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外面有点凉还是先进去吧!”

    夏倾月并未多想。

    还以为是叶辰晚上吃多了想要运动运动,毕竟之前叶辰总会早起在院子里锻炼身体,这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

    所有人都清楚。

    “好!”

    叶辰连忙答应下来。

    眼神却是有些躲闪。

    走进别墅之中,苏沐沐和杨雪儿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来,看到叶辰和夏倾月一起回来,便是纷纷围了上去。

    “叶辰哥,倾月嫂子,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苏沐沐连忙迎了上去:“正好,饭都做好了,一起吃吧。”

    “好!”

    “不用了!”

    夏倾月和叶辰几乎是同时说道。

    苏沐沐和杨雪儿都愣了一下。

    叶辰连忙解释:“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这次你们吃就好了,我先去洗漱洗漱。”

    “好!”

    夏倾月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叶辰在外面忙碌一天了,也的确是累了:“那老公你就先休息休息。”

    叶辰点点头便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洗漱起来。

    更是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洗了一个澡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放心下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夏倾月也走了进来。

    看着叶辰身上的衣服,美目中闪烁起来。

    “老公,今天在外面吃的什么好吃的,竟然还吃撑了?”

    叶辰脸上变化不少。

    他深知夏倾月的聪慧,其实有些事情只需要仔细的想想,什么都能明白。

    不过叶辰也没有打算继续隐瞒下去。

    “老婆,其实今天是张总请我吃的饭。”

    “张总?”

    “张海青吗?”

    夏倾月看向叶辰,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仿佛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一样。

    叶辰无奈的点点头:“嗯!”

    心里还有些庆幸,自己交代的比较早。

    这要是让夏倾月率先说出来,自己更难搞。

    夏倾月看着叶辰脸上的变化,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叶辰的身前,轻轻的把头靠在了叶辰的肩膀上。

    “行了老公,我知道张海青对你或许有什么想法,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

    听到这话,叶辰心里一阵感动,伸出手紧紧的揽住了夏倾月的腰肢。

    “老婆,谢谢你!”

    叶辰这句话也是发自内心深处。

    要是换做别的女人,恐怕早就闹起来了。

    “谢*什么,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次新药的研制肯定有不少的成果,张海青请你吃饭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夏倾月轻声说道。

    这话让叶辰更加感动了。

    这才是自己的女人。

    “那老婆,咱们就早点休息?”叶辰突然笑了起来。

    夏倾月抬起头看向叶辰的表情,顿时古怪起来,随后便是惊呼一声,整个人都被扔到了床上。

    一番春色之后。

    夏倾月已经蜷缩在叶辰的怀里睡着了。

    叶辰也是放心了下来,正准备睡觉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上所显示的是李天阳的名字。

    “叶先生,不好了,前一个多小时有人整理了不少的资料放在了各大新闻媒体报社当中,想要让他们第一时间发出去,还好我提前和那些报社的人都打了招呼,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发出去,而是暂时性的压了下来。”

    李天阳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辰的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刚刚吃过饭就已经被人给抓到了话柄。

    这还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过还好李天阳提前有所准备,不然这件事就真的难办了。

    “好,李老板,这次多谢了,另外能不能查到到底是什么人把资料传递到新闻报社当中的?”叶辰连忙问道。

    李天阳的声音犹豫了片刻,随后说道:“好,叶先生您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让人去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那就麻烦李老板了!”

    叶辰说道。

    李天阳连忙紧张起来:“叶先生您这话真是太气了,能给您办事这是我的荣幸,还请您放心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叶辰挂掉电话,困意瞬间消失。

    他和张海青的事情本来就是隐私罢了,结果还处处都被人给盯上,之前可以都不作数,但是现在看起来,他不得不去管。

    而且不仅要管,还要管的彻彻底底,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明白。

    他叶辰在金陵,不是什么人都能诽谤的。

    李天阳的办事效率也是非常的高,差不多只有半个多小时,电话就再次打了过来:“叶先生,已经查明白了,传递资料的是外来的人,根据我的人调查的结果,他好像是瑞丰集团旗下股东的保镖!”

    “瑞丰集团股东的保镖?”

    叶辰愣了起来。

    很是不解。

    “这个股东是不是叫做张奎山?”

    “张奎山?”

    李天阳先是一愣,随后迅速说道:“没错,叶先生正是张奎山,您知道啊。”

    叶辰听到这里,露出了冷意。

    果然是这个家伙。

    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定下来,还不能贸然对这个张魁三出手,不然会有不少的麻烦,最重要的是会耽误张海青的制药问题。

    所以现在还不能急。

    “李老板这样,所有消息你都先帮我压下来,不管花多少钱都行,到时候我会让人转给你,至于瑞丰制药集团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行!”

    叶辰说道。

    听到叶辰的话,李天阳哪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至于钱的事情,他连提都没提,区区一点钱而已,就算是叶辰不给他也不会说什么。

    叶辰放下电话也没有去理会别的事情,直接休息起来。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叶辰才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瑞丰集团的研究处,张海青这边也是前后脚到。

    随后就是张奎山等人。

    今天是来等候最后的消息,军区的安全检查会有人送过来。

    到时候也就是最后谜底解开的时间了。

    “海清叶辰,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早,别恐怕是早饭都没吃吧?”张奎山得意的看着叶辰和张海青。

    心里却是很是舒坦。

    按照他所想,很快叶辰和张海青的消息就会传便整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