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夏倾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到那个时候,就算叶辰研究的新药功效和价格都不错,那在作风和人品之上有问题,军区研究处的人也不会选择他们的药。

    张海青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叶辰突然站了出来。

    “多谢山总担心,我们已经吃过了,倒是山总起来这么早,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会很晚呢。”

    张奎山根本没有想到什么,而是大大咧咧的说道:“我为什么会起来这么晚?今天对于我们来说可都是大事。”

    “是吗?”

    “我还以为山总昨晚熬夜到很晚呢?”

    叶辰轻笑着说道。

    这其中的意思非常明白了。

    张奎山的表情也是猛然一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让人察觉到是自己做的才对,这个叶辰话中的意思明显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张奎山只是担忧了片刻,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他就算是知道是自己做的,那又能如何?

    自己只是吩咐了旁边的人去干,他根本没有插手,就算是找到证据那和他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根本不用怕什么。

    “叶先生这是多想了,还是等消息吧!”

    张奎山淡淡的说道。

    身边的保镖,连忙恭敬的送上热茶还有雪茄。

    张奎山如若无人的一边喝茶一边抽雪茄,模样好不惬意。

    昨晚消息没有暴露出来,肯定是因为报社觉得太晚了,所以才没有来得及登报,不过今天早上肯定是没有问题。

    叶辰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等待。

    至于不远处的张海青却是非常好奇,根本没有听懂两人之间的对话是什么。

    但是看着叶辰和张奎山的样子,也就没有敢多问,毕竟这里这么多人,直接问出来多少不太好。

    于是也坐了下来,开始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

    不过半个小时左右,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就停在了外面,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步伐矫健,身形壮硕绝对是常年练武导致的情况。

    面容更是刚毅无比,菱角分明,身上还带着一股浓郁的戾气。

    这是只有真正见过生死的人,才能遇到过这种情况。

    “你好你好,我是瑞丰制药集团的张奎山!”

    张奎山率先迎了上去。

    表情更是带着激动。

    张海青这边也走了过去:“我是瑞丰制药集团的总裁张海青。”

    这话,让张奎山怒目瞪了张海青一眼。

    这明摆着是在宣誓主位啊。

    不过现在已经说出来了,也没有什么能够改变的。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张家?”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还坐在原地的叶辰身上,随后快步走了上去。

    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躬身而下。

    “叶?”

    刚刚说出一个字,他就被叶辰的眼神给制止了。

    男人的脸色瞬间转变,身体也站直了不少:“叶先生,听闻这止血药粉是您生产的,我们军区研究处对这个药粉非常的感兴趣,并且愿意以此和瑞丰制药集团彻底达成合作。”

    “什么!”

    张奎山直接懵了。

    张海青也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军区研究处的人来了,连他们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去了叶辰那边,虽然说的都很明白了,但还是让不少人都非常的诧异和好奇。

    和张海青的高兴不同。

    张奎山迅速的走了上去:“不对,不对啊,咱们不应该还会有检测报告之类的吗?我们可是送上去两种新药啊。”

    男人转身看向张奎山,面无表情的说道:“检测报告我会给你,经过两次检测我们已经确定了,你们集团送上来的两种新药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而药膏造假高昂,使用较为复杂所以不利于在军中推广,而叶先生的药粉造价低廉使用方便,所以我们这次选择了叶先生研制的止血粉,这次我可说的明白了?”

    听到男人的话,张奎山的脸色如同吃黄连了一般,极为难看。

    张了张嘴却是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叶辰的药粉竟然通过了检验。

    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他输了,张海青赢了。

    张海青和沈俊等人纷纷惊喜起来,这可是好消息啊。

    “张总,咱们赢了。”

    “赢了,哈哈哈叶先生真的是太厉害了。”

    “这次还真是多亏了叶先生啊。”

    众多人纷纷附和起来,对于叶辰更是从心里的赞同。

    “好了,该宣布的我已经宣布了,至于具体的合作事项,会有人过来和瑞丰集团的人签订合同,商量具体的时间和价格问题!”男人继续说道。

    根本没有打算在这里多做停留。

    说完便是对着叶辰又是微微躬身之后,这才离开。

    等到男人离开之后,张奎山直接一*坐在了椅子上,身上彻底没有了力气:“山总,山总?”

    两个保镖连忙围上来,想要搀扶张奎山起来,却被张奎山一把推开。

    张海青也是高兴起来,嘴角露出了笑容:“二叔,看来咱们之间的赌约我已经赢了,既然是赢了,那您看什么时候带着你的人从研究室离开,至于集团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上火,我自己会处理。”

    “哼,放心我绝对会把研究室给你清理的干干净净,绝对不耽误总裁的事情!”张奎山冷哼一声,随后便是转身离开。

    其余的保镖也是纷纷走了出去。

    张海青等人看着张奎山气呼呼的走了出去,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叶辰就是非常的平静。

    这件事的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他的身份只要传回军区,必然有人认识,到时候新药的事情也就随之解决了。

    不过就算是真的拼质量和价格,张奎山也远远不是对手。

    现在不过是问题更加简单罢了。

    “叶辰这次又是多亏了你,咱们赢了!”

    张海青笑着说道。

    叶辰也站了起来,轻声说道:“没事,新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只需要张总按照正常生产然后供给给军区就行。”