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明哭泣了好一会儿,最终恢复于平静。

    放下老祖的尸体,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叶辰,缓缓说道:“叶宗主,我深知您不会让范家有任何漏网之鱼,不过现如今范家之内只剩我一人,我希望叶宗主能让我为他们亲手下葬,待到处理完族中之人后事,我自会当着叶宗主的面送上我这条命!”

    范明的脸上虽有悲痛,但更多的是平静。

    就好比人知道自己即将死亡,已经无所畏惧了。

    哪怕是下入黄泉,也只是一种归宿。

    叶辰并未说话,片刻点点头,算是默认了范明的请求。

    以他的武道修为,范明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自己也能抓住他,所以并不担心。

    “多谢叶宗主!”

    范明对着叶辰躬身下去。

    叶辰不再犹豫,飞身而起,身形如同苍鹰扶摇直上,站在了山谷之巅,俯瞰着整个山谷,然后盘膝而坐。

    身上的武道气息不断在体外流转。

    刚才的战斗,对于他的消耗也有不少。

    心里更是对于范家老祖临死之前的话不断回味,武道界现如今所显露出的实力,叶辰之前早就有所怀疑。

    哪怕是现如今世界的灵气再如何稀薄,也不至于那些老一辈的高手全部消失不见。

    现在留在隐世各大宗门之内的武道强者。

    最强不过化境宗师巅峰。

    像半神之境的武道者,却是凤毛麟角。

    但是按照范家老祖口中所言,在这武道界之中,可隐匿着不少的武道大能者,实力皆是在半神境左右,甚者亦不缺乏那真正踏入神境之中的修士。

    由此可见,叶辰所看到的武道界,只是表面而已。

    “难不成他说的都是真的?”

    叶辰很是不解。

    他已经决定好了,无论如何,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给调查清楚,一旦在武道界之中还隐藏着如此众多的武道者大能者。

    那么他和昆仑宗都将会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特别是这些武道大能者出世。

    他肯定是要先做好应有的防备,不然定会被打的一个措手不及。

    范明这边根本不知道叶辰在想些什么,而是在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整理范家弟子的尸首,不断的有前面范家弟子的尸体被他运送到后山的位置。

    这里有着刚才交手留下的深坑,现在正是使用的好地方。

    范明把范家弟子的尸体全部都给扔到了深坑当中,然后又专门给范家老祖寻找了一处在茅草屋旁边的位置埋了下去。

    同时在山壁上开凿出一处石壁,武道之力发动。

    上面写着范家第二十三代老祖之墓!

    至于老祖的名字其实连范明都给忘记了,只能留下这样的话,算是给范家最后的一点颜面,不至于让众多弟子曝尸荒野。

    范青山和范林两人,也是在刚刚咽了气。

    叶辰其实已经对他们留手了,不然早在范家大院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死了。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根本不是用悲情就能演化的。

    其余的范家弟子全部都被转移到了大坑之中,上面同样也立下了石碑,上面写着范家弟子之墓。

    然后范明又给自己准备了一处地方。

    对着叶辰所在的位置再度一拜。

    这一拜是对于叶辰的感谢,能够给他们范家最后的尊重和脸面。

    叶辰也从*当中退了出来,站了起来,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范家弟子,脸上并未有太多的变化。

    武道之路,弱肉强食。

    这点所有人都非常的清楚。

    武道修为决定着一切!

    噗!

    范明站直了身体,体内的武道之力瞬间炸开,随后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全身的经脉和血管皆是爆裂。

    无数的血雾从他的体外散发而出。

    身上的气息也在瞬间降到了最低,最终彻底消散。

    整个人也是倒在了事先准备好的深坑之中。

    武道世家范家,自此终结了他的时代。

    叶辰的武道气息在整个范家横扫,除去老幼妇孺,其余之人皆是身死道消,这才转身离去。

    对于那些老幼叶辰还真的下不了手,这些都不是武道者。

    他自然也没有理由杀戮。

    要是真的满门屠尽,叶辰岂不是也成为了冷血之人。

    不过叶辰在离去之后,和范家剩余的老幼妇孺都说过了一句话。

    这是武道之事,你们并未武道之人,所以今日可以存活,要想报仇昆仑宗随时恭候。

    众多范家之人,皆是悲痛不已。

    可又无可奈何。

    他们对于这件事的确是清楚,范家有错在先,被人灭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算是报仇,他们也没有任何的理由。

    叶辰离开范家之后,并未直接回到金陵。

    而是直奔昆仑而去。

    经历了范家之事,叶辰对于武道界重新有了认知,但是一切都还需要调查,在昆仑之中拥有着一处天地灵坛。

    算是昆仑窥探天机之地。

    武道任何之事,都可在其中窥探一二。

    叶辰之前得到造化之后,并未太过于在意,也从未想到过武道界之前的秘闻,可现如今既然是知道了,那当然也不能坐视不管。

    多少都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才行。

    昆仑宗位于昆仑山巅。

    其上白雪皑皑,四周山川遍布,怪石嶙峋。

    昆仑宗就在这山脉之中的最高峰,接天连地,直耸云霄,一眼望去只能看到在白雾,根本找寻不到任何宗门的痕迹。

    只有亲自走上其中,穿过白雾,才能看到一连串庄严肃穆的大殿,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山巅之上,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在大殿之下,更是有着一排密密麻麻的房屋。

    这正是昆仑弟子休息时所用的地方。

    上面则是昆仑宗高层所用。

    在叶辰刚刚踏入昆仑之上,就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力量阻拦了他的去路。

    这正是昆仑宗之内的大阵。

    也是现存于世上为数不多的完整阵法,用于守护宗门的安危所用。

    叶辰的身形并未停顿,掌心中一道气息打入这大阵之中,在他的身前豁然开了一处通道,非常轻松的便踏入其中。

    “宗主,您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