时还有一些庆幸,还好自己回来的时候就把这件事给交代清楚了,不然再让夏倾月生气了。

    那可就了不得了。

    到时候自己就是整个家里的罪人。

    不说别人,就连自己的亲妈都不会放过自己。

    在外面叶辰或许是弟子数十万的叶昆仑,但是在家里,叶辰就是杨雪儿的儿子,苏沐沐的哥哥,夏倾月的老公。

    “不会,老婆担心我,我怎么会怪你呢。”

    叶辰连忙说道。

    夏倾月这才放心下来:“谢谢老公。”

    叶辰突然一个翻身把夏倾月压在了身下,轻声笑道:“怪是不怪,不过多少要惩罚一下才行!”

    伴随着夏倾月的一声惊呼。

    房间里再度满园春色!

    第二天一早。

    叶辰神清气爽的吃完早饭,然后就匆匆的赶到了医馆,他今天准备传授刘卿雪医术,首先第一点自然就是医术当中的望闻问切。

    不过简单的四个字,却是非常的困难。

    只能让刘卿雪站在旁边,叶辰给她讲解,同时连带着药理性的知识,又诊治了几个重症的病人,向刘卿雪展示了针灸的用法。

    叶辰也清楚,光是靠这么学,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行。

    于是,就让弟子从昆仑宗的藏宝阁当中,带来了一些医书。

    全部都是古籍。

    随便拿出去一本,都能轰动整个中医界。

    只是这些东西并不能公开,因为这些古籍当中所记载的东西,不光是可以救人,还能杀人,所以为了避免心术不正的学到,只能珍藏起来,等到遇到合适的弟子,再拿出来。

    现在这些叶辰全部都给留在了医馆当中,让刘卿雪闲着没事的时候看看医书,对于学习医术也有很大的帮助。

    就这样,整整两天的时间。

    叶辰每天都在坐诊,同时给重症的病人施针抓药。

    刘卿雪就打打下手,然后详细的纪录叶辰的手法之类的,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

    这天上午。

    叶辰刚刚坐诊完毕,正在教刘卿雪医术方面的事情,门外走进来一道身影。

    “不好意思,今天上午的接诊时间已经结束了,您要想看病的话,请您下午来吧。”刘卿雪连忙对着来人说道。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正是医馆下班的时间。

    这是叶辰定下的规矩,虽然很少遵守,不过随着这两天解决的数量增加,病人减少了不少,自然就不需要这么忙碌。

    而且叶辰还需要时间给刘卿雪讲解药理和病症的针对情况。

    “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是来找叶先生的!”

    来人轻声说道。

    “找叶先生?”

    刘卿雪愣了,下意识的看向叶辰。

    叶辰也在这个时候望了过去,随后便是站了起来:“张总,您这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个小医馆蓬荜生辉啊。”

    来人正是张海青。

    瑞丰生物制药的总裁!

    张海青无奈的苦笑起来:“叶先生您要是敢说您这里是小医馆,那整个金陵还有哪家敢说是大医馆?不过能等到叶先生您回来,还真不容易,之前我打了不少电话,都没有任何的回音。”

    “原来那些电话是你打的!”

    刘卿雪诧异的看向张海青。

    当初她接到电话就是一个女人,还以为是叶辰在外面的情债,所以并没有在意。

    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女强人。

    她作为*,经常接触药品,自然是知道瑞丰生物制药,也见过张海青上电视和报纸的样子,所以并不陌生。

    “没错!”

    张海青大方的承认了。

    “张总,你这是有什么事吗?”叶辰把话问到了正题上。

    他其实还有些害怕这个女人。

    上次直接借着酒力给自己表白,这让叶辰很是无奈。

    而且总归是有些尴尬。

    “难道没什么事,我就不能找叶先生聊聊天了吗?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吧?”张海青美目闪动,红唇轻抿起来。

    这一幕,让叶辰又是头疼。

    一旁的刘卿雪则是失落下来。

    她的确是无法和这个张海青相比,因为两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女总裁,不光是有钱有身份有地位,更是有着让男人无法拒绝的脸蛋和*力。

    而她,还只是报恩而已。

    其实她并不怪叶辰,因为他要是个男人的话,估计也无法抵抗张海青的美色。

    叶辰连忙苦笑起来:“当然可以,不过张总我这里你也知道比较忙,恐怕没办法招待张总了。”

    “这是给我下了逐令吗?”

    张海青看向叶辰问道。

    随后便是笑了起来:“开玩笑的,其实这次我来找叶先生,的确是有件事需要叶先生帮忙。”

    “什么事?”

    叶辰问道。

    其实抛开两人之间那些尴尬的事情之外,张海青的为人还是非常的不错,而且要是作为朋友的话,绝对是值得交往。

    “上次叶先生和我们一起研发的新药,反响非常的不错,更是引起了不少的关注,现在我打算再次邀请叶先生,共同研发新药,至于分成还是按照叶先生之前所说的那样,如何?”

    张海青认真的看向叶辰,并没有丝毫的谎言。

    叶辰沉默下来,他现在还真不知道要不要答应张海青,制药容易,钱他也不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