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自然!”

    张海青连忙答应下来。

    能通过第一道检测工序,通过第二道也不是什么难事。

    最起码现在看起来并不难。

    张奎山却是阴沉着脸,一句话都没说。

    就连中午宴请两人吃饭的时候,他都没有露出什么太多的笑容。

    下午的时候,两个军区研究处的人就已经离开了这里,回到军区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检测,最早也就要是在明天早上才能有消息了。

    “叶辰,今天又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来的及时,并且创造出这等神药,估计我瑞丰集团总裁的位置也保不住了。”

    刚刚离开研究处,张海青就对着叶辰道谢。

    叶辰连忙笑了起来:“张总气了,这本身就是的职责,况且我也答应过张总一定会赢,这自然也不例外!”

    张海青美目在叶辰的身上扫过。

    随后轻轻问道:“对了,叶辰你的药粉到底是用什么草药搭配研磨而成的,效果竟然这么厉害,就连汉斯他们整个团队研制的药膏都比不过,而且价格还能降到这么低?”

    这次的新药研制,是叶辰和张海青共同合作。

    其实说是共同合作,大多都是叶辰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不过既然是要量产,那自然是要把具体的药方和搭配情况交出去,所以张海青的问话,比起军区研究处的问话,又不同。

    “这个我回去之后会整理出来相关的草药搭配,然后送到你的面前!”叶辰当然也不会拒绝,在整个大夏当中。,

    没有几个制药厂能够和瑞丰制药相比。

    相反把药方交给瑞丰制药集团,才能发挥出他最大的作用。

    让俗世当中的每个人都能用上廉价而且效果还要的止血粉。

    “那就多谢了,不过你也放心,这次的分成五五分账!”张海青也是非常大气的说道,这件事主要都是叶辰的功劳,他们反而是打酱油的。

    能够拿到五成的分账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叶辰却是摇摇头:“不用气张总,还是按照之前的算好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叶辰非常清楚,制药需要采购药材,运营、宣传以及运输等等都需要大量的开支,自己能拿四成依旧是非常的不错了。

    要是拿的太多的话,瑞丰制药集团在这药品上可就没有什么利润了。

    “别小看这一成,那也是不少的钱呢,能够维持你医馆很长时间的开销了!”张海青诧异的看着叶辰,这要是别人听说有更大的利润,估计早就巴不得的答应了。

    甚至还会在这件事上威胁自己,获得更大的利润。

    到那个时候张海青别说是五成,就算是六成七成也会给。

    因为这件事的确是叶辰的本事。

    他们瑞丰集团还是沾光了。

    叶辰笑了起来,区区钱财对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这药品所能带来的价值就算是再高,那也高不过叶辰手中的财富,几百亿还是轻轻松松,若是贩卖掉所有在樱岛国弄出来的东西,价值何止千亿。

    就算是买下瑞丰制药集团的大半股权,叶辰都能轻易做到。

    更何况在他的身后还有这马化云这位首富的存在,瑞丰制药只能算是一个还能看得上的企业罢了。

    并不能让叶辰有丝毫忧虑。

    “不必了,张总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现在暂时还不怎么缺钱!”

    张海青怪异的看着叶辰,很是奇特。

    她之前找人调查过叶辰,以前在珠宝店里上过班,收入还算不错,更是在金陵买了一处大宅子,还开了一处医馆。

    对于那些穷苦的病人,只是收取一块钱的诊费。

    这已经算是非常的不错了。

    一般人随便找也没有谁能够做到这一步。

    在张海青看来他就是缺钱才对,可现在竟然不要钱。

    “叶先生之胸怀坦荡,倒是我唐突了,如此那我就多谢叶先生了。”张海青对着叶辰道谢,随后话锋转变:“为了表达我对叶先生的歉意,不如我请叶先生吃顿饭,也算是表达我的心意?”

    “又吃饭?”

    叶辰腿都差点软了下来。

    上次他们在一起吃饭就闹到了新闻上,现在好不容易都被压了下来,夏倾月也没有生气,要是再和这个张海青吃饭,鬼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张海青也是愣了一下:“叶先生这是没空?还是不想和我一起吃饭?”

    叶辰苦笑起来。

    “张小姐,你相比也是知道的,我并非是不愿意,而是上次咱们不过是吃顿饭而已,就闹到了各大新闻之上,弄的不太好,所以我担心给张总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

    听到这话,张海青也是明白了叶辰的意思。

    其实上次新闻报道的事情,张海青非常乐意,她巴不得说自己和叶辰已经结婚了呢,不过她也清楚不能太过于扰乱人家的生活。

    现在能走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提起的原因。

    但是心里并不愿意放弃。

    “原来叶先生担心的是这件事,不过这次没关系,我前一段时间刚刚在金陵安置了一套别墅,现在已经装修好了,另外我也在里面弄了不少的好酒,正好可以借此品尝品尝,同时还能让叶先生瞧瞧我的手艺。”

    张海青笑着说道。

    这已经是在*裸的暗示了。

    叶辰也是愣了起来,去张海青的家里。

    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想要离张海青远一点,去家里那更不可能了。

    不过还没等他拒绝,张海青就已经再次开口。

    “叶先生要是拒绝我的话,那我也不敢要叶先生的好意,就当做这次我们瑞丰制药亏了。”

    听到这话,叶辰实在是没办法了。

    他制药一是为了能够流传下去,造福更多的人,二是让张海青能够在瑞丰制药集团更站住脚跟。

    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了。

    “叶先生还请放心,做我的车直接就到别墅了,不会有什么人看到,而且只是吃顿饭,表示我的感谢而已!”

    《帝师狂婿》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