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青看向张奎山正欲说话,突然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

    人还未到,声音已经传出。

    “若是你老老实实的我自然还会和瑞丰制药集团合作!”

    这声音极为熟悉。

    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张海青更是站了起来,美目带着惊喜望了过去。

    叶辰的身影也随之走了进来,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安保人员一脸的为难。

    “张总,我们实在是拦不住叶先生,所以......”

    他们是负责会议的安全人员。

    但是在看到是叶辰的时候,谁也不敢动手啊,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辰闯进来。

    张海青却是毫不在意。

    “没事,叶先生也算是自己人,你们出去吧!”

    几个安保人员如释重负,这才连忙转身出去,同时还不忘关上了门。

    这下整个会议室里的人目光,全部都在叶辰的身上。

    张奎山自然也是如此,只是他现在的目光有些躲闪起来,心里明显的就是底气不足,毕竟昨晚刚刚烧掉了人家的医馆。

    早上叶辰就找上门来了。

    这其中的味道,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叶辰,你怎么来了?”

    张海青连忙招呼叶辰坐下来。

    位置更是安排到了她的身边,也算是给所有人都表明了叶辰的地位和身份。

    众人的脸色纷纷转变起来。

    其中带着几分不少的诧异。

    叶辰没有说话而是直径走向了张奎山,表情带着几分寒意:“山总,你可知道昨晚我的医馆被人给烧了?”

    “什么!”

    张海青顿时惊呼起来。

    叶辰的医馆在整个金陵那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现在竟然被人给烧了?

    “叶辰,这是怎么回事?”

    叶辰摇摇头,故作不知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无缘无故的就着火了,还好我的徒弟身手不错离开了,不然现在废墟里就有尸体出现了。”

    张海青的脸色更是难看。

    她知道医馆对于叶辰代表着什么,现在医馆没了,叶辰肯定是非常的生气。

    正准备出言安慰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张奎山却是冷嘲热讽的说了起来:“叶辰,你的医馆着火了关我们什么事,这么怒气冲冲的走进来,难不成还是我们这些人烧的不成?”

    叶辰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投影仪的位置。

    拿出了一个u盘插了进去。

    “是谁烧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这里有一个好东西,正好大家都在那就一起看看吧!”

    说着,便是直接操控起投影仪开始播放画面。

    这正是昨夜医馆门口的监控路线。

    只是位置稍微有些偏差罢了。

    张奎山在动手的时候,率先毁掉了门口的监控器,但是他没有想到在旁边的商店门口的监控,也能够照射到医馆门口。

    虽然只是一半的位置,但好巧不巧记录了事情的一切。

    几个身穿黑衣的保镖出现,非常迅速的毁掉了门口的监控,然后翻过墙头,手里更是拎着一桶燃油。

    更是在医馆的外面洒了不少。

    之后保镖便是出现在一道身影的面前说了什么。

    这道身影点点头,然后保镖就拿出火机扔到了燃油上,之后大火迅速蔓延,以极快的速度燃烧起来,把整个医馆都给笼罩其中。

    “竟然是人放的火!”

    “真是好大的胆子!”

    张海青看到这里,俏脸上一片铁青。

    四周的股东们也都惊呆了,竟然还真的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放火。

    张奎山的脸色却是极为难看,隐藏在下面的手臂,更是握紧了拳头。

    他是真的没想到竟然还有监控。

    不过还好并没有拍到他的脸。

    投影仪还在播放画面。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了一道身影抱着一个小孩出现,然后又躲了回去。

    看着医馆燃烧的差不多了,这道身影才对着四周的人摆摆手转身离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画面陡然停止。

    这道身影转身过来的画面也是随之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这张面孔。

    所有人都惊呆了。

    脸上尽是诧异和震惊。

    因为这张脸正是张奎山。

    张奎山也急了,他是真的没想到监控器能够拍到他的脸,这不就是等于是暴露了身份?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张奎山。

    张奎山也是豁然站了起来,表情极为不自然。

    “二叔,你怎么能干这种事情?”

    张海青看向张奎山质问起来。

    张奎山面色通红,这种当着众多人的面被拆穿的感觉,让他的脸上很没面子,堂堂瑞丰集团的股东,竟然背地里做出如此下三滥的事情。

    这要是传出去,他根本没脸见人了。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错,这就是*的又能怎么样?”

    张奎山怒声道。

    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张海青一脸的不可思议:“二叔,虽然这段时间我知道你对于集团的权利充满了*,可这也只是我们集团内部的事情,退一万步来说也只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叶辰又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烧了医馆?”

    张奎山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带着几分恨意。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说我为什么?”

    张奎山的话锋一转,狠狠的看向叶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不是他你的总裁位置早就是我的了,还有你什么事!”

    张海青脸色苍白,身体更是有些不稳。

    “二叔难道你忘记了我小时候你怎么教导我的?做人一定要真诚,任何事情尽力去做也算是不留遗憾,可是你现在竟然为了权利,不惜去伤害他人性命!”

    张奎山冷笑:“那都是骗你的,更何况这不是没有死人吗?大不了这医馆的损失我赔他就是了!”

    说着,就要转身向外走去。

    他根本不打算和叶辰解释。

    在他的眼里,叶辰只是一个医生罢了,能有什么本事?

    只是他刚刚转身,就被叶辰拦了下来。

    “就这么想走了,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

    叶辰的眼底闪烁出寒意,轻声说道。

    《帝师狂婿》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