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还想怎么样?我都说了你的损失我赔给你就是了!”张奎山丝毫不惧,质问起来。

    这让不少股东都是摇头。

    你把人家的医馆给毁掉了,现在来一句赔偿就行了。

    事情要都是这么简单的话,那也就不存在什么纷争了,更加不需要监狱了。

    “不用,我有我自己的处理方式!”

    叶辰冷笑。

    下一刻,便是直接伸出手揪住了张奎山的衣领。

    “你,你想干什么?”

    张奎山大惊,挣扎起来。

    可是他的力量又怎么能和叶辰相比,根本挣脱不开。

    叶辰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用力一甩,直接把张奎山的身体给甩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不远处的墙壁上,然后又无力的落在地面。

    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哀嚎起来。

    这一幕,让在场的股东皆是大惊起来。

    他们没想到叶辰说动手就动手,一点留情的余地都没有,。

    要知道这里可是瑞丰生物制药集团的总部,张奎山更是张海青总裁的二叔,他就算是看不上张奎山,那也要多少给张海青一些面子才是。

    可事实上,却是没有那么简单。

    人家说动手就动手。

    根本没有给谁面子的意思。

    嘭!

    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

    十几个安保人员走了进来,他们是听到里面的惨叫声冲进来的,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当他们看清楚情况的时候,还是愣在了原地。

    一动不敢动。

    被打的是张奎山,瑞丰集团的大股东,而动手的却是他们总裁的朋友叶辰,更何况总裁还在这里站着,没有说话呢。

    “都给我出去!”

    张海青沉着脸对着安保人员喝道。

    安保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敢停留,正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七八个黑衣保镖走了进来,他们正是张奎山的保镖。

    在看到叶辰进去之后就一直守在外面。

    听到里面的动静,也是第一时间冲进来。

    对于他们来说张奎山就是他们的金主,要是张奎山出了什么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一是失职,二是失去了经济的依靠。

    “山总!”

    保镖连忙把躺在地上的张奎山给扶了起来。

    张奎山疼的龇牙咧嘴,但是对于叶辰的恨意却是更深了,当即伸出手指指向了叶辰:“都t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今天我要废了他!”

    保镖们纷纷点头,向着叶辰扑了上去。

    “二叔!”

    张海青连忙喊了一句,想要阻拦这斗殴。

    可是她已经晚了。

    因为这边的保镖已经接近了叶辰,那拳头更是在不断的放大。

    不少股东都躲在了远处,生怕是被误伤了,心里却是为叶辰叹息,年轻人做事就是太冲动,人家可是有着自己的保镖。

    而他就一个人而已,就敢在这里对张奎山动手。

    那不是找死吗?

    张海青到并不是担心叶辰的安全,而是对于自己二叔的做法极为失望。

    叶辰的实力她在那天就已经见识到了。

    这么多厉害的杀手,都奈何不了叶辰,更别说这些保镖了。

    “昨晚也有你们,正好一并处理了!”

    叶辰丝毫不慌,看着这些保镖的身影,握紧了拳头。

    报仇自然要用最痛快的办法。

    以力破力。

    话音落下,身形便是猛然向前冲了上去,这几个保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叶辰是怎么出手的,身体上便是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身体更是倒飞了出去。

    重重的落在地面,痛苦的*之声也是随之响彻。

    这突然的出手,直接把所有人都给看呆了。

    叶辰的实力更是震慑到了所有人。

    他们也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保镖就已经全部倒飞了出去,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张奎山更是愣在了原地。

    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忘了。

    他的保镖,要么是胸口凹陷下去,肋骨断裂不知道多少根,要么就是手臂骨折呈一种诡异的形状。

    还有的甚至直接昏迷在了原地。

    根本就无法起身。

    “这,这怎么可能?”

    张奎山挤了半天终于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其实他说的话,也是所有人都想说的话。

    一个人就算是再厉害,那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就解决掉七八个保镖,除非叶辰的实力已经超乎了他们的认知。

    张海青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当保镖出手的那一刻,这件事就不可能安然无恙的解决。

    叶辰解决掉保镖之后,抬起脚一步步向着张奎山走了过去。

    四周的安保人员却是动都不敢动,他们早就被叶辰给吓傻了。

    “张奎山,之前你让你的保镖做的那些事情我也知道,只是我并没有和你计较,结果你还不思悔改,放火烧我的医馆,更是差点伤到我的徒弟,这件事可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了,不然别人还都以为我叶辰是多好的脾气呢?”

    叶辰的声音中蕴含着无比的寒意。

    也正是这股寒意,让张奎山打了一个冷颤。

    表情更是非常的难看,他现在已经彻底知道害怕了,特别是叶辰带给他的感觉,让他手脚冰凉,要是不认的话,恐怕一会儿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叶辰,叶先生,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之前都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您的医馆我愿意赔偿,不,双倍赔偿!”

    张奎山连忙说道。

    “赔偿?”

    叶辰笑了起来:“你真的以为我缺钱?别说是一个医馆,就算是十个一百个我也亏的起,只是你做错了事情,就要为你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叶辰已经来到了张奎山的身边。

    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一脚直接踩在了张奎山的脚踝上。

    咔嚓!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在整个会议室内响彻。

    啊!

    紧接着,就是张奎山那凄厉的惨叫,如同杀猪般极为刺耳,让不少听到的人都为之胆颤。

    一脚就踩断骨骼,这得是什么力量?

    又要经受怎样的痛苦?

    这些他们都是不得而知。

    张海青的美目更是变化了不少,一边是自己的二叔,另一边是叶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