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夏倾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一脚是给你在我和张总身上做手脚的教训!”

    叶辰淡淡的说道。

    张奎山抱着断掉的腿,大声的哀嚎起来,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张总的架势,唯一剩下的只是那不断的惨叫声。

    叶辰正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

    张海青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走了过来,脸上也是有着不少的犹豫。

    “叶辰,不管怎么说他是我的二叔,你?”

    她这是打算为张奎山求情。

    现在张氏家族当中,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人了,自己的二叔虽然为人不怎么好,但是终究是自己的二叔。

    在血缘关系上这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辰打断。

    “我已经饶过他一次了,上次从公司离开,你的二叔就找人在跟踪我们,更是拍摄了相关的照片和文案,准备从各大媒体当中发布出去,还好被拦了下来,不然张总和军区的合同恐怕就黄了,而得利者正是他。”

    “什么!”

    张海青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上次她请叶辰回去吃饭,也只是单纯的吃饭而已。

    并不想被媒体记者发现,那是因为她也清楚,现在正处于非常时期,一旦她和叶辰的事情再度被做实。

    到时候先不说军方的人不愿意,就连瑞丰集团的各大股东也不会答应。

    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悲哀之处。

    工作和家庭只能选择一样,永远不可能像男人这样两头顾。

    “二叔!”

    张海青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二叔,为了得到总裁的位置,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张奎山强忍着疼痛,眼睛更是睁的滚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递上去的资料石沉大海了,原来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因为叶辰的操控,而叶辰能够操控如此众多的媒体。

    可见叶辰的实力!

    他突然感觉自己很笨,要是早点知道的话,或许也就不会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接下来,你就要为昨晚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

    叶辰没有丝毫的留情,又是一脚踩在了张奎山的另一个脚踝之上,强横的力量瞬间把他的脚踝踩的粉碎。

    又是那剧烈的惨叫声。

    张奎山叫了起来,不过很快便是眼前一黑,因为承受不住这剧烈的疼痛,昏死了过去。

    “叶辰,别,别动手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二叔!”

    张海青连忙拉住了叶辰的手臂,几乎是祈求般的说道。

    叶辰松开一口气,他也没有打算继续动手。

    这次前来只是为了让张奎山付出代价。

    可是因为张奎山的身份,他还不能就这么死。

    “张总,我只是废掉了他的双腿,也算是给他长点记性,要是再有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叶辰身上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这让张海青都有些失神。

    她非常清楚叶辰的实力和手段,就算是真的杀了张奎山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她作为张家的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二叔就这么死。

    “多谢,放心从今以后他就算是想要干什么也做不了了!”张海青对着叶辰道谢。

    她知道这是叶辰看在她的面子上,没有继续下死手。

    不然就算是再多几个张奎山那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叶辰没再说话,而是直径转身离开。

    看着叶辰离去的背影,张海青心里很是无奈,她本来是想找个机会让叶辰来公司做一个技术顾问之类的,如此以来能让研究室的人学习到更多的医药知识,另一方面还能多些接触的机会。

    可是现在,因为张奎山,这些事情彻底没有希望了。

    她现在只希望叶辰不生他的气。

    离开的叶辰,并未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医馆的位置,他也想看看医馆到底被烧成了什么样子。

    至于张奎山。

    他去的时候的确是打算直接解决掉张奎山。

    可是因为张海青的关系,让叶辰放弃了这个想法,留了张奎山一条命。

    总之,他对于瑞丰集团其实并没有什么恨意,相反还非常的看好,只是张奎山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罢了。

    等到叶辰来到医馆的时候。

    正好是看到了刘卿雪正站在医馆的废墟面前发呆。

    在她身边的是二牛和燕子。

    他们接到消息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叶辰!”

    二牛注意到叶辰的到来,连忙走了过去,只是脸上并不是很好看。

    刘卿雪这边更是低着头,眼眶微红。

    “老师,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才会让医馆变成这样。”

    叶辰摆摆手,故作轻松。

    “就算是你不疏忽,那些人也会想别的办法毁掉医馆,这不是你的错,更何况这件事背后的人已经得到了惩罚。”

    “老师您找到了他?”

    刘卿雪激动的问道。

    叶辰并未隐瞒:“嗯,他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了。”

    二牛知道叶辰的手段,所以并不意外。

    而是问了起来:“叶辰,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医馆是要换个地方还是在这里重建?”

    这话还真把叶辰给问住了。

    他以前只是想要把医馆给维持住就行了,给那些没钱看病的人一处去处。

    可是现在医馆毁了。

    他也在想到底要不要重新开起来。

    刘卿雪更是期待的看着叶辰。

    她刚刚从叶辰那边学到了医术,还没有彻底的熟练,现在医馆就倒下了,最重要的是她除了医馆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去处。

    更没有别的本事。

    叶辰还没有回答,不远处就走过来几个人,脸上带着疑惑。

    “这医馆怎么了?”

    “医馆怎么被烧成这个样子了,那叶医生刘*呢?”

    “这要是没有了医馆,我们该怎么办?”

    几人看着面前的废墟,皆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叶辰看了看时间,现在才早上七点多罢了,以前医馆在的时候,正是病人提前来排队的时候。

    “咦,那不是刘*和叶医生吗?”

    有人发现了叶辰和刘卿雪的身影,随后便是连忙跑了过去。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些媒体和记者。

    叶辰的医馆在金陵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存在,自然是有不少人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