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刘卿雪还是和二牛商量之后,才把这些古董全部存放在二牛餐厅后面的仓库之中,这才放心下来。

    “二牛,这些都是老师的朋友送来的,还有之前的病人送来的东西,你要告诉你的人,千万不能让这些受潮了,不然损失可就大了。”

    刘卿雪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古董。

    自然是要非常的小心谨慎,更是向着二牛嘱咐了起来。

    二牛连忙点点头:“刘姐,你就放心吧,明天打杂的工人,全部让他们在前面干活,后面我专门留出来。”

    听到这话,刘卿雪这才放心下来。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刘卿雪看了看已经彻底黑透了的天,对着二牛说道。

    二牛还没说话,燕子就连忙走了过来:“刘姐,饭菜都已经做好了,咱们一起吃点在回去吧。”

    “对啊,刘姐这都忙碌一下午了,多少也要吃点饭才行啊!”

    二牛连忙说道。

    刘卿雪本来是不想在这里吃饭的,等到忙完之后就回到酒店陪自己的女儿,不过看着两人这么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的。

    反正住的是李天阳的酒店。

    每天都会有人按时送饭菜到房间里,可可一个人根本饿不住。

    更何况酒店里还有专人照顾可可,可谓是非常的贴心了。

    把刘卿雪没有想到的都给做的好好的,让刘卿雪的心里更是过意不去,每天都在尽心尽力的重建医馆。

    “好吧!”

    刘卿雪这才答应下来。

    现在饭馆里基本没有什么生意了,要是往常二牛也就直接关门,要不是因为今天的情况特殊,也不会坚持到现在。

    三人坐在一起开始吃着聊着,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说起来算是朋友,又加上叶辰的这一层关系,他们自然是相交甚欢。

    突然,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七八个人,直接坐在了不远处的桌子上。

    燕子连忙站了起来招待。

    “几位不好意思,我们饭店已经关门了,暂时不接待人,你们若是想吃的话,不如明天再来?”

    “明天?”

    几人冷笑起来:“老子就是现在饿了,这要是饿到明天早就不行了,再说了你们不是也在吃吗?为什么不给我们做?”

    “就是,我看你这破店是不想开了是吧?”

    “少废话,赶快去做饭!”

    八个壮汉纷纷叫嚣起来,根本没有把燕子的话给听进去。

    燕子面露为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二牛在这个时候沉着脸走了过来,开饭店的什么事情没有遇到过,喝酒*、同行针对,还有就是这种。

    非要让你做饭之类的。

    二牛也算是多见不怪了。

    “几位你们看我这个小店,完全没有什么食材了,而且我们到了晚上基本不经营的,还请见谅,你们要是吃饭的话,不如去别的地方。”

    “妈的,你小子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能来你这里吃饭那是看的你起,现在竟然还敢把我们给撵出去,真是胆子肥了。”

    “就是,信不信老子直接砸了你的破饭店?”

    八个人直接叫嚣起来。

    还有一个直接站起来把桌子上的醋瓶子还有辣椒瓶子直接仍到了地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浓重的醋味和辣椒油的味道直接在大厅里弥漫开来。

    这突然的变化,更是让二牛和刘卿雪三人的脸色大变,其中尽是骇然。

    “你们想要干什么?”

    二牛沉声喝道。

    双拳已经紧握了起来,同时挡在了燕子身后。

    刘卿雪也站了出来,她跟着叶辰学习了也有一段时间,现在对付几个普通人还是轻而易举的能够做到。

    “干什么?”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今天要么你乖乖的给我们去做饭,要么我们就砸了你这间饭馆!”

    八人纷纷站了起来,身上的气势却是带着武道之力。

    这气息,让二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燕子则是有些害怕:“二牛,要不我们还是给他们做几道菜好了。”

    二牛却是安慰的拍了拍燕子的手背。

    “没用,他们这次来就是故意找麻烦的,就算是你给他们做饭,他们还是会挑出毛病!”

    燕子愣了一下。

    二牛这才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几人,怒声喝道:“别演戏了,你们来这里到底是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这话一出,八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没想到你还不算笨,总算是看清楚了!”

    这八个人正是范林派过来的人。

    只是为了测验测验这个刘卿雪和二牛的实力,现在二牛能够认出来,那事情很显然易见了。

    二牛绝对是个武道者。

    而且和叶辰也肯定有些关系。

    “我也是非常的好奇,我这个小饭馆是怎么这么厉害,还能吸引到你们这些武道者前来!”二牛淡淡的说道。

    眼底更是闪烁出阴冷的寒意。

    随时都能爆发出来。

    啪啪啪!

    突然,这个时候一道掌声随之响了起来。

    紧接着两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范林和他的跟班小弟。

    “真不愧是武道者,眼睛就是独特,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人,不过你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范林淡淡的说道。

    二牛的脸色也是随之变化起来。

    因为他在这个范林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是那八个人根本比不了的存在。

    估计也只有在叶辰的其余弟子身上才能感受的到。

    “你是什么人?”

    二牛再度询问。

    范林却是笑了笑:“现在的你还不配知道,不过你可以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你好歹也是个武道者,竟然缩在这个小饭店里,做个厨子,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和你无关!”

    二牛冷冷的说道。

    “既然你不说,那我也就不多问了,不过现在有一件事你若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或许我就会带着人安然无恙的退出去,如果不回答,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别说只是你的小饭店了,就算是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恐怕你也保护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