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馆?”

    张奎山念叨了一遍,随后便是凝声道:“那就把他赖以生存的东西给毁掉,让他知道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保镖微微一愣,问道:“那山总,咱们?”

    张奎山笑了笑,眼底有着阴冷闪烁。

    这几天的时间,叶辰都没有怎么去医馆,主要是刘卿雪需要锻炼,若是一直都有他在身边指导,永远也无法独立面对病人诊治。

    医术也就很难提升上去。

    相反,叶辰若是不在,就算是再难的问题,刘卿雪也都只能自己去想办法解决,不至于每次都需要叫叶辰来帮忙。

    这算是一种锻炼。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去。

    医馆也关上了门,四周大部分的店铺也都关门了,周围静悄悄的,显得极为平静,按理说这就是原本非常安静祥和的夜晚。

    刘卿雪先是把自己的女儿给哄睡着了,然后自己一个人盘膝坐在了沙发上,开始按照叶辰教的办法*。

    咳咳!

    突然,刘卿雪睁开了眼睛,连续咳嗽了好几声。

    这是被烟雾呛着了。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烟?”

    刘卿雪很是好奇和诧异,站了起来。

    刚刚打开房门走出两步,就注意到了不远处升腾而起的火焰,直接把整个医馆都给覆盖了起来。

    “着火了?”

    刘卿雪没有任何的犹豫,连忙转身回到房间里,抱起自己的女儿就向外跑。

    可是现在整个医馆的火势正盛,到处都被点燃了,空气之中更是残留着浓郁的燃油味道。

    刘卿雪愣住了。

    这不是意外失火,而是有人故意纵火?

    “妈妈,好呛人啊!”

    这时,刘卿雪怀里的可可醒了,小女孩眉头紧皱起来,奶声奶气的说道。

    刘卿雪连忙安慰:“没事没事,妈妈这就带可可出去。”

    说着,也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目光在四周扫过。

    前面正门的位置肯定是走不通了,因为火势全部都在前面,可那是唯一的一道门,现在的办法只能从院墙翻过去。

    这院墙足足有两三米的高度。

    若是寻常,刘卿雪肯定是过不去,更别说是还要带上自己的女儿。

    不过现在的刘卿雪早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

    身体极为轻便,跳过去简直是轻而易举。

    可就当刘卿雪准备带着女儿跳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在大门外还站着一行人,这个人看上去虽然很陌生,但是他脸上的寒意,却是证明了,这场火和他绝对有关系。

    “山总,这里面好像还有人?”

    保镖也注意到了里面的动静,连忙紧张起来。

    烧个医馆不算什么。

    可是要闹出人命了,那事情就大了。

    张奎山也是愣住了,显然是没想到里面会有人:“是不是叶辰?”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保镖摇摇头:“山总,好像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

    “什么!”

    张奎山愣了。

    这算是什么破事。

    医馆里竟然还有女人和孩子:“你们怎么查的?”

    身后一个保镖连忙快步走了过来:“张总,我之前已经调查过了,这个女人一直在医馆工作,算是给叶辰打工的,至于那个孩子也是女人的孩子,具体她和叶辰的关系怎么样,还不清楚。”

    “住在医馆的女人和孩子?”

    张奎山念叨了一遍,随后便是明白了:“还需要调查吗?这肯定是叶辰被这他老婆在外面养的姘头,更是生下了孩子。”

    “那我们?”

    保镖还是有些犹豫。

    张奎山却是毫不在意:“不用理会,现在火势都已经这么大了,你就算是进去能把人救出来吗?更何况现在也没有人看到是我们做的,到时候只要没有证据,他就奈何不了谁。”

    听到张奎山的话,保镖也不敢再说什么。

    只能答应下来。

    毕竟在这里张奎山才是他们的老大。

    就算是要出事了,那也是有张奎山在这里顶着。

    只是张奎山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刘卿雪一个纵身直接从院墙翻了出去,然后迅速的向着游龙山庄而去。

    叶辰这几天一直都在潜心*当中。

    他的修为也是遇到了瓶颈,现在是在半步神境,距离踏入真正的神境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

    在神境之上,叶辰其实了解的也不并不多。

    只是在一些古籍之上看到过相关的传闻。

    神境之上已经开启了武道的第二道大门,那时才是真正力量的展现,举手投足之间所爆发的威力,开山裂石,翻山倒海都不在话下。

    可惜到现在为止,叶辰并没有看到过那个能够让武道实力达到神境的高手。

    更别说是在神境之上了。

    倒是葫芦中的小剑,经过这段时间的滋养,再度增大了一些,拿在手里也算是一把趁手的兵器,只是稍微短了一些罢了。

    “老公,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夏倾月刚刚洗漱完,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身上穿着一件真丝浴袍,虽然是生过孩子,但是她的身材依旧是保持的非常好,甚至比起那些十*岁的少女都相差无几。

    再加上那漂亮的脸蛋,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生过小孩。

    哪怕是叶辰看了这么长时间,依旧是心动不已。

    直接把夏倾月揽到了自己的怀里:“当然是在想老婆了。”

    “花言巧语!”

    夏倾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非常的高兴。

    温顺的躺在叶辰的怀里。

    叶辰却是轻轻一笑:“对老婆当然要花言巧语一些了。”

    说着,手就准备向下摸去。

    嘭!

    突然,在这个时候,夏倾城猛然冲了进来。

    “姐夫!”

    然后三人都愣住了。

    大眼对小眼,气氛更是凝固到了极点。

    叶辰更是无语。

    夏倾月连忙从叶辰的怀里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俏脸上尽是羞红,仿佛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咳咳,进来就不知道敲门吗?”

    叶辰有些忍不住了,咳嗽了两声打破了暂时的宁静。

    夏倾城这才反应过来,还未经人事的她脸上更是通红无比,看上去如同那熟透的苹果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