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青对着不远处的两人说了一句。

    脸上却是一直都带着笑容,不管是合同还是对方的订单,都是彰显出了十足的诚意,不过无论如何,对于合同这件事还是需要小心谨慎才行。

    洛恩点点头:“这是当然,我们理解!”

    “是啊,张总能请到叶先生前来,这已经是让我们非常的开心和高兴了,至于合约的事情我们倒也不是那么的着急。”

    南茜同样说道。

    他们的眼睛一直都落在叶辰的身上,仿佛对于其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一样。

    也正是如此,才会让张海青放心不少。

    身边的秘书带着合同,去找法务确定具体的细节。

    四人则是坐在饭桌上一边聊天一边喝酒,气氛倒也算是融洽。

    “叶先生,我再敬您一杯,您的止血粉问世,简直是造福了大众,只可惜……我们大棒国并没有像叶先生这样的天才医生。”

    南茜又是举起酒杯,对着叶辰道谢,眼里还是一副惺惺相惜的目光。

    叶辰也没有拒绝,而是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给他们的态度,也算是比较谦和。

    不一会儿的时间,秘书就带着文件走了回来,低声在张海青的耳边说了一句:“张总,法务确认过了,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咱们这边又重新打印了几份。”

    张海青不动声色的点头,接过了新的合同书。

    随后对着不远处的洛恩和南茜说道:“两位,合同都已经确定过了,确实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我们可以签约了。”

    “当然可以!”

    南茜毫不犹豫的开口答应。

    张海青也是露出笑容,把文件放在了桌子上,随后又接过秘书手中的笔,先是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又盖上了自己的私章。

    南茜在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拿起桌子上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洛恩从身上拿出印章盖上。

    一共一式三份,全部签订完毕!

    “现在合同签订完成了,祝我们合作愉快,干杯!”

    张海青把其中两份合约收了起来,拿起旁边的酒杯对着两人说道。

    两人也不气,端起酒杯:“干杯,助我们合作愉快,两千万的定金,半个小时后就会打到贵公司的账户上,还希望贵公司能够尽快的安排生产和发货。”

    张海青笑着点头:“这是自然!”

    随后仰头一饮而尽。

    两人也是如此,只是在放下酒杯的时候,眼底闪烁出了几分得意。

    仿佛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不过非常不凑巧的是,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都落在了叶辰的眼中,但是叶辰并未说话,他知道这两人还没有彻底露出马脚。

    就算是现在说出来,张海青也不会信的。

    还不如等待合适的时机,静观其变!

    还不到半个小时,秘书就告诉张海青钱已经到账了,张海青也是彻底松开了一口气,心里极为高兴。

    这一喝就喝的有点多。

    叶辰有了上次的经历之后,根本不敢送张海青回去,但是秘书也招架不住,无奈之下叶辰只能扶着张海青站起来。

    “两位不好意思了,我们先走,你们可以继续在这里转转!”

    洛恩笑道:“没事,叶先生该忙自己的就去忙自己的,不用管我们,现在合约也签订好了,一会儿我们就会离开。”

    叶辰没再说什么,而是扶着张海青离开。

    秘书在前面指路。

    很快就到了张海青休息的房间,其实瑞丰集团贵宾部,有很多的房间,其中有不少都是提供给瑞丰集团高层用于休息的。

    还有就是那些家属来到之后,也会选择在这里休息。

    说是贵宾部,其实不比外面的那些酒店差。

    等到叶辰把张海青扶到床上,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张海青拉住了叶辰的手臂。

    这感觉,让叶辰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

    生怕是上次的那种表白再来一次,他可真的受不了。

    而且日后两人再见面的话,多少都会有些尴尬。

    “叶辰,今天谢谢你!”

    听到张海青的话,叶辰倒是松开了一口气,笑道:“这有什么,能帮张总完成这么大的订单,是我的荣幸的才对,而且对方定制的是止血粉,这是我研制的药品,同样也是对我的一种肯定。”

    张海青温柔一笑。

    这笑容极为靓丽,让百花都为之黯淡。

    叶辰连忙稳住心神,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其实以张海青的容貌和地位,她要找男人,不知道会有多少年轻俊杰登门拜访。

    只是叶辰不知道,为什么张海青就看上自己了?

    难道自己太优秀了?

    叶辰苦笑不已。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你帮了我,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都可以来找我。”

    张海青缓缓说道。

    叶辰点点头,刚要转身离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张总,大棒国的订单,你最好是小心谨慎一点,我总感觉他们有什么不对劲。”

    他知道大棒国两人的目的不纯。

    但是并没有证据,所以就算是说出来也不敢过于肯定。

    只能试探性的说出来,先看看张海青的反应。

    张海青笑道:“放心吧,瑞丰集团存在这么多年,能做到如今的地步,不是一两个订单就能撼动的,他们要真有什么歪心思,我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叶辰放心下来。

    他只是给张海青提个醒,顺便让她多注意一下。

    只要张海青能时刻保持警惕,倒也不算什么坏事。

    “我的头好疼!”

    这时,张海青脸上露出几分痛苦的表情,手指更是不断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样子显然是酒劲上来了。

    叶辰站在床边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下狠心离开。

    而是坐在了床边,伸出手放在了张海青光洁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指,在张海青的头部穴位上按了起来。

    “你不能喝酒,下次就少喝点,现在你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应该是酒精*了大脑皮层,导致的间歇性头疼,我帮你按按,很快就好了。”

    “嗯,谢谢你!”

    “好舒服!”

    张海青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叶辰的*,嘴里却是舒服的轻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