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他要是在闭关那也就算了,可现在四周的人谁不知道他出关了,对方竟然还这么不知死活的打上门。

    要么是脑子有问题,要么就是真的来找麻烦的。

    面对众多弟子的话,他也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可就是在众人准备转身走出去的时候,数道身影直接倒飞了进来,身体重重的砸落在众人的脚下。

    “不用去了,我已经来了!”

    这声音跟随那倒飞而出的身影一同响起。

    众人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弟子,脸色更加难看。

    他们都顺着声音望去,想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如此嚣张。

    可是等到他们看到来人之后,却是微微愣了起来。

    因为来人,他们根本不认识。

    但是来人身上的气息,却能让他们清楚的感知到。

    半步神境!

    “你是叶昆仑?”

    韦天明在这个时候惊呼起来,因为根据陈家和魏家所说,叶昆仑的年纪不大,看上去非常年轻,武道实力却是半步神境。

    叶辰的身影和陈家所描述的那身形极为合适。

    更是渐渐的在所有人的脑海中重合。

    “叶昆仑!”

    “他竟然来了。”

    “这是要干什么?”

    韦寒却是松开了一口气,这么说起来,自己最起码不用去做那种危险的事情,现如今叶昆仑都已经亲自登门了。

    “看来你们也认识我啊,如此正好,省得我自己介绍了!”

    叶辰一步步向着大厅走去,脸上尽是淡然。

    丝毫没有因为来到了韦家的祖宅而有任何的慌张,对于四周众多的韦家弟子也是视而不见,眼睛只是饶有兴致的看向不远处的韦家老祖。

    因为在整个韦家之中,只有这道气息,才能和他一战。

    “叶昆仑,我本想去找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今日你闯我韦家,伤我弟子,这笔账咱们可要好好的算算了。”

    韦家老祖缓缓的站了起来,向着叶辰说道。

    听说不如见面。

    这次亲眼看到叶辰的年纪和修为,让他也着实惊讶。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在如今稀薄的灵气之中,还能有人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就把武道修为给练到如此地步。

    这要是放在当年的武道界,恐怕绝对是妖孽中的妖孽。

    绝世天才了。

    更是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

    只可惜,现在不是当年,叶昆仑也自成一派,这恩怨无法以那种办法去化解,除非叶昆仑能够帮他炼制突破丹药。

    否则一切都没有商谈的余地。

    “韦老爷子,你先别忙着和我算账,不如先听听我说的?”

    叶辰轻笑道。

    动手要讲理,若没理,哪怕是说出去也会让人戳着脊梁骨,成为武道界茶前饭后议论的对象。

    可要是有理,那就是师出有名,也不至于弱了昆仑宗的名声。

    “你说!”

    韦家老祖并不着急动手,他也想听听叶辰会说些什么。

    “我叶昆仑可并未招惹韦家,更没有和韦家有什么恩怨,可韦家却和陈家还有魏家联合,对我的朋友和亲人出手,这笔账韦老爷子你说怎么算?”

    叶辰淡淡的看着韦家老祖,并没有给他留丝毫的面子。

    这次上门,他就是要讨回公道,同时让武道界的人都看看,得罪他叶昆仑的下场。

    “哼,你想怎么算?”

    韦家老祖并不慌张,反而冷哼起来:“现如今你在我韦家之中,你认为你还有离开的机会吗?”

    “看来韦老爷子是打算把我留下了!”

    叶辰眉头一闪,问道。

    “是又如何?”

    “我韦家众多弟子皆在于此,你不过是区区一人而已,把你抓起来到时候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做过什么。”

    韦家老祖说道。

    叶辰笑着摇摇头,下一刻,身上的气息猛然变化,半步神境的武道力量彻底爆发,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如同王者降临般,极具气势。

    在他周身的那些韦家弟子,更是被这强横的气息给震慑的后退数十步,武道实力弱的,更是张口喷出鲜血,气息萎靡下去。

    半步神境,恐怖如此!

    “那就试试看,我灭掉范家的时候,曾杀了众多范家武道者,今日韦家也如同范家一般,成为这武道界的历史!”

    叶辰的声音蕴含着极为恐怖的武道气息,让不少范家弟子,皆是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脸色更是苍白无比。

    唯有在化境宗师之上的弟子,才能用武道之力,勉强维持。

    “小辈,休得猖狂!”

    韦家老祖眼底阴沉下来,这就是*裸的对他韦家宣战。

    那要是还能忍的话,他也就不用*武道了,更不用带着韦家在武道界混。

    与此同时,身上半步神境的气息也是随之爆发开来。

    狠狠的压向叶辰所在的位置。

    两人的气息如同风暴般,在院子里扫过。

    所过之处,地面的青石板皆是飞起,卷起了无数的砂石和泥土,那些种植的好好的花草,更是被连根拔起,不断在空中碰撞。

    最终被绞杀成粉末,散落而下。

    韦家的众多弟子也纷纷后退,根本不敢靠近分毫。

    当然,还有几个没有来得及后退的弟子,硬生生的被这两股强横的气息,挤压出全身的血液,在空中炸开。

    全身的骨骼,也在同时被挤的粉碎。

    看上去极为骇人。

    韦家老祖根本连看都不看,和叶辰相比,死了几个弟子根本不算什么。

    叶辰的脸上也没有多大的变化,这韦家老祖的实力就是比范家老祖要高出不少,光是这气势就不是范家老祖所能相比的。

    若是再给韦家这位一点时间,或者给他一次机遇,恐怕他就真的踏入神境了。

    身上的气息也是极为凝练,这完全是用时间一点点沉淀下来的力量。

    哪怕是叶辰自己都感觉得出来,单凭元力来讲,他不如韦家这位的丰厚。

    “年轻人,你的武道实力的确不错,但还没有达到可以和我抗衡的地步,今天我给你一次机会,乖乖的效忠我韦家,并且帮助我炼丹,否则不光是你,就连昆仑宗都无法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