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古,你得罪了叶先生,竟然还妄想让我来帮你,若非是我认得叶先生,不然岂不是被你给害了?”

    方古不可思议的看着老者。

    当即慌了起来。

    “表哥,表哥,我什么都没干啊,我只是帮助展总对付他而已,我是真的不知道叶先生的真实身份。”

    其实他现在还是不知道叶辰的真实身份,只是可以看得出来叶辰应该不是一般人,不然也不会让身为马家弟子的表哥,都如此忌惮。

    “不知道?”

    “这就是你的事情了,凡是得罪过叶先生的人,就算是我的表弟,也不能饶恕!”

    说着,老者便是举起了手掌。

    方古脸色大变,连忙对着老者摆摆手:“表哥,你的背后还有马家老祖,你怕他干什么,咱们才是一家人啊!”

    老者的脸色阴沉的更深,一脚毫不犹豫的踩在了方古的胸口。

    巨大的力量,让方古再度喷出一口血雾来,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破损的脏腑碎片,看上去极为凄惨。

    “哼,就算是老祖亲自来,看到叶先生也要毕恭毕敬,你说我为什么要怕叶先生,而且我这也不是怕,而是恭敬!”

    说完,便是运转全身的武道之力,轰然落下。

    这一脚彻底解决了方古的性命。

    在他胸口的位置更是有着一道极为清晰的凹陷,肋骨全部断裂,深深的刺入到了脏腑之内,在那嘴角处不断的涌入鲜血,眼睛更是睁的滚圆。

    仿佛是在质问老者,为什么要杀他一样。

    “你放心,每当过年过节的时候,我都会给你烧纸,不会让你在下面这么孤苦的!”

    老者看着奄奄一息的方古,缓缓说道。

    他对于方古而言,其实还算是有些感情,毕竟是自己的表弟,多少算是亲人,只可惜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现在死也是死有余辜。

    更何况,现在死只是死他一个人。

    要是等到叶辰生气,那死的就不是一个人那么简单的事情,说不定连他,还有整个马家都要受到牵连。

    这一幕,看的展宇和展鹏两人更是头皮一阵发麻。

    惊恐的看着老者。

    他们心里的震撼更是无以言表,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老者如此狠辣,连自己的表弟都不放过。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姓叶的年轻人。

    只是一句话,就让这赶来的战力如此不顾及亲情,直接杀了自己的表弟,那自己和他非亲非故的,岂不是必死无疑?

    果然,在这个时候老者的目光注意到了他们,眼底更是显露出不少的寒意:“说吧,你们想怎么死?”

    在他看来只要是得罪过叶辰的人,那都是死路一条,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现在能够让他们轻松的死去,已经是对他们格外开恩了。

    不然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

    “我,我们不想死!”

    展鹏直接哭了起来,他在纨绔那也只是一个年轻人,哪里见到过这种场面,杀人说杀就杀,根本没有丝毫的情面可讲。

    展宇则是阴晴未定,他经历过这么多的大风大浪,可这种事情还真的是头一次。

    直接挣脱了自己儿子的手臂,对着不远处的叶辰抱拳躬身:“叶先生,之前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您,这一切皆是由我这个无能的儿子所起,所以还请叶先生随意发落,我展宇绝无怨言!”

    叶辰倒是来了兴趣。

    这个展宇真不愧是常年混迹于商业的人物,知道他就算是求饶,自己也不会放过他,所以现在直接来了一个大义灭亲。

    把自己的儿子给奉献了出去,就是为了把责任给推脱干净。

    “爸,你说什么呢?”

    展鹏都蒙圈了,极为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在这种紧要关头,自己的父亲更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给推了出去,当做牺牲品,一点父子的情面都没留。

    展宇一脚踢在了展鹏的肚子上,把展鹏给踢的坐在了地上,怒声呵斥起来:“混账东西,若非是你得罪了叶先生,我展家何须到如此境地?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也为此付出代价。”

    “以前是我没有教育好你,的确是我的错,但是你屡教不改,你也该为此付出代价了,省得你日后目中无人,再给我惹出什么麻烦!”

    这上演的一场父子决裂的场面。

    让叶辰看了都想要说一句精彩。

    “行了,今日我也不为难你们,但是这件事总是要有人为此负责,至于你的儿子你管教不好,我帮你管,但是你也别想把事情推脱的干净!”

    叶辰淡淡的说道。

    他想要解决掉展鹏,但是还没有打算解决掉展宇。

    展宇多少都是一个大家族的家主,更是一个企业的领导人,若是突然之间出事,多少都会引起轰动。

    对于叶辰来说,他并不想要这种结果。

    “是,叶先生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责罚!”

    展宇连忙答应下来。

    心里却是松开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次应该是不用死了,相比于其他的都不重要。

    只要自己还能活着,那么一切都能重来。

    儿子没有了,自己还能再生,企业倒下了,他还能东山再起,可要是自己没有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点他算的还是比较清楚。

    “废了他!”

    叶辰指着展鹏,对着不远处的老者说道。

    老者点头答应,目光直视展鹏。

    展鹏吓了一跳,腿都软了,可还是转身就要跑,他可不相当一个废人,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在等着他。

    只是,他的速度和老者比起来,如同龟爬。

    刚走出两步就被老者抓住了衣领,狠狠的仍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展鹏哀嚎起来,但这并没有结束。

    老者一脚直接踩在了展鹏的腿上。

    强大的力量,瞬间碾碎了展鹏的关节,清脆的断裂声,让展鹏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

    紧接着,另一条腿也被老者废掉。

    此刻的展鹏已经直接疼的昏了过去,脸色苍白如纸,他的双腿算是彻底废了,就算是马上送到医院,也没有丝毫重新站起来的可能,除非哪个医生能够帮他移植整条腿骨。

    很显然,这并不现实。

    老者刚准备停手,叶辰这边又开口说道:“别忘了,还有第三条腿。”

    展鹏的事情,叶辰并不清楚,但是光凭展鹏刚才说的那些话,叶辰就清楚,这个纨绔子弟,肯定糟蹋了不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