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自然!”

    张海青笑着答应下来。

    随后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叶辰连忙抢先开口:“对了,张总我医馆还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日后再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我就行了。”

    说完,不等张海青答应就已经离开了。

    张海青看着叶辰离去的背影,美目中闪烁出几分不甘。

    新药成功,她保住了地位,破开了自己二叔的阴谋,本来是一场喜事,可是对于张海青来说,并非如此。

    因为从今以后,她根本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和叶辰在一起。

    更加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面。

    “张总,我们赢了,真是太好了,以后若是能让叶先生做我们技术顾问就好了。”沈俊在这个时候冷不丁的突然来了一句。

    也就是这句话,让张海青的眼睛亮了起来。

    “对啊,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

    “什么!”

    沈俊一愣。

    张海青却是笑了起来:“没事,你们尽快把资料和仪器都转移到研究室当中,然后全部放假一天,出去吃饭游玩,钱全部由公司掏。”

    “谢谢张总!”

    “啊,放假了,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今晚咱们可要不醉不归啊。”

    众人纷纷高兴起来。

    这可是公司的福利,他们自然是欢喜的很。

    张海青没有阻碍众人的欢喜,而是去了工厂,现在军区的合作已经表明了,她需要尽快的让工厂那边运作起来,同时采购相关的药材还有人员的组织之类的。

    为了保证能够尽快的实现生产。

    叶辰这边刚刚离开,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男人拦了下来。

    直接一个标准的军礼立在了叶辰的身前。

    “西南军区黑鹰特战小组邵行向叶教官报道!”

    “黑鹰特战小组?”

    叶辰愣了一下,他并未听说过,其实他对于各大军区的特战小组了解的都不多,唯一知道的或许还是陈君临说的。

    “不用敬礼,我已经不是叶教官了!”

    邵行却是并未放下手臂,朗声道:“在我的心里,叶教官一直都是教官。”

    叶辰哭笑不得:“行了,随你吧,特意在这里等我是有什么事吗?”

    邵行这才放下手臂。

    “叶教官,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向您汇报工作,并代表军区向您问好。”

    叶辰点点头,这个其实并不难猜测。

    自己和陈君临的关系,只要是有点心思的人都看得出来。

    虽然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人来巴结,但是这次制药的事情,却是牵扯到了军区内部,于情于理都要来人打声招呼,算是礼貌。

    “行,我知道了,也代我想军区所有战士问好!”

    “是!”

    邵行刚强有力的声音响起。

    叶辰也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这要是让张海青的人看到了,多少有些不太好,还以为是走了后门呢。

    “要没别的事情,我可就走了?”

    叶辰说道。

    “叶教官您慢走,我也要回去汇报工作了。”邵行说道。

    离开瑞丰集团之后,叶辰就直接回到了医馆。

    这段时间的教导,刘卿雪的医术大幅度提升,就算是自己一个人在面对一些小问题的时候,也能给独当一面。

    就是施针的时候还有些不太行。

    对于位置知道的很清楚,但是下针的时候并不准确。

    这些叶辰都看在眼里,以刘卿雪女人的力量来说,很难掌控颤针,更别说是用这种针法救人了。

    唯一的办法,要么是提升刘卿雪的力量。

    要么就是让她踏入*一途当中。

    很显然,第二种比较合适。

    中午休息的时候,叶辰就把刘卿雪给叫到了内堂当中。

    “老师,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刘卿雪恭恭敬敬的站在叶辰的身前。

    叶辰笑了笑:“刘姐,这段时间你的医术精进了不少,不过我也注意到了在针灸的时候,你明显有些乏力和后劲不足,这点不知道你感受到没有?”

    刘卿雪连忙点头:“没错,我也注意到了,每次施针我最多只能坚持一会儿,后面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老师这是什么原因?”

    “把手伸出来!”

    叶辰没有回答,而是让刘卿雪伸出手臂。

    刘卿雪乖乖照做,把手臂放在了叶辰的面前。

    叶辰伸出手指,搭在了刘卿雪的手腕之上,开始细细的感知起来,片刻收回手臂,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刘卿雪的经脉情况还算是不错,比较适合*。

    不过刘卿雪的体质却是有些弱,属于天生的那种,后天无法调理,但是根据这些天叶辰的观察情况来看。

    刘卿雪的领悟和学习能力还算不错。

    或许可以一试!

    “刘姐,我有办法帮你解决现在的问题,不过我接下来要交给你的或许超出了你的想象范围之内,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学习?”

    叶辰郑重其事的看向刘卿雪。

    刘卿雪先是一愣,随后飞快的点头,叶辰身上拥有着各种神奇的地方,她哪里有不想学这一说。

    “老师,我愿意。”

    叶辰点点头:“好,其实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所认知的普通人之外,还有一种人的存在,叫做武道者,他们以修行为主,吸收天地之力,从而或许巨大的能力,轻者有如神力,强者开山裂石,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武道者?”

    “那岂不是和电视里的仙人一样了?”

    刘卿雪的眼睛睁大了许多,其中尽是不可思议。

    这句话要是别人说的,刘卿雪绝对会认为对方是个神经病,可是这话出自叶辰的口中,那么她不得不相信。

    “其实也差不多吧,不过没有仙人那么玄幻而已。”叶辰说道。

    刘卿雪若有所思,随后便是紧紧的盯着叶辰:“老师,您告诉我这些事,您是不是见过那些武道者,又或者您就是武道者?”

    叶辰有些佩服刘卿雪的聪明了。

    一点就通。

    “没错,我正是武道者,不过这武道者又分为武道一脉和术法一脉,所谓武道正是强身健体,让身体达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强壮和力量,至于术法就如修仙的法术一般,呼风唤雨,手握玄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