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狂婿》来源:..>..

    看完这些,叶辰的脸都变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吃个饭而已,竟然还能上报纸?

    他都不知道该说是运气好,还是运气背了。

    与此同时,夏倾月和杨雪儿的目光皆是落在了叶辰的身上,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夏倾城和苏沐沐更是紧张的看着这场面。

    夏倾月的脸色出乎意料的平静,而且是平静的有些过分了。

    让叶辰的心里非常没底。

    不等他们开口,叶辰连忙抢先。

    “老婆,妈,这件事绝对的无中生有,都是瞎写的不能信。”

    夏倾月轻轻说道:“这么说,吃饭也是假的了?”

    “不,吃饭是真的,不过这后面的都是假的。”

    叶辰现在都有一种想要把写这个记者给掐死的冲动,什么都不知道,就乱写一通,什么偷偷约会,什么情侣。

    夏倾月没有说话,杨雪儿却是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然后也走到了苏沐沐那边,坐了下来。

    很显然,她不打算参和这件事,让他们两口子好好的先谈谈,实在不行再出手。

    叶辰看着夏倾月的表情,越来越觉得心里没底了,又是解释起来:“老婆,你不是知道吗,这段时间我正在和瑞丰制药合作研究新药,然后正好到了午饭时间,我就想着给二牛增加点收入,所以就去捧场了,谁知道被记者给拍到了,并且传到网上瞎写一通。”

    “我发誓,我和张海青除了合作关系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

    噗嗤!

    夏倾月突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所有人都诧异起来。

    叶辰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嫂子该不会是气糊涂了吧?竟然没有怪叶辰哥,反而还笑。”苏沐沐紧张的看着这场面,很是好奇。

    一旁的夏倾城也是摇摇头:“不知道,估计这是我姐爆发前的平静,你没看这笑声中带着寒意,说不定姐夫今天算是废了。”

    “你们两个小丫头,就不能盼他们好点?”

    杨雪儿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是亲妹妹,这要是在她们的手里塞上爆米花和可乐,估计都能以为她们就是在这里看电影的。

    两人都是吐了吐小舌头,当即乖乖的闭上了嘴。

    脸上的表情,却是恨不得夏倾月狠狠的训斥叶辰一顿。

    竟然背着她们出去找别的女人。

    就算是漂亮又能怎么样?

    难道她们不漂亮?

    “老公,我相信你,不用发誓了。”夏倾月轻笑道。

    她的确是没有怀疑叶辰。

    先不说她对于叶辰的信任,就单单说叶辰要是真的想要和张海青约会,也不会选在二牛的餐厅。

    所以只需要想一下就能马上明白。

    这肯定是记者乱写的。

    “真的?”

    叶辰自己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之前自己和江婉清不过是参加个生日宴会而已,就让夏倾月那么生气,最后还是苦肉计挽回的。

    这可比参加生日宴会更严重。

    竟然就这么把自己给原谅了。

    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难道你想认为是假的,真想让我相信啊?”夏倾月白了叶辰一眼说道。

    叶辰顿时欢喜起来:“没有,没有,太好了!”

    “行了,不过这个消息你得给我压下来,要不然以后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岂不是都说我管不住我自己的老公,还让老公在外面偷吃?”

    夏倾月没好气的说道。

    说不介意其实还是有些介意的。

    她还没有怎么在大众的面前和叶辰一起露面,不过还是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这个消息要是让那些人看到。

    或者是公司的人。

    岂不是都要议论自己?

    叶辰连忙答应下来:“老婆你放心,我绝对把这件事给压下来,而且到此为止。”

    “嗯,你先去忙吧,制药的事情还是挺重要的。”

    夏倾月说道。

    她还是分得清楚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

    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耽误叶辰的前程。

    叶辰想了想:“瑞丰制药我就先不去了,反正制药在那里都行,这几天我就先去医馆,一边教刘姐医术,一边制药!”

    “可以吗?”

    夏倾月好奇的问道。

    其实她也不想让叶辰和那个女人有太多的接触。

    总归不太好。

    而且张海青不仅长的漂亮,还是瑞丰制药这么大一个集团的总裁,要说没有任何的危机感,那都是假的。

    这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感觉。

    “当然可以,你老公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叶辰得意的说道。

    这也是他只能在夏倾月的面前显露出的一面。

    “好吧!”

    “那我就回公司了!”

    夏倾月也没有了什么胃口,站了起来。

    一直等到夏倾月离开,苏沐沐和夏倾城这才松开了一口气。

    “对付姐夫,果然还得是老姐才行。”

    夏倾城念叨着说道。

    苏沐沐却是笑了起来:“没错,叶辰哥还是很怕嫂子的。”

    “你们懂什么?”叶辰没好气的看了两人一眼:“这就叫*,你们不懂,男人可以在外面叱咤风云,但是回到家里,还是要对自己家人充满善意的爱意。”

    “切,谁不懂啊!”

    夏倾城撅着小嘴,嘟囔起来。

    “行了,我和你们两个小丫头扯这些干什么,我也走了!”

    叶辰拿起衣服,开车就离开了。

    来到医馆,先是给李天阳打了电话,让他找到写这篇报道的媒体,还有记者,让他们把所有的报道全部下架。

    另外用重金把网络上的所有话题全部清除,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李天阳对于这种事其实还算是轻车熟路。

    他本身旗下就有一家公关公司,解决这种事情,已经是常事了。

    况且,叶辰出的价格不低,处理起来更是顺畅。

    网络是没有记忆的。

    只要删除掉所有的报道和新闻,这件事很快就会被淡忘下去。

    叶辰躺在医馆的椅子上松开了一口气,心里却是有些无奈。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张海青解释了。

    说不去吧,再让她误会自己是担心和她接触。

    说去吧,夏倾月那边也没办法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