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坑足足有着十几米的深度,四周的土地皆是焦黑无比。

    比起先前的鸟语花香,简直是判若两种。

    至于深坑的最深处位置,一道身影半跪在其中,右臂高高抬起,身上的衣衫早已经变得破烂不堪,露出其中焦黑的肌肤。

    看上去还不如路边的乞丐体面。

    脸上头上还有胡子,更是短了不少,看上去同样是黑乎乎的,飘散出一股难闻的焦糊味。

    他正是范家老祖!

    “咳咳!”

    突然,范家老祖动了,猛然咳嗽了好几声站了起来,表情极为难看。

    右臂处更是掉落下来几块碎片,发出一阵金属的声音。

    叶辰不难想象,刚才范家老祖正是用了某样东西才抵抗得住自己的惊雷术,不然以他的修为虽然不至于死亡,那也要重伤才对。

    现在他看上去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并未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

    “叶昆仑,我不得不说你的实力的确很强,放眼整个武道界之中的年轻一辈,无人能出你左右,可晚辈终究是晚辈,现如今我并未伤到元气,可你体内的力量消耗差不多了吧?”范家老祖缓缓的站了起来。

    目光平静的看向不远处的叶辰。

    叶辰听到这话,不禁一怔。

    他说的倒也不是错的,自己的确是消耗了不少。

    可这又有什么?

    “范前辈,看来你是真的老了,难道不记得我的武道力量了吗?”

    叶辰笑着摇头。

    听到这话,范家老祖的脸色猛然转变起来。

    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了叶辰身上磅礴的武道气息,半步神境!

    对啊,叶辰刚才消耗的全部都是术法的力量。

    人家的武道力量根本就没有怎么使用,自然还是有着不少的底牌。

    可反观自己呢?

    该暴露的基本都暴露了,还可笑的嘲笑人家。

    真是井底之蛙!

    范老爷子苦笑起来,但是他并未打算就此认输,而是运转起体内为数不多的力量,拼命的向着叶辰抓去。

    叶辰没有丝毫的留手。

    只是非常简单的一拳迎上了范老爷子的手掌。

    轰轰轰!

    两人的身影不断在深坑内交锋,速度之快,以范明的眼睛,都只能看到一道道的残影,倒是那拳拳到肉的声响,却是让他的耳膜都有些生疼。

    四周的地面,也是被两人的力量震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沟壑。

    前面范家老祖还抵抗叶辰的拳头,可是到了后面,都已经完全放弃了防御,开始和叶辰赌命。

    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但是并不想就这么放弃。

    范家的生死存亡,皆是在他一人之手。

    若是他放弃了,那么范家将不会再有任何的希望。

    叶辰先前只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硬拼的话他不畏惧这个范家老祖,术法的力量在体外形成了护盾。

    然后开始以伤换伤。

    他的拳头没有丝毫的停顿落在范家老祖的身上,可范家老祖的拳头只是落在了他的护体屏障上。

    根本没有让他受到丝毫的伤害。

    噗!

    叶辰一拳落在范家老祖的胸口处。

    强大的力量,骤然涌入他的体内,直接在经脉各处肆虐,让原本就有些虚弱的范家老祖,此刻更是孤木难支。

    张口喷出大口的血雾,身体无力的落在地面。

    又是涌出鲜血。

    身上的气息降低到了极致。

    其实他早就不行了,之所以还能对拼,完全就是在死撑罢了。

    “咳咳!”

    范家老祖剧烈的咳嗽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挣扎着坐了起来,脸色苍白如纸,比起之前见面的时候,还要苍老了不少。

    “老祖!”

    范明在这个时候,飞奔而来,扶住了范家老祖,脸上尽是悲痛。

    手臂颤抖的拿出丹药,想要喂老祖服下。

    可是范家老祖却是摆摆手,拒绝了范明的好意。

    “不用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本来就没有多少年月可活了,这次又消耗了诸多武道之力,还受了重伤,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我不行了。”

    范家老祖虚弱的声音响起。

    让范明更是老泪纵横。

    这老祖可是范家最后的希望了,可是现在连老祖都已经不行了,那范家恐怕也将不复存在。

    “老祖!”

    范明再度叫了一声。

    范家老祖却是缓缓看向不远处的叶辰。

    “叶昆仑,真不愧是当今武道界之强者,我败在你的手里并不亏,不过我想告诉你,我们范家可以灭,但是武道不灭,现如今的武道界可并非你看上去的那么简单,隐匿的武道大能众多,真正踏入那一步的也有不少,他们都不屑于参与俗世之争,你日后若是继续如此行事,定会为你昆仑带来灭顶之灾!”

    叶辰表情平静。

    其实范家老祖所说的话,他之前并不知晓。

    但是也猜测到了。

    武道界虽然没落了,但也不至于老一辈的武道强者全部消失,定然是隐匿在某处潜心*,而也自然会有人踏入那传闻的神境之列。

    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

    “范老前辈,我叶昆仑行事,项来不会随意欺凌同道之人,之所以做此事,一切皆有原因,而且我昆仑宗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倘若真有那么一天,我和整个昆仑都不会后悔!”

    范家老祖盯着叶辰,良久,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如今武道界之事,终究不是我等能够插手,既你早就下定决心,那我也不必多说,是对是错,时间会给出答案,不过早晚有一天你也会看到真正的武道界,那时群雄四起,武道纷争,天下大乱!”

    噗!

    越说范家老祖越是激动,就连那昏黄的目光都重新换发出了亮光。

    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整个人彻底失去了生机。

    “老祖!”

    范明痛哭流涕,仰天大喊。

    一旁的叶辰,也是双手抱拳对着范家老祖的尸体向下躬身。

    不论之前他们是否敌对,就论刚才范家老祖的言语,就证明他并非不讲理之人,这一切终究是因果循环。

    要怪,也只能怪两人的立场不同,结局自然也就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