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狂婿》来源:..>..

    一个是医药的大牌制药集团,另一个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叶辰,两者强强合作直接吸引了众多人的注意。

    更是还有不少人,纷纷关注了这个新产品的上市。

    虽然只是预售工作,但是销售额度已经轻轻松松的破亿了。

    无数的订单接踵而至,让瑞丰集团上上下下都开始忙碌起来。

    金陵,一家咖啡馆内。

    张海青正坐在里面喝咖啡,在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壶清茶,目光更是不断在出入口的位置扫过。

    很显然,这是在等人。

    而且还是在等一个让张海青都有些紧张的人。

    不一会儿的时间,一道身穿休闲服的青年走了进来。

    张海青看到来人后,迅速站了起来,俏脸上尽是欣喜,连忙站了起来,如同小女孩般对着青年招了招手。

    “叶辰,这里!”

    还好咖啡馆里并没有什么人,不然要是被人看到。

    恐怕都会大跌眼镜。

    传闻中的张海青那可是冰山美人,从未对什么男人会有什么过于热情的举动,可现在完全超出了她该有的人设。

    “张总,这次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叶辰坐在了张海青的对面,对着张海青问道。

    张海青脸上的笑容微微凝固了少许,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叶辰,你研制的止血粉在整个市场已经彻底火爆了,另外军区的产品也已经送过去了,反响也很好,现在工厂每天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

    其实在张海青的心里,对于叶辰还是有些愧疚。

    自己的二叔放火烧了叶辰的医馆,不管是从那方便来说,都是他们张家的不对,这次邀请叶辰出来,只是想要看看叶辰的态度。

    叶辰听完笑了笑:“挺好,止血粉能够做到这一步,全靠瑞丰制药集团的名声,不然也不会如此迅速的抢占市场。”

    看着叶辰脸上的笑容,张海青松开了一口气,算是放心下来。

    “不,这还是要多亏了叶先生研制的止血粉,不然我们瑞丰制药也不可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

    说完,张海青便是主动给叶辰倒上了一杯茶。

    这态度让叶辰都有些诧异起来。

    心里更是泛起了嘀咕。

    “那个,张总,不用这么气,我自己来就行了。”

    张海青放下了茶壶,表情变化了不少,开口说道:“叶辰,我二叔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这次我邀请你来,其实一方面是想和你说说止血粉的事情,另外一方面就是想给你道个歉。”

    叶辰听到这话也算是明白了张海青的意思。

    “张总,其实你多想了,张奎山是你的二叔不假,但是医馆的事情是他个人所为,和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更何况我已经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了,你不用对我道歉!

    其实从心里来讲,叶辰并不怪张海青。

    她和张奎山一直都不是一条战线上的人,现在张奎山犯的错,自然也是和张海青无关。

    “不管怎么样,这终究是我们张家人的过错,所以你医馆重修的费用,由瑞丰集团全部承担。”

    张海青态度十分坚决。

    她不想让叶辰以为她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特别是医馆的事情。

    叶辰张了张嘴,随后又认了下来,点点头:“好,既然张总这么坚持的话,那就由瑞丰集团承担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张海青连忙看向叶辰:“当然可以。”

    “我四成的利润全部都不要再加上张总给的重建医馆的钱,就当做是以瑞丰集团对医馆设立的善意基金,给那些没钱看病的人提供一个良好的看病条件。”

    叶辰说道。

    “什么?”

    张海青有些懵了。

    四成的利润加上重建医馆的钱,全部设立成慈善基金,更是以他们瑞丰集团的名义,这不等于是白捡的好处?

    这要是别人这么说,恐怕张海青都以为对方是个骗子了。

    什么人能做到如此大度。

    四成的利润怎么说也轻轻松松上亿了,要是在加上重建医馆的几百万,已经是一笔非常不小的数目。

    可是在面对这等数目,叶辰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要给捐了。

    谁能做到如此大气?

    叶辰笑道:“张总没有听错,我说的都是认真的。”

    张海青手指交叉在一起,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我就代表瑞丰集团还有所有看病的病人对叶先生表示感谢。”

    现在的张海青越来越佩服叶辰了。

    这要是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如此地步。

    可是叶辰偏偏可以。

    其实张海青也明白,叶辰只是不想要他们集团的补偿,然后才想到用这个办法,把钱用到那些需要的人身上。

    也算是在做一种善事。

    这对于叶辰和瑞丰集团都非常的有利。

    “这个感谢我接受了!”

    叶辰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喝了起来。

    张海青犹豫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询问起来:“叶先生,我其实有一个建议,你可以考虑考虑。”

    这话才刚刚说完。

    叶辰就知道张海青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张总,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约束,更不喜欢去上班,只想闲着没事到处逛逛,所以?”

    这话还没有说完,张海青就已经知道了叶辰的想法。

    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已经作废了。

    “好吧!”

    张海青无奈的说道。

    不在勉强。

    两人又是聊了两句喝了几杯水之后,便是分别离开。

    只是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在一处偏远地区的山林当中,坐落着一处拥有者历史的庄园。

    其中的装饰更是充满*涞奈兜馈

    红木为柱,青石为地,四周遍布着白玉围栏,院子里到处都是花花草草,就连走廊的墙壁上,都有着一些字画,随随便便拿出去一样,都绝对是古董级别的存在。

    在大厅里的位置,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年纪已经过了花甲,但是身形却是极为健朗,给人一种年轻人的感觉。

    在他的身体里更是有着不少奇特力量的波动。

    这正是武道者所能拥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