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下至上,直奔叶辰的手臂。

    这是打算慢慢的废掉叶辰的力量,然后再抓住叶辰。

    叶辰自然是感受到了这天云的意思,不过并未阻拦,反而是敞开了胸口,留给了天云让他的拳头畅通无阻。

    这一举动,饶是天云冰冷的表情,也是出现了动容。

    他不明白叶辰的意思。

    不由得再度调动力量,全力而去。

    叶辰的身上衣服被拳风吹动的飞扬起来,头发也随之飘动。

    可就是在天云的拳头即将碰在叶辰胸口的时候,猛然在叶辰的身前数寸处停了下来,好像这一拳是落在了泥潭当中。

    完全施展不上任何的力量。

    哪怕是想要收回都变成了奢求。

    “这,这是怎么回事?”

    范林等人再度惊讶起来。

    在叶辰的身体四周出现了一层透明的屏障,天云的拳头就是落在了这屏障上,并且被深深的吸引,根本无法挣脱。

    范老爷子却是看出了一些门道。

    眼中大惊。

    “这是,术法!”

    “倒还算是有点见识!”

    叶辰轻笑,然后直接出手扣住了天云的手腕,用力转动,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天云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哼,脸色也是苍白如纸。

    豆大的汗珠不管滚落而下,但是他并未惨叫。

    这份毅力,叶辰也有些佩服。

    但是既然是敌人,那自然就不能留下。

    又是一脚踢在了天云的腹部,把天云整个人都给踢的倒飞了出去,身体落在地面,嘴角处溢出鲜血。

    刚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叶辰的身影如影随形,重重的踩在了天云的胸口处。

    巨大的力量,直接震碎了天云的脏腑。

    嘴里吐出的鲜血中夹杂着不少破损的内脏碎屑,然后彻底昏迷了过去,生死未知!

    “这怎么可能!”

    范老爷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昏黄的目光睁的滚圆,其中尽是惊骇。

    这天云是他从众多弟子当中挑选出来根骨最佳的,*起来速度非常的快,直接超越了和他同龄的众多弟子。

    后来更是慢慢的超越了自己的儿子,一直到超越他后。

    范老爷子就把天云当成了自己的心腹,整个范家内部也只有他能命令动天云,更是范家武道的希望。

    可就是这么一位天才,竟然还是被叶辰轻而易举的击败了。

    更是被打的生死不明。

    “不对,你绝对不是俗世之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范老爷子突然醒悟过来。

    俗世本来就没有几个武道者,武道实力强悍的更是少之又少。

    可突然就这么冒出了一个叶辰。

    不仅*武道力量,更是拥有着术法的力量。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会不知道隐世宗门?

    不过范老爷子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究竟会有哪个势力和宗门能培养出如此逆天的强者来。

    要知道叶辰才不过二十多岁而已。

    就拥有了如此武道之力。

    若是再过个一二十年,他都不敢去想。

    范林和范青山也是明白了,这个叶辰根本不像他们调查的结果那么简单。

    叶辰笑了,这群人到现在才明白问题的关键。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你们不是应该调查过了吗?我叫叶辰!”

    “不,绝对不可能!”

    “以你的修为绝对不可能只在俗世之中!”范老爷子一口回绝了叶辰的话,因为他根本不相信。

    俗世之中会无端端的冒出这么一位年轻的强者。

    叶辰摇摇头:“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叶昆仑!”

    “叶昆仑!”

    范老爷子念叨了一遍。

    随后浑身颤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大夏昆仑宗,叶昆仑!”

    “隐世第一宗门的宗主!”

    范林和范青山更是差点没有一*坐在地上。

    混武道界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听说过昆仑宗,同样也自然听说过叶昆仑的大名。

    在他们的想象之中,叶昆仑应该是一个老者,再不济也就和范老爷子的年纪差不多,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可是谁能想到,传闻中的叶昆仑竟然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怎么?不信?”

    叶辰反问道。

    范老爷子都已经被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想到之前自己的愚蠢,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让大夏第一宗门的宗主,叶昆仑给他们范家炼丹,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怪不得叶辰这么气势汹汹的杀回来。

    是谁谁都忍不了。

    现在整个范家全部人人自危,范老爷子从刚开始的得意和有恃无恐,变成了畏惧和害怕。

    得罪了叶昆仑。

    范家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人家一句话,就可以调动成千上万名弟子奔袭而来,直接踏平他们范家,并不是什么难事。

    “原来是昆仑宗主,之前是老朽眼拙,任由弟子得罪了叶宗主,还希望叶先生胸襟四海,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范家这一次!”

    范老爷子并未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对着叶辰拜了下去。

    不远处的范林和范青山皆是如此。

    他们都知道叶昆仑的可怕之处,现在早已经没有了抵抗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叶辰能够放过他们。

    好让他们范家继续存活下去。

    剩下的那些范家弟子,则是一个个显得不知所措。

    他们接触的比较少,并不知道叶昆仑代表着什么,只是知道叶辰的身份不一般,来头很大,让他们的家主和少爷都认怂了。

    “范家主还真是说的好听!”

    叶辰冷笑起来:“如今我杀了你们范家这么多的高手,更是和你们结下了仇恨,你们说放下就放下?”

    范老爷子吓了一跳,不过也清楚。

    这都是人之常情,所有人都会有这种顾虑。

    不过和范家的安危相比,死的那些人又能算什么?

    “叶宗主不必多虑,这是我范家自作孽的后果,一切皆有我们自己承担,我也会管好弟子,绝对不会再去打扰叶宗主,只希望叶宗主也能放过我们范家,不再计较!”

    范老爷子的态度极为恭敬,根本不敢让叶辰有丝毫的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